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內地

長沙:現代型格建築之城

長沙一向以數千年的歷史以及跟毛主席的淵源而聞名,不過這個湖南省會正經歷破格的革新

傍晚前的橘子洲頭,高中生張美喜正埋首拍攝一座32米高的毛澤東大理石像:其一頭高聳濃髮往後飄揚,深邃的眼神朝南凝視著分隔湖南省會長沙市的湘江。美喜的爺爺則安坐在幾米之外,對這片大好河山和已故偉人的巨像視若無睹,專心地在平板電腦上舞動指尖,間中沉聲地應了幾句。

喜歡人家叫她Qitty的美喜聳著肩說:「我想問他60年代在這裡成長的經歷,但他一拿起平板電腦就忘乎所以 …」

老張或許不願多談那位光宗耀祖的長沙教師,不過他無數的傳聞逸事其實早已街知巷聞。大概一個世紀前,毛澤東在湖南省立第四師範學校任教時就曾於此游泳,並與友人暢談國家大事。不過,這座擁有悠悠3,000年歷史、上溯至春秋戰國時代的楚國古城,現正將眼光投向未來,一股醞釀中的文化風潮逐漸在全市開花。

圖片:Julien Lanoo

現時新長沙最矚目的寵兒,得數剛於去年9月開放、造價高達2.75億美元的「中國結」步行橋。這條185米長的棗紅色大橋並非如一般橋樑筆直延伸,而是一座橫越梅溪湖龍王港河、蜿蜒曲折的精妙建築,讓行人可以選擇三條不同路線,享受迴環往復的樂趣。

荷蘭阿姆斯特丹Next建築事務所合夥人Michel Schreinemachers表示:「長沙的發展和轉變一日千里,所以我們著手初步設計時,期望用獨一無二的方式令行人眼前一亮。」

他的同僚蔣曉飛補充道:「『中國結』步行橋不單連接了河道兩岸,同時更能將不同文化接連起來,可謂匯聚歷史、科技、藝術、創新、建築和奇觀於一身。」

至於長沙大亨張躍對「中國結」步行橋有何高見,可就不得而知了。這位白手興家的億萬巨富現年56歲,貴為綠色製造商遠大集團總裁,最著名的舉措是要在長沙興建真正高聳入雲、全球第一高樓「天空城市」,而至今仍在屢敗屢試。他為了實行建造838米高、共202層、造價高達15億美元的摩天巨廈計劃,可謂飽受官僚冷眼,而且更從環保及工程建造業等方面承受了不少阻力及反對聲音。雖然有說張躍會堅持到底,但最近有報導指「天空城市」的龐大地基中,有部分被狡猾的村民將其改造成魚塘,幸而集團另一項重點長沙工程得以順利竣工,想必能為他帶來一點慰藉吧。2015年,這座208米高的57層大樓「小天城」以19天的破天荒速度完成,其中最後37層更像砌巨型積木般疊合而成。

Emile Chan是一名加拿大籍的華裔資訊科技專家,每年需往返長沙和魁北克兩三遍。她對長沙工程嘖嘖稱奇,並表示:
「『天空城市』真是一個稀奇古怪的瘋狂構想,妙想天開得讓你無法相信它正在實現,不過這卻證明了一點:就是長沙這個地方的確大有作為。在這裡可以真正感受到澎湃動力、進步和引領向前的力量。大家其實早已聽膩了『上海這樣』、『北京那樣』、『廣州又怎樣怎樣』了吧;有一點可以肯定,長沙已受夠『只是二線城市』那套廢話。」

圖片:Courtesy of Zaha Hadid Architects

在長沙城西逐漸成形的全新文化藝術中心,恰好作為這番豪情壯語的註腳。扣人心弦的設計出自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的手筆,文化藝術中心的天幕猶如附近梅溪湖粼粼水波,向各方向延展。有別於千篇一律的辦公大樓、購物中心、豪華公寓大廈,又或雙語並行的長沙地鐵沿線的延伸建築,這是一個費煞思量的發展項目,堪稱一座小小的建築傑作。

文藝中心全稱為「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是事務所在中國的第二個皇牌項目。之前的力作為擁有「圓潤雙礫」創新外觀的廣州歌劇院,2010年開幕時曾上演普契尼的《杜蘭朵》歌劇,並由美國電影人Shahar Stroh執導。文化藝術中心的初步設計概念,是英籍伊拉克裔建築大師哈迪德女爵士生前所定(她於去年3月辭世),而作為核心建築的1,800個座位大劇院,將與中心內的當代藝術館互相輝映。此外該處還有另一個足以容納500人的多功能大廳與餐廳、禮品店等配套,全個項目總投資額達人民幣24億元,落成後將會成為長沙數千年來前所未見的巨型建築。

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的項目總監俞錦文表示:「這是一項令人振奮的成就,教人驚嘆的技術創舉,更是長沙史上重要的時刻。我們在2012年開始施工,中心預定於今年6月開幕,但看到周邊地區與建造工程同步發展更令人鼓舞。新商廈和住宅紛紛落成,人們在這裡居住和上班,當然也會來我們文藝中心參觀,這彷彿見證瞂一個大都會的崛起,也可以說是重新冒起的阿特蘭蒂斯。」

圖片:Lei zhenliang / Imaginechina

文藝中心的兩旁分別是五星級的喜來登豪華大酒店和購物中心金茂覽秀城,後者的最大租戶雖然是沃爾瑪購物市場,不過場內一眾國際及內地精品店則走較高檔的路線。

長沙其他地段的新近發展可謂讓人眼花撩亂,這邊廂不但有磁浮快線高速行駛來往機場及長沙南站,那邊廂充滿歐陸風情的漁人碼頭則引來眾多顧客及好奇之士,只有橘子洲依然故我,大小公園、雕塑花園和往昔遺留下來的古怪建築錯落,並沒有追隨改變的洪流。

不妨借用張美喜的一句話作結:「有朝一日當我帶瞂孫兒重遊舊地,到時候長沙應該還會變得更多吧;不過我還未結婚呢!」她笑著自嘲,語調中的些許隱憂一閃即逝。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