運動

蒙古高爾夫球長征

一人一狗,再加上一個球僮,一起展開歷時82天的旅程,走過2,011公里路。Adam Rolston細說這段橫跨蒙古的終極高爾夫旅程

我一直嚮往冒險,終於在2017年6月付諸實行,踏上歷來球道最長的高爾夫球長征之旅。友人Ron Rutland自動請纓當我的球僮,他剛完成穿越非洲各國的單車之旅。蒙古地廣人稀,而且沒有圍欄,是完成馬拉松式揮桿壯舉的理想地方。

友誼峰大本營

我們在蒙古最高山峰,即阿爾泰山脈的友誼峰大本營設置了臨時發球台,於海拔2,500米的高地打出旅程的第一桿。要前往那裡,首先要飛往蒙古最西端城市烏列蓋市;雖說是城市,但當地人口只有25,000人。然後我們乘坐吉普車前行六小時,再轉騎駱駝和馬匹。那是我們人生中最難捱的四天,時值6月,應是陽光普照的天氣,但從冰川不時吹來刺骨寒風,有時甚至更是雨雪交加,令我們感到永遠無法完成擺在前面的艱巨任務。

Credit: Andrew King

UB

這不是一個地方,也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黑色的野狗。牠在旅程的第二天開始跟隨我們,我們嘗試趕走牠,牠卻睡在帳篷旁;到了第四天,牠已成為團隊的一份子。我們叫他UB,即首都烏蘭巴托的英文縮寫。UB不但看守我們的手推車,更是個不可多得的旅伴,為旅途帶來最意想不到也最美好的回憶。

戈壁沙漠

旅途中,我們有四天在宛如火星表面的戈壁沙漠北部打球,那裡一個人影也沒有。放眼望去,是平坦而一望無際的荒漠,手機完全收不到訊號。沙漠的氣溫在早上10時已攀升至攝氏40度,因此我們必須於清晨4時起來打球,直至天氣變得太熱時,就在手推車上拉起一塊帆布遮陰,然後躲到下面,待天氣變得涼快再繼續活動。那裡的日出和晚上的星空均非常迷人。

Credit: Andrew King

杭愛山

我們從嚴苛的戈壁沙漠進入杭愛山脈的原始高山森林,這裡有深谷和瀑布,還有流水潺潺的河流,有如置身蒙古的阿爾卑斯山,風景優美,堪稱全球數一數二。看來我們終於捱過這趟遠征最艱難的路段。

蒙古草原

最後四星期橫越蒙古草原的一段路程最輕鬆。平坦的草地和起伏的山丘最適合打高爾夫球,我們將一隻球連續打了60公里。愈接近烏蘭巴托,民居愈多,就愈能感受到蒙古人待客的熱情。他們親切友善,不停地向我們灌伏特加。

Credit: Andrew King

Mount Bogd高爾夫球會

旅程終點是位於烏蘭巴托東面16公里的蒙古國際錦標賽高爾夫球場。一眾親朋好友在那裡歡呼打氣,見證我們在小山丘揮出最後一桿,將高爾夫球打進第18個洞。在整趟旅程中,我們總共擊球20,093次。我們亦為UB找了個家,讓牠在烏蘭巴托外圍的特勒吉國家公園裡安居,與管理員一起看守迷人的公園。牠是隻了不起的狗,是真正的蒙古牧民。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