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灘

假如亞洲有一座烏托邦島國⋯⋯

下一站有請前來虛構的「蓬萊新島」——一個集合亞洲區島嶼各式優點的理想國度

有賴劇烈的地殼板塊移動,令亞洲冒起無數小島,當中超過17,000個位於印尼,日本則有接近7,000個,甚至香港也有263個。你可曾想過還有另外一個能夠集合亞洲所有優點、令人異常嚮往著迷的小島?就像日本在「國土起源神話」稱淡路島為最早誕生的「特別之島」,我們也來為這座島命名,姑且把它命名為「蓬萊新島」吧,寓意這是一片仙境樂土。島上有居民、當地貨幣和方言,還有一點點泰國人稱為輕鬆自在和樂也融融的愜意感覺。

蓬萊新島主要建基於幻想,不必執著於其地理位置。住在這裡的人不會像我們一樣要追趕死線,凡事漫不經心,天性熱情好客。這裡氣候宜人,蔚藍的天空澄澈無雲,沿岸水域亦波平如鏡,美不勝收。每天的日子都是如此恬靜閒適,電台報道天氣預報時,唯有偶爾轉換一下背景音樂,以免一成不變。

初來到訪這個理想國,當然會先關心住宿問題,讓疲憊的身心得以安頓。建於1920年代的私人小島Taprobane Island坐落於斯里蘭卡加勒古城以南,島主是品味獨特的貴族,故是理想的家居藍圖。蓬萊新島便借用了這個小島的名字和其破格的設計,再加入眾多只此一家的特色:抵達後,你可立即脫掉鞋履,當這裡是你舒適的家便可以了;每天的餐膳都以當天早上菜市場最新鮮的食材炮製;娛樂方面,島上沒有電視機,但藏書多得擠滿整個圖書館。
你需要掌握這個概念:蓬萊新島不是孤立的島嶼,而是風光如畫的群島中面積最大的一個;四周多不勝數的小島,可媲美緬甸西南岸一帶的丹老群島。島上的旅客諮詢櫃位自經理移民時不小心帶走鑰匙後一直關閉至今,窗上貼有一幅海報,宣傳長尾船海上遊的精采行程。船的結構參考泰國喀比島著名的造船工藝,你坐著它乘風出海,便可與大群蘇眉、海龜、吞拿魚、藍鰭鰺及其他海洋生物一同暢泳。

蓬萊新島的主要海港不單是運輸港口,更是約會聚首的老地方。蜿蜒的海濱大道樹影婆娑,夾道是百載老榕樹,令人聯想起蘇拉威西島北陲的美娜多海濱,美妙的氛圍有如意國著名藝術家Giorgio de Chirico的畫作《The Enigma of the Arrival and the Afternoon》。居民在日落餘暉中碰頭,一邊享受黃昏的清風,一邊閒話家常,淺嚐一兩件糕點小食。路邊攤販售賣的沙嗲雞肉串是蓬萊新島的特產,水準比印尼或馬來半島各國任何同行都要出色;這裡亦有售島上著名甜品「蓬萊布丁」,這款以新鮮水果炮製的冰凍甜品,與菲律賓的Halo Halo雪糕雜果冰沙和日本的雜果啫喱相若。

Illustration: Remko Heemskerk

再往島中心走便是市集美利樓。大樓從香港的海濱勝地赤柱轉移到島上,外牆是厚重的花崗岩,寬闊的走廊裝飾著希臘古典風格的大圓柱,其中有商販擺滿琳琅滿目的貨品,如印尼的傳統木雕、緬甸圖案華麗的男、女裝籠基,還有朝鮮青瓷。買賣雙方都志不在交易,只在乎互動交流。商販先奉上一小杯以老撾咖啡豆沖泡的免費咖啡,然後彼此客氣地開始討價還價,其實大家都心裡有數,最終的成交價不外乎是標價四分之三的簡單數學題。

市集附近還設有大型熟食市場,是檳城關仔角美食街的翻版,但食品滋味有過之而無不及;兩旁暢通無阻,海風輕拂,讓你可正對著開揚的優美景致佐餐。這裡每位廚師也大有來頭,各自以獨家秘方炮製印度香料抓飯、越南河粉、韓國泡菜及印尼炒飯等不同風味的名菜。一大清早,長餐桌已坐滿食客,大家毫不客氣地狼吞虎嚥,還邊吃邊談,代替鳥兒的歌聲而成為此地獨有的黎明協奏曲。

位於城內的住宅區由連綿低矮的平房組成,部分以茅草搭建,有些則仿照馬爾代夫首都馬累的有趣傳統,以鳥類或魚類命名。大多數民居的歷史已橫跨三代,社區氣氛和諧友善,居民慷慨餵飼街頭巷尾的混種小狗,懶得理會主人誰屬。街頭理髮師和拿著竹籃兜售各式日用品的小販亦在街上到處閒蕩,招攬生意。

島上有大量人力車可供代步,車伕會不時建議乘客停下來休息和閒聊一會,才繼續漫長的旅程。走了數化郎後(島民認為公制這個單位太霸道而改用化郎),眼前的景色由民房轉為稻田和果園,然後地勢沿著平緩而樹木茂密的山丘變得陡斜,猶如香港新界的地形。當地人如知道有外國登山客遠足了一整天,有感這樣像苦行修練般辛勞,當他們回程時便會報以貼心的慰問。

Illustration: Remko Heemskerk

此外,蓬萊新島並不遵從一天三餐的進餐規律,島民只要想吃就吃,而且十分愛吃。熟食市場絕對不是唯一的選擇,如Ali Joe’s Banana Leaf Restaurant,這間複製馬來西亞亞庇享負盛譽的同名餐廳,保留了原店的輕鬆隨意氣氛,你可一嚐以鋅鐵餐盤盛載的米飯和咖喱魚的獨特風味。其實陶瓷碗碟或筷子在這裡根本是多此一舉,以手進食是島民信奉的美味要訣。餐廳的價錢跟島上的物價一樣十分廉宜,切記別給小費,否則便被視作冒犯。

島上有位咖啡室東主,在1980年代末引進了昂貴的音響設備,當地人至今仍背地裡稱他為「卡拉OK殿下」。現時,島上最主要的娛樂是跳舞:單身女士會組隊跳柬埔寨的古典宮廷舞蹈,男士則揚言比馬拉人更早懂得跳馬來的傳統舞蹈,而且技巧更純熟。曾經有一位受島民尊敬的傳教士在當地落地生根,他非常熱愛社區大合唱,之後更迎娶了島上的21歲姑娘。他離開後,這股合唱風氣留存下來,受島民熱烈追捧,成為聖誕節、穆斯林開齋節及印度色彩節等許多節日的餘興節目。

蓬萊新島島民都會說英語,或至少懂得基本的手語。島民借用印度詞namaste打招呼和告別,意指「我向你的靈魂鞠躬致意」,但無需雙手合十;泰文pop gun mai(意即稍後見)和日語kawaii(意即可愛)都是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島上也有自創的詞彙,讓人了解蓬萊新島的文化底蘊。如結合fastfood兩字的Fassfud帶有讚同或懷疑之意,通常用以責備「屁孩」,也常夾雜在酒吧的嬉笑聲中;若在盛怒時使用,就成為島上唯一的粗言穢語,足見蓬萊新島島民的和平、親切和豐富想像力。

好一個完美的小島,而它正正是孕育自完美的亞洲。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