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和户外

旅遊塔斯曼尼亞正是時候

為何現在是到塔斯曼尼亞旅遊的理想時機?MARK JONES 透露箇中玄機,並帶你感受那裡的純淨空氣、零污染的野外及分享種種感官享受

遊覽塔斯曼尼亞,你定會發現這裡有人跡罕至的野生天堂,天然的海岸線加上大片未開發的森林,連空氣也特別潔淨清新。那麼,為何這篇遊記竟由一個工業村開始?

我們身處荷伯特東北面的德文特河畔,跟塔斯曼公路隔河相對。這個充滿藍領氣息的地方有好幾間汽車修理廠、一所消防訓練學校、多間生產香腸的工廠,還有我們打算探訪的地方。

那是一幢兩層高的灰色建築物,裡面有一個平平無奇的辦公室,不過波斯地毯和皮革梳化添上幾分舒適,而牆上則掛滿大量用畫架裝裱的獎狀。數目不相伯仲的還有一大群來自澳洲和亞洲的旅客,因為這裡是Sullivans Cove的家鄉。Sullivans Cove是過去六年內三度獲WWA世界威士忌競賽選為全球最優秀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這家釀酒廠面積不大,在生產部經理Heather Tillott帶領下,不消一會就遊覽完畢。我不打算詳述Sullivans Cove如何憑單次烈酒蒸餾、緩慢稀釋和獨特的酒體分段及醒酒處理手法脫穎而出,我想集中介紹威士忌的原材料:水和大麥。根據Tillott的說法,Sullivans Cove選用的水和大麥,質素都「好得不得了」。這也難怪:我們身在塔斯曼尼亞,一切原材料當然是最純淨了。

Sullivans Cove的故事本身就充滿塔斯曼尼亞特色。當我在上世紀末第一次踏足這個島嶼時,知道這裡的天然資源:空氣、水和農產品「好得不得了」的,就只有少數美食家、旅遊作家和環保專家。

現在,不單只威士忌世界持有這種論調,全球各地都對塔斯曼尼亞另眼相看。截至20189月,到訪塔斯曼尼亞的旅客人次上升了15%,增長速度冠絕澳洲各州。旅客前來荷伯特,不僅為了一嚐當地馳名的美食,

Meadowbank Vineyard in Tasmania

我來到塔斯曼尼亞不過一天,開始感覺到「塔斯曼尼亞效應」正發揮作用。這個島自有一套喚醒旅客的方法。首先,你的皮膚會感到更潔淨清爽,連觸覺也變得更敏銳;肺活量更充足,整個人的反應亦更迅速。這全拜當地的光線、陽光、雨水、風景,還有空氣所賜。Cape Grim位於塔斯曼尼亞的西北端,尚未受惠於旅遊熱潮。這裡缺乏吸引遊客的賣點,只有疏落的房子、岩石嶙峋的懸崖、幾個海灘和一個氣象站。但它擁有成為萬人景仰朝聖地的條件:它在1970年代初曾錄得全球最潔淨的空氣。

Cape Grim
Credit: Hangah Liong/Unsplash

來自「咆哮西風帶」的陣風急勁地吹過海岸,風速最高可達每小時176公里,為Cape Grim帶來源源不絕的乾淨空氣。早在維多利亞時代,乾淨的空氣已吸引大量遊客前往塔斯曼尼亞。小說家Anthony Trollope就曾寫道:「荷伯特市的空氣無與倫比。」另一位旅人比較英國和塔斯曼尼亞的空氣時,更將兩者喻為脫脂和全脂奶之別。現在,到訪荷伯特的旅客可以在Macq 01酒店呼吸完美的空氣。這幢設計簡約時尚、洋溢北歐風格的排屋,附有綠意盎然的陽台,可眺望無垠的海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座龐然大物:Marine Board大樓,這幢建於1970年代的混凝土建築四平八穩,個子不高,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有點煞風景。

Macq 01依然賞心悅目。其幕後經營者The Federal Group集團,是在過去十多年積極改變塔斯曼尼亞旅遊業生態的三股勢力之一。集團由Farrell家族持有,這個家族經營賭業置富,再將財富分散投資到不同業務。早於2004年,集團已將一幢果醬工廠翻新為Henry Jones Art Hotel藝術酒店,成為糅合保育和策展的劃時代項目,可說是開風氣之先。第二股勢力是David Walsh。他也曾以職業賭徒的身份,在賭枱上大有斬獲,然後再發展其他事業。由他創辦的Mona藝廊,於2011年在帕里德萊市郊開業。當時,塔斯曼尼亞正艱苦地走出金融風暴後的陰霾。Walsh在其布局奇詭的海濱藝廊展出大膽前衛的藝術藏品,大大改變了荷伯特以至整個塔斯曼尼亞的商業面貌。從此,來塔斯曼尼亞旅遊的都會新貴對糅合藝術與自然的手法趨之若鶩,成為潮流,遠至澳洲的另一端西北部亦受其影響。

David Walsh’s eclectic Mona gallery
Credit: Shutterstock

現在,Walsh正著手籌辦Mona Hotel。這幢外型恍如巨型購物車的酒店,被質疑其建築如何能融入當地環境;為此,Walsh的支持者舉出Marine Board大樓作擋箭牌。至於第三股勢力,我們需驅車北行,前往數小時車程外的陽光海岸(顧名思義,這裡終年陽光普照)。但這股勢力一點兒也不新,約四億年前,地球板塊活動將兩塊被風化的花崗岩透過地峽連接起來,它們後來成為菲欣納半島上粉紅色的哈澤德山脈。飽經風化的海岸形成了呈完美新月形的白沙海灘,加上碧綠的海水,形成了酒杯灣的秀麗景致,在社交媒體上人所稱頌。

Coastal erosion created a perfect arc of white sand and turquoise sea in Wineglass Bay
Credit: Shutterstock

塔斯曼尼亞擁有全球最乾淨的空氣和位居全球十大的沙灘,自然需要一幢能夠與之相襯的酒店。那麼,全球最佳精品酒店該可勝任了吧?The Saffire Freycinet正好是這個獎項的得主。酒店開業於2010年,低矮的排屋式設計大大減低了對沙灘和沿岸的由加利樹林造成的影響,同時讓住客邊呷著當地出產的氣泡酒,邊欣賞水清沙幼、樹影婆娑的美景。

那杯由Pirie酒莊釀造的氣泡酒,可不是平白送到我們手中的,那是我們穿上成套白色工作服,跟養蜂人Rob Barker在哈澤德山上的養蜂場忙上一整個下午得來的「工資」。畢竟,我們置身於體驗式旅遊的天堂,除了養蜂場,旅客還可以選擇接觸袋獾、於養蠔場享用早餐,或到酒杯灣遠足等體驗。

至於我自己,只管坐在套房外呆望星星、大海和樹林已覺心滿意足。信不信由你,即使盯著空氣,你也能在虛空中領略塔斯曼尼亞的魅力。

不可不知的塔斯曼尼亞旅遊貼士

自駕遊

相比起澳洲大陸,在塔斯曼尼亞島自駕遊容易多了,皆因遇上袋鼠、鴯鶓等大型動物的機會相對較低。不過,天黑之後還是盡量避免駕車趕路較好。澳洲對超速駕駛執法極嚴,千萬不要忽視路牌的標示。請瀏覽以下網站查看國泰航空合作夥伴Hertz的優惠。

 

景點之選

不管有沒有租用汽車,參加荷伯特各式短途旅行團都是不錯的選擇,其中昔日用來關押罪犯的亞瑟港,以及布尼島的海蝕柱、沙丘和海豹棲息地,均大受遊客歡迎。往內陸進發的遊人雖少,但乘搭Above and Beyond水上飛機前往Meadowbank酒莊的旅程,不僅將塔斯曼尼亞島東岸的地形盡收眼底,更可以在這片靜土品嚐到正宗的澳洲本土菜「叢林食物」。

A bird's eye view on Hobart City

餐飲之選

在藝術酒店The Henry Jones Art Hotel裡的The Landscape Restaurant and Grill餐廳,可以吃到澳洲數一數二的牛扒。不過,塔斯曼尼亞最出名的是新鮮海產,而荷伯特港一帶不乏海鮮餐廳。我們推薦的Fish Frenzy,室內總是擠滿客人,室外寧靜但有點冷,除了海鮮美食,餐廳供應的杯裝佳釀也相當出色。

 

住宿之選一:

Interior of Macq 01 Hotel

藝術酒店The Henry Jones Art Hotel21世紀初開業時,完全改變了塔斯曼尼亞酒店業的面貌,同集團的Macq 01則由位於荷伯特Franklin碼頭的舊貨倉改建而成,所有客房均根據特定故事主題設計,並設有佈置簡潔時尚的露台,可眺望遼闊的海港和山巒。荷伯特的歷史痕跡無處不在,色彩鮮明而屹立不倒,19世紀恍似還沒走遠。

 

住宿之選二:

The Saffire Freycinet

今年慶祝開業十周年的Saffire Freycinet,在許多支持者眼中是澳洲最精緻奢華的酒店,其地理位置之優越確實毋庸置疑:坐落於菲欣納國家公園內,離海水澄藍的酒杯灣舉步可達。

 

閱讀之選

英國文學大獎Man Booker獎得主Richard Flanagan最早創作的兩本小說《Death of a River Guide》及《Gould’s Book of Fish》,筆觸細膩、風格深沉、故事奇特,兩本作品皆取材自作者出生地塔斯曼尼亞。此外,當地作家James Boyce則在荷伯特熙來攘往的Salamanca市集經營書攤,其著作《1835》講述塔斯曼尼亞人在開發墨爾本過程中擔當的角色,值得一讀。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