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he inflight magazines for
Cathay Pacific and Cathay Dragon

備註:2019冠狀病毒病肆虐多地,相信你已暫時擱置你的旅遊大計。就讓我們的文章帶你在思海中漫遊,啟發你計劃下一趟旅程

X
東京

東京一日遊:到日本尋找山葵

我們的作家不遠千里,來到東京的郊野,只為尋找長在深山裡的山葵
By Julian Littler
15 9月 2020
東京 日本 自然與戶外
搜尋
航班
Opens in a new window

火車緩緩駛進川井站,David Hulme早就站在景致開揚的月台上等我。車門還未打開,我見到他穿著厚重的鞋子、工裝褲和淺色長袖上衣,就知道車廂外的氣溫一定很清涼。這個地方在東京市中心以西約60公里外,時值盛夏,卻令人感覺氣溫比市區低攝氏十度,而現在還只是早上10時。跟眼前這位頭髮花白、年屆七旬的朋友會面,教我雀躍萬分,就在長者們魚貫登車之際,我倆急不及待地站在月台上交換近況。火車駛離月台後,一片幽深的峽谷和陡峭的山坡就在眼前出現。

兩年前我首次來到這裡,David與我分享他種植山葵的最新進展。這種植物是辣根和芥菜的遠親,亦是日本料理不可或缺的調味品。後來我經常聽見他把「山葵田」掛在嘴邊,卻從不知道他這個農作項目有多複雜。

Irwin Wong

聽說這裡經常發現動物出沒,最近市政府有關部門奉命前來圍捕一群對當地居民構成威脅的野豬;此外,浣熊也是不受歡迎的客人。野豬曾將David的山葵田搗毀,牠們突出的鼻子力大無窮,將山葵幼苗連根拔起,弄得遍地都是殘梗碎葉;鹿和猴子也會來湊熱鬧搗亂。不過在我聽來,卻感到十分新鮮刺激,因為在東京,我看到的就只有烏鴉和麻雀,以及偶爾因季節變化而遷徙來的灰胸繡眼鳥。

這位為我充當嚮導的山葵農夫於澳洲出生,由於非常喜歡到東京以西兩小時車程的奧多摩一帶山岳遠足,索性於2014年辭去商業雜誌編輯一職,搬到這裡居住。從此昔日於周末才踏足的山野,現在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Irwin Wong

David說:「我以前經常登山遠足,但現在已沒這樣做了,因為我就住在山上。」雖然他已不再為消閒遣興而在林間漫步,不過為了工作和義工活動他還是幾乎每天走進深山。他亦是區內官方資訊中心的導遊,不時參加遊學團,學習本土植物生態。

我上次來訪時,我們徒步走進森林深處。這次,我們沿著同一路線駕車前行。2016年登上山頂時,我以為眼前只是一小段河床,被密密麻麻的石頭砌成的矮牆包圍,牆外圍著垂網。現在,圍網都高懸於牢牢釘進泥土裡的樁柱之間,阻止不速之客入內覓食。這次,我一眼就看出,這是有人在山上種植農作物。

山葵是當地名物,生長於流動的淡水環境當中。控制水流速度和深度的工夫,跟鏟除多餘的淤泥以確保作物健康同樣重要。從這裡乘搭青梅線鐵路,前往兩個車站後的奧多摩,就可以買到山葵芝士蛋糕,或是到餐廳品嚐在飯上鋪滿青色芥辣的「山葵丼」。

Irwin Wong

David拿起一件特製工具,然後問我:「要來點山葵嗎?」那工具名叫kazusa,看上去像一把彎曲、幼長而尖銳的鋤頭,鋼製的長齒專為挖起河床裡的石頭而設。David剜起兩棵頂部長滿茂密綠葉的植物,把其中一棵遞給我說:「試試看。」

我咀嚼葉片時,一股可口怡人的暖意充滿口腔,我覺得像在吃味道香辣的沙律。轉身離開時,我瞥見一隻松鼠慌忙竄進林間,天開始下起雨來。

當晚的晚餐是日式新鮮田園蔬菜豬肉鍋,由David和他的妻子Satoko合力炮製。屋外萬籟俱寂,只偶爾傳來高速公路上風馳電掣的汽車聲和下雨的淅瀝聲。除了豬肉鍋之外,還有自家種植的枝豆,用水煮或清蒸,味道略帶鹹味,非常鮮嫩。接著還有許多由菜園新鮮採摘的蔬菜陸續上桌。飽餐之後,我早早就鑽進榻榻米上的被窩裡就寢。

溫泉遠足

第二天早上,我前往青梅線上的下一個車站御嶽站,跟我的登山夥伴會合。我們計劃進行五小時的遠足之旅,並於攀山越嶺後前往只在白天開放的火山溫泉度假村Tsuru-Tsuru Onsen享用午餐。溫泉名為Tsuru-Tsuru,是擬聲詞,模擬滑不溜手的聲音,因為鹼性的溫泉水水質柔滑,據說有美肌效果。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登上巴士,再轉乘纜車上山。

Irwin Wong

御岳山高929米的山頂上有一座神社,名為武藏御嶽神社,裡面供奉犬神,因此到處有很多狗的石雕像。神社的鳥居有如把周遭自然風景裱起的畫架,令人印象深刻。神社是有上千年歷史的木建築,工藝精細,巧奪天工。我們經過正在輪候占卜的人龍,朝著山下的城鎮走去。

我們穿過山頂村莊內靜謐的小巷,離開村莊後山徑開始收窄,但樹林美景亦在眼前展開。我們途經山邊的房舍,沿著御岳山和日出岳之間長滿杉樹的山徑行走。

山徑沿著山腰的山勢開闢,這裡地勢太高,附近亦無任何溪澗、河流或通道,因此並無山葵的蹤影。唯一打破林間寂靜的,就只有偶爾傳來的電鋸或越野電單車的聲音。我在這裡沒有看見任何動物,只記得有位朋友曾拿一張巨熊在附近小鎮的路上出現的照片給我看。這種經歷,即使錯失亦無妨。

Irwin Wong

在孤寂的荒野裡步行五小時後,我們在幾家度假木屋外,看見一輛車身佈滿塗鴉的汽車被棄置於路邊。附近有一道流進池塘的清澈溪流,魚兒在池塘邊的流水內翻滾嬉戲。

抵達通往溫泉的路口時,我已飢腸轆轆。這是個密雲的陰天,表示我們無法從高處俯瞰東京風光,當然也看不到富士山了。

在Tsuru-Tsuru Onsen溫泉的Panoramic Cafeteria餐廳裡,我們在秀麗的山景前享用遲來的午餐,食物包括甜酸炸雞、豆腐、沙律、醃菜和五目飯。菜式上桌之前,我已灌下了一杯石川酒造出品的啤酒。接著,我品嚐了三款清酒;清酒口感乾辛清爽,令我突然想吃天婦羅。當我無意中看見有人從廚房裡端出一大盤美味的炸物時,這份渴求更加逼切。

其後,我浸在室外的溫泉裡,抬頭仰望枝葉扶疏的樹冠時,就已在盤算如何對付袋裡那幾枝山葵。

Irwin Wong

返回東京後,我們會直接前往百貨公司的海產市場,那裡的海產品質之佳,可說是僅次於築地漁市場。我們會挑選賣相最佳的三文魚,而為了品嚐極致鮮味,我們不會買預先切好的刺身,而是選購泛著天然新鮮魚油亮澤的優質全條魚柳。魚販會按照我們的要求仔細地將魚柳切片,然後我們將山野直送的山葵拿出來,炮製風味新鮮的自家刺身料理。

本文原於2018年9月刊登,並於2020年9月更新

搜尋
航班
Opens in a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