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美國西岸101公路任我行

兩位家長帶著兩個小女兒沿著101公路由三藩市駕車前往西雅圖,沿途不斷以優美的風景和美食補給來逗她們歡喜,讓這個一家四口自駕遊更為圓滿

時值炎夏某個星期五,早上10時,我們從滿眼翠綠的三藩市近郊Lafayette駕車出發。雖然較原定計劃延誤了半小時,但我們的表現並不算太差。畢竟外子Dilip和我需要將三個行李箱和三件手提行李逐一搬入車廂,把嬰兒手推車摺好再放在後座地板,還要擺好一大袋裝得滿滿的零食,並為五歲半的Sonia和一歲半的Mira放置安全座椅。

我們一星期前從香港飛到三藩市,先探訪Dilip的家人,再到西雅圖與我的親屬聚首。我們取道比較冷門的路線,由三藩市沿101號公路蜿蜒地向著西雅圖進發,穿梭加州北部及俄勒岡州海濱,遠征1,678公里,這是我們一家四口首趟公路自駕遊。

Pennyroyal Farm. Credit: Kate Appleton

坦白說,慣了在香港生活確實令我們疏於「備戰」,皆因在這片彈丸之地,大部分車程最多亦不過45分鐘,但或許正因如此,我們對這次公路旅程格外期待,更急不及待地向兩個小寶貝預告精采行程:「你們會看到世上最高的樹、海灘上壯觀的海蝕柱、海獅,還有免下車餐廳!」

第一天早上,艷陽高掛,我們的SUV旅行車在高乘載車道上通行無阻,大家都視之為好兆頭。

Boonville. Credit: Kate Appleton

我們一路向北,兩個半小時的車程途經納帕市和索諾瑪市,藍天下連綿的葡萄園和起伏的翠綠山丘逐漸褪去。取而代之是漫山遍野的紅杉樹,提示我們
已抵達Anderson Valley區域。這裡以原始森林、蘋果園及pinot noir葡萄見稱,而同樣常見的淡紫色野生薄荷花,更啟發了Pennyroyal Farm農場的命名(Pennyroyal解作薄荷花),它亦是我們第一個目的地,不過我們先在規模只有一條街的小鎮Boonville上的Paysanne雪糕店「補給」後,才抵達農場,我們參加了農場的導賞團,團員就只有我們四人。

Mira因看到山羊、羔羊和看守其他動物的羊駝而大呼小叫,而Sonia則在葡萄園中跑來跑去,興奮地朝著一串串懸下的葡萄「指指點點」。我們嚐過多款佐以不同佳釀的藍帶得獎芝士,並選購了其中一瓶帶到西雅圖當手信。

之後我們重返101號公路,駛經「鹿和麋鹿出沒注意」的路牌,深入愈見茂密的叢林後,便來到Benbow Historic Inn旅館,其室內裝潢彷彿仍停留在它最光輝的1920年代,不過那裡有個寫意的露台,是一邊享用晚餐,一邊欣賞現場音樂表演的好地方。由於紅杉樹林內的酒店為數不多,這裡的客房早已爆滿,我們最終只能於鄰近營地的閣樓小木屋住宿一宵。

翌日,我們在加伯維爾區的免下車餐廳Getti Up喝過咖啡後抖擻精神,在橫跨 Humboldt Redwoods State Park州立公園的「巨人大道」上凝神觀賞110米高的參天樹冠。到了旅客中心,我們親手數算千年老樹墩的年輪,正如大文豪史坦貝克所言,這些紅杉樹儼如「來自另一時空的使者」。

不知怎地,我們忘記轉入分岔路,平白錯過了到Rockefeller Loop Trail環形步道及Founders’ Grove樹林兩個人氣景點「打卡」的機會,想回頭卻已「恨錯難 返」,是為這次旅程上首遭旅人憾事之一。於是,我們在雷德克雷斯特將功補過,泊好車輛,讓孩子爬入中空的大樹,並擁抱參天古木。

我們打算利用窩心美食填補小遺憾,雖然Humboldt Bay Provisions餐廳的肥美生蠔和淡啤酒無比吸引,但我們按照原定計劃,到Samoa Cookhouse餐館訪尋家常滋味。它於1890年開業,主要服務伐木工人的胃袋,現在這裡仍設有自助套餐,包一道主菜和豐盛的配菜。

一陣涼風催促我們離開充滿維多利亞時代氣息的尤里卡鎮,我們首度在旅途中見識到太平洋的浩瀚景致。然後,一行人向內陸進發,再次穿過大片紅杉樹林。沿途美不勝收的風景吸引我們停車駐足,但我們堅定不移,迎向俄勒岡州邊界的風景區Samuel H Boardman Scenic Corridor。紅日開始沒入西山之際,我們在Natural Bridges和Arch Rock的觀景台下車伸展一下。壯麗無比的海蝕柱、滔滔巨浪,以及長滿杉樹和花朵的懸崖,無不令人讚歎不已,而教我們同樣驚訝的,是這裡明明已步入旅遊旺季,但竟然四野無人。

俄勒岡州的迷人海景教人目不暇給。我們無懼班敦市的陣陣猛風,走進在沙灘上用沙堆成、再用貝殼、浮木和羽毛裝飾的迷宮中,愉快地團團轉。迷宮是當地藝術家Denny Dyke的傑作,而且每隔數周他會重新設計迷宮路線。相比之下,Sunset Bay State Park州立公園的美麗沒有太多變化,我兩位小公主也樂得在這裡的避風小海灣肆意嬉水。

我們駛過一道道裝飾藝術風格大橋,來到60米高的懸崖Heceta Head,崖頂有一座仍在運作的燈塔。我們於下午5時半把車輛停泊在沙灘一旁,可惜燈塔於半小時前已經關閉,我們只好自我安慰,說燈塔唯一的入口通往800米長的陡峭山徑,而另一條通道則屬於燈塔旁一家只招待成人的民宿,兩條路皆不適合孩子,我們唯有把燈塔列為下次再造訪的景點。

夕陽斜照的燦爛餘暉,映照一家大小弄潮為樂和悠閒放狗的畫面,我們飽覽美景之後,便再次沿101號公路馳騁於海岸上,穿過亞查茨及新港兩個古色古香的小鎮,晚上來到Hallmark Resort Newport度假酒店享受海鮮大餐。侍應Tami就在附近出生,跟我們大讚當地環境清幽,她的第二任丈夫本來是波特蘭居民,「但那裡人山人海,馬路水洩不通,因此決定遷居到此。」

Credit: Kate Appleton

我們確實正朝著波特蘭邁進,只是新港的魅力令我們戀戀不捨。在俄勒岡海岸水族館,巨大的海月水母和「隨團」的鰈魚教人驚艷。午餐時間,我們來到臨海餐廳Local Ocean Seafoods,在漁舟泊岸和Yaquina Bay Bridge拱橋構成的海濱景致相伴下,品嚐香辣蝦麵、比目魚配烤蜜桃等惹味佳餚。

回到車上,窗外流動的景色換上綠油油的草地,一群母牛欣然享用新鮮嫩草。又到雪糕時間了,而我們剛好來對了地方:位於太平洋西北部的奶品老字號Tillamook Creamery,它由牧場主人領軍,去年在110周年前夕開設旅客中心,設施美輪美奐,還備有多款芝士供人免費試食、另提供煙肉芝士通心粉、「邪惡拉絲」烘芝士三文治,以及朱古力櫻桃和越橘莓雪糕等教人食指大動的奶製品。

我們原來的下一站是Cannon Beach小鎮,需繞道北行,但眼看快到下午5時,因此唯有把此站也放入下回再續清單,然後朝東面向波特蘭進發。入城之際,我們在這次旅程中初嘗交通擠塞的滋味,Dilip稱:「Tami果然沒有說錯。」

我們在波特蘭的酒店Heathman Hotel預訂了豪華露營套餐,一掃在路上滯留的悶氣。兩位小公主看到營內的兒童床鋪、玩具燈籠和睡前故事書《Goodnight Oregon》,便已雙眼發亮。我們先到下層的Headwaters餐廳飽餐一頓,享用哥倫比亞河帝王三文魚和煎封帶子配豬腩肉。酒店女主人向Sonia「變出」填色冊和蠟筆,把她逗得開懷大笑,二人迅即結為好友。Mira則被圖書館內樓高兩層的書架、藝術品和扶手椅的氣派迷倒,很快便笑逐顏開地把書拉到地上攤開。

電視喜劇《Portlandia》把波特蘭塑造為「年輕人的退休勝地」和「90後樂土」,使之成為潮人熱點,但其實在這之前,這裡早已有「玫瑰之城」的別稱,因此我們專程前來朝聖,整個上午都在國際玫瑰試驗園賞花。園內共有650種薔薇盛放,吸引好些畫家前來寫生。

咖啡和雪糕是我們這次自駕遊的主要「燃料」,而我們最後的「補給站」,是波特蘭市中心的Case Study咖啡店和華盛頓州首府奧林匹亞的Sofie’s Scoops意式雪糕店,讓我們得以一鼓作氣奔向終點。

我們再驅車跑了約95公里,竟能如期抵達目的地西雅圖,實在不可思議。當我們在酒店Kimpton Alexis Hotel卸下行裝後,立時感到如釋重負,因為在接下來一周,我們可以「腳踏實地」,在市內隨處漫遊。畢竟,以雪糕作燃料,坐著駕車數小時說不上是健康之舉。不過,安頓下來後,我們真正感受到這趟見識之旅終於告一段落:五天遊歷三個州分,為孩子帶來美麗的回憶,這教我們感到不捨。

這段公路之旅有賴與租車公司Hertz聯手合作完成。

國泰航空設有每周七班飛往西雅圖和21班飛往三藩市的航班。可飛往其中一個城市並從另一個航點回程探索兩地(或兩地之間)的景點。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