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伴同遊

華特迪士尼的旅途促成「人間樂園」的誕生

與這位動畫大師一起暢遊美國腹地、歐洲和南美,追尋迪士尼「人間樂園」的誕生經過

華特迪士尼在1901年冬天生於美國中部,兒時於密蘇里州馬瑟林一個農場長大,最愛坐在高聳的棉白楊樹蔭下,繪畫鳥兒、小蟲和家中牧場的小動物。

Left credit: Hulton Archive; Right credit: Bill Grant / Alamy Stock Photo

在中西部成長的背景,成為迪士尼筆下故事的創作根基,即使他後來移居荷李活,依然經常重回故里,跟隨其足跡的,還有他創作的卡通人物。例如在黑白動畫短片《Steamboat Willie》中,米奇老鼠乘搭堪薩斯市沿河常見的槳輪蒸汽船首度面世,而迪士尼年少時便是在該市內當過送報童,後來他更在此設立首個片場。至於《小姐與流氓》裡滿眼的維多利亞時代大宅和綠樹成蔭的大道,也充分流露他的思鄉之情。

可是,迪士尼的目光並不囿於美國舊城鎮,他對大千世界同樣充滿好奇,從孩提時聽祖母講述的公主與王子在異域的故事已大感興趣,長大後他經常歐遊,其多部心血結晶亦從這片大陸擷取靈感,包括首齣長篇動畫《雪姑七友傳》。

Right: Entertainment Pictures / Alamy Stock Photo

與迪士尼遨遊歐洲,應該會樂趣無窮,但同時會感到懊惱,因為他雖然好奇心旺盛,但一埋首工作便廢寢忘餐。除非你同樣對說故事滿懷熱忱,否則每當他到處尋找創作繆思時,便會對你視若無睹。他在1935年一趟歐洲之旅中,蒐集了近300本插畫精美的故事書,包括他後來改編成第二部長篇製作的意大利小說《木偶奇遇記》。此外,這位藝術大師在巴伐利亞西南部度假時到訪過巍峨的新天鵝堡,啟發他把這座城堡改造成《睡公主》中的豪華皇宮,並成為加州安那翰和香港等全球多個迪士尼樂園的主體建築。

雖說迪士尼擅長構建奇幻世界,但他為求逼真,對細節同樣一絲不苟。他要求旗下的動畫師必須凡事觀察入微,還要有無比耐性,在緬因州的叢林待上數月,研究如何把積雪蓋頂的林木和野莓樹活現筆下,令《小鹿斑比》的背景更栩栩如生,動人出眾。

Credit: SilverScreen / Alamy Stock Photo

此外,若要跟迪士尼一起到拉丁美洲闖蕩,也必須好好養精蓄銳,以應付《漫遊南美》和《幻遊南海》中的跋涉旅程。這兩部彩色電影由遠赴布宜諾斯艾利斯和里約熱內盧拍攝的實景片段,與畫家妙筆揮毫的安第斯山脈風光交錯輝映,中間穿插了唐老鴨在巴西大跳森巴舞和到秘魯的的喀喀湖觀光的短篇動畫。

1940年代末,迪士尼涉足大自然紀錄片,拍成名副其實的「True-Life Adventures」紀錄片系列。攝製隊前往阿拉斯加普里比洛夫群島追蹤海豹的生活習性,更花了三年勇闖非洲乾旱貧瘠的平原,深入了解獅子的日常點滴,共製作了13部紀錄片。系列不僅摘下八個奧斯卡金像獎,更成為首個迪士尼主題樂園「探險世界」的藍本,而片廠歷年來拍下的幕幕自然奇景,透過電子動作裝置活現於「森林河流之旅」中。樂園真正體現了華特迪士尼馳騁於現實和幻想之間的精神,在這個奇妙國度裡,世界無疆界,凡事可成真。

LMPC via Getty Images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