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粒

如何得見吳哥窟的廬山真面目?

想避開遊客人潮,在靜謐的氣氛中細賞吳哥著名的廟宇?

我告訴朋友和同事,我的旅遊行程保證可以避開擠擁的遊客,靜心細賞暹粒和吳哥的古廟時,他們要不是高呼難以置信,就是一臉疑惑。

目前每年到訪暹粒的旅客約有200萬人,但我在當地遇見的人都認為,官方數據遠較實際數字低。25年前,柬埔寨在經歷了20年的恐怖歲月後,開始對外開放,全年遊客人數僅數千人。但是現在所有到亞洲旅遊的背包客也會到此一遊,還有多不勝數的旅遊巴士載來大量旅行團遊客。

不過,我的確能夠如同重返1993年一樣閒遊暹粒。以下是九個我前往一遊的地方:

Ang
Gary Ng
Angkor Wat, Cambodia
Gary Ng

網站

如果本雜誌的遊記行程是由旅行社安排的話,我們通常會於文末提供一個連結。但我卻將About Asia(aboutasiatravel.com)放在最前面,是因為

旅行社的網站上有一個名為「Angkor without the crowds」(沒有擁擠人潮的吳哥)的欄目,引起我的注意。在數天的行程中,導遊Pheakdey Sieng帶我遊覽不同景點,我們不但往往在旅行團抵埗時已完成參觀離開,甚至獨享許多珍貴時刻,就連到吳哥窟參觀亦不例外(見第九點),實在不可思議。理由其實很簡單:他和團隊花許多心思研究遊客的流量,並花同樣多的心思為我度身編排行程,如此而已,絕對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法術。

About Asia提供的旅遊服務雖屬「奢華」類別,但收益全數用作支援柬埔寨教育,為這個仍在困境中掙扎求存的國家出一分力。

城西的一片稻田

計劃的第一部分完全避開吳哥窟,進展非常順利。

Phum Baitang酒店(zannierhotels.com/phumbaitang)遠離鬧市,位於

暹粒以西數公里外,四周是佔地三公頃的優質稻田,生產的稻米是我在日本以外嚐過最美味的。放眼可見公牛在稻田和香茅草原上漫步,如非看見賓客在水療中心、餐廳和豪華客房之間的高架木板小徑上悠閒地踏單車,或於日落時分淺呷雞尾酒,還會以為身處柬埔寨的鄉郊農村。直到真正踏足農村⋯⋯才知道完全是另一回事。

Gary Ng

郊野的沙礫小徑

在暹粒機場以北的郊區,炎熱的天氣令一切顯得懶洋洋。我坐上牛車,兩頭白色公牛耐心地等待著,在傍晚的柔和陽光下,牠們豎起巨大而柔軟的

雙耳,彷彿在細聽我的動靜。

我坐上車後方的藤製座墊,老舊的木車輪在灌木叢夾道的沙礫小徑上緩緩轉動。

周圍的房屋被滿植香蕉、腰果、大樹菠蘿、椰子、香橙、柚子和青檸的直銷蔬果園環抱,我們遇上一位身穿褪色「Burberry」恤衫的老太太,她以風乾的棕櫚葉織成彩色小鳥打發時間,偶有遊客到訪,便以蜜瓜汁款客。此情此景,真是一幅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田園圖。可是後來我們知道,老太太有兩個孩子於赤柬時期因疾病和營養不良逝世,昔日的陰霾依然籠罩著這片平靜的田園。

傳統別墅庭園裡的躺椅

牛車帶我前往旅行團絕跡的West Baray水庫參觀。我們乘搭漁民的快艇,在湖面上飛馳;下船時,一個身穿反領T恤的男人遞上一杯冰涼香檳,這

是大部分在水上辛勞工作的漁民無福消受的奢侈。

我們抵達地道的吳哥村莊Kouk Tnout。赤腳的幼童身穿足球短褲和派對連身裙;居民坐在膠凳上,在藤製屋頂的木屋門前閒話家常;米糕堆放在煎盤上;在自家湊合的酒架上陳列著廉價的威士忌和礦泉水,就成了酒吧;而所謂的商店,就是在玻璃櫃裡隨意堆滿運動鞋、人字拖和短襪。

我們過河後,走進滿眼翠綠的花園,來到Villa Chandara(villachandara.com)。這裡原是一所古老大宅,後來被改建成洋溢田園氣息的郊外餐廳,由AboutAsia經營。三位樂手正在即興演奏roneatek高棉木琴、khimm揚琴和khloy竹笛。我坐在木製躺椅上,望著村民從農田踏單車回家、後面拖著牛的情景,覺得世界依然美好。

Angkor Wat, Cambodia
Gary Ng

塔內寺─大樹的枝幹和寺廟的牆壁

提起吳哥的寺廟,不期然就會想起層層疊疊的巍峨建築高逾樹冠的景色,原來近看亦同樣精采。我在被大樹包圍的塔內寺遺跡內,拍攝盤根錯節的

榕樹,老樹光禿結瘤的枝幹猶如粗糙的灰泥,還有氧化的玄武岩石牆和褪色的華麗浮雕,為歷史帶來真實而鮮活的觸感。

隱沒於叢林深處的寺廟有如一本吳哥的故事書,卷首的影像必定是猶如岩石般堅硬的樹根,延伸四散,牢牢抓緊精雕細琢的寺廟牆壁,帶著哥德式的陰沉氣氛。無論故事內容是雪萊筆下描述古代帝國衰敗的浪漫十四行詩《Ozymandias》,或是Angelina Jolie化身貴族千金展開奇幻探險旅程的荷李活賣座猛片《盜墓者羅拉》,抑或只是在森林裡迷路的旅人心聲,古樹吞噬牆壁的景象,絕對會令你內心感到戰慄。

Stung Thmey街上的作坊

暹粒有許多工藝品店,但由柬埔寨人製作的道地手作並不多,為當地人而造的工藝品更罕見。因此Artisans Angkor(artisansdangkor.com)可說

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例外,匠人在開揚而繁忙的作坊裡,以銀、皂石、漆繪、絲綢和木材製作出色的精品,這是在伊朗伊斯法罕的露天市集以外,我最樂意大破慳囊的好去處。

Gary Ng

樹林裡的一張面孔

獨裁者在其治下的疆土張貼的個人肖像數目愈多,反映其獨裁程度愈高,這準則在現代或12世紀同樣通用。當時的柬埔寨國王闍耶跋摩七世,命

人將其頭像雕刻於巴戎廟,一共有216個之多,讓大王時刻監視著你。

我看見獼猴在巴戎廟腳下的綠草和枯葉上閒坐,與廟宇的莊嚴氣氛有點格格不入。而描繪釣魚、戰爭和求愛等日常生活畫面的長壁畫則相當動人,彷彿在閱讀報章,而並非政治宣言。

當穿過大吳哥城恬靜的南門時,城門上的「大王」俯視眾生,那感覺才更陰森可怕。如果你以為在森林和偏遠的河谷就能逃出其魔掌,實在大錯特錯。

日暮湖上的荷葉

日落西山時,吳哥城護城河上只有小艇三兩。艇家將其刻有神秘鳥頭像的艇頭轉向西面,我接過一杯氈酒加湯力,小艇徐徐飄過荷葉之間,落日餘

暉穿透幽暗的樹頂灑下來,蜻蜓在光線之間穿梭飛舞。

最後……

陌生時刻裡的熟悉情景

凌晨4時45分。無法窩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我,心情就如天色一樣陰沉。我們躡手躡足地走進吳哥窟,附近有個舉行了一周的婚禮派對,是黑暗中唯

一可聞的人聲。寺廟右邊的護城河對岸,有一片長滿綠草的沙洲,我們就待在那裡。接著,三五成群的腳步聲自遠而近,約有十多人聚在一起,交談的聲音有如夢囈,氣氛開始變得鬧哄哄,再夾雜著用電話拍照和打開三腳架的聲音。

天色仍然極暗。我拍了一張頗滿意的照片:畫面中央隱約可見一道不規則的線條,像絲絨布上的皺痕。這道皺痕是一整排樹木,映襯漸呈紫色的天空。霞光由紫色漸變為粉紅和藍色,照出「松柏」的真面目,原來是這個亞洲最著名寺廟建築群中的錐形尖塔。前方的湖泊倒映出角樓和尖葉棕櫚樹的影子;燕子和長尾鸚鵡從樹上俯衝而下,放聲啼叫。

吳哥窟蓮花塔的景致,終於展現眼前。在模糊不清的光線中,湖邊的人群隨意佇立,猶如搖滾音樂節散場後疲憊不堪的樂迷;橋的另一邊是重重排列的人群,就像擠在體育館裡的觀眾。他們正是我整個星期以來都不曾遇上的遊客。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