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香港賽馬簡史

在香港,賽馬並不單只是一種消遣,更是生活的一部分,Vincent Cheung娓娓道來。

若要在香港選最多人參與的運動,必屬賽馬無誤。在過去的2018/19馬季,香港跑馬地馬場和沙田馬場的總入場人次有221萬人,總投注額達1,248億港元。賽馬活動於1840年代由英國人引入香港,一個世紀後,中英兩國就香港主權進行談判,當時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公開承諾:香港於1997年後仍可「馬照跑、舞照跳」,由此可見,這個外國活動早已在此落地生根,成為香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Credit: Mark Dadswell/Gettyimages

不管是單純觀賞這項體育賽事,還是背後豐厚的博彩獎金,賽事總是教香港人血脈沸騰。如果單說它廣受歡迎是因為本小利大,那未免對賽馬日當天蜂擁到馬場和場外投注站聚首的廣大馬迷太失禮了。時至今天,賽馬已發展成一門龐雜的學問,要選中冠軍馬匹,當然可單靠運氣,但亦可能是一場精準的計算結果,當中涉及賽程、賽地狀況、馬匹評分和狀態、騎師往績等五花八門的因素,故此,不少馬迷都會事先細讀資料印得密密麻麻的馬報或馬經版,盤算必勝的投資組合,有幸勝出,贏取的並非只是金錢回報,更是眼光獨到的明證,這對精明幹練的香港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榮譽。

由1980年代起,香港賽馬會努力提升賽事及馬匹質素,一些本地賽事獲升格為國際賽事,香港亦因而吸引到外國人才的注視。香港馬王「翠河」和「靚蝦王」等均曾出征海外,參加國際賽事為港爭光。而2019年香港馬王「美麗傳承」在本地舉行的國際賽中力抗外敵的英姿,同樣叫人津津樂道,無論在馬會會員廂座或是公眾觀眾席,不論身份地位,所有香港人均萬眾一心為香港馬匹打氣,此情此景,相信對早年殖民地時期英國人與華人分別在隔離的看台觀賽的馬迷來說,是完全無法想像的畫面。這也許就是體育精神的體現,它能衝破這個原為英國精英專屬活動的階級樊籬,成為獅子山下不論貧富階層生活的一部分。

Credi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Contributor

不過,與胯下馬匹共榮辱的騎師,則逾一個世紀都是外籍人士的天下,能與外籍騎師並駕齊驅的本地騎師代表,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葡萄牙人告東尼,他在14歲時參加馬會第一屆見習騎師訓練班,正式開展了他的冠軍騎師生涯,從兩屆冠軍見習騎師,到六奪香港冠軍騎師,他在香港共贏得946場頭馬,連同海外頭馬逾1,500場。自1990年代後期轉為練馬師後,至今亦兩奪香港冠軍練馬師榮銜,絕對是香港賽馬圈的一代傳奇。

Credit: Lo Chun Kit

香港回歸中國22年,昔日在尖東和灣仔的多間夜總會的舞池燈光早已熄滅,「舞照跳」退出歷史的舞台,唯有一匹匹良駒,仍在香港的馬場盡情奔跑,贏得人們由衷的喝采。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