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文化

千面百變的村上隆

村上隆是超扁平藝術的始祖,但從香港大館舉行的展覽中,可以看出他活潑立體的性格

今次我訪問的人,跟我經常遇到的大忙人無異,都是來港公幹,只會逗留短短數天。

他一臉倦容,看來就像一般的中小企老闆,為人事問題、現金流等事務操心,還要經常往外地談生意。所以,他非常期待能窩在香港君悅酒店盡情放鬆。這間酒店附近是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和立法會大樓等設施,令人不必急於投入城中熱鬧繁華的活動,可以輕鬆地休息。

他說:「我兩日前來到香港,竟然可以睡六個小時,真是上佳享受。我還在房間內享用酒店的送餐服務,簡直有如置身天堂一般!」

Credit: © 2014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他這一番話驟耳聽來,讓人覺得他是個典型的飛行常客,但是他的打扮卻一點也不像。他穿一身迷彩短褲及外套組成的「套裝」,外套下配襯的是綠、黃兩色連帽上衣及粉紅色T恤,腳踏笨重的魔術貼涼鞋。

這身裝束設計皆出自他的手筆。村上隆本人就是一塊活動廣告牌,為身兼藝術家、設計師、企業家與「搞事分子」的村上隆作宣傳。

他乖乖的依從我們及《Vogue》攝影師的指示,在香港大館古蹟及藝術館精心重建的磚牆和走廊前擺出各種姿勢。拍照完畢後,我們走進這座前身為警察總部的建築內,找個舊牢房進行訪問。

我本來想把村上隆描繪成擠在以往英殖時代關押鼠竊狗偷和小混混的狹小牢房內的江湖大人物,但細看之下,他臉上小巧渾圓的眼鏡和頭上灰白的馬尾,卻散發出學者的書卷氣,而且談吐溫文。與他共處,有如面對著名學府的資深學者一般如沐春風,完全看不出他就是為饒舌歌手Kanye West擔任美術設計的人。傾談了一會之後,我終於斗膽向他發問一些事先沒有送交給他的問題,他注視著一早預備好的答案稿,再望望翻譯員,欣然有禮地回答,答案直接,態度坦率。

村上隆在1962年生於東京,成長的年代正值東亞地區經濟起飛,當時日本向全球出口廉價玩具、塑膠和電子產品。

Credit: Mike Pickles

他起初學習動畫與傳統的日本畫,但當他成為自立門戶的藝術家後,便醉心於日本人眼中的「低俗藝術」,亦即漫畫、消費主義以及鑽研各種流行文化成癖的御宅族文化等。

他曾獲頒獎學金,遠赴紐約留學,在這個培養出Andy Warhol的城市開設第一間「工廠」,並創造出猶如他分身的Mr DOB,這隻尖牙大耳的卡通角色起初以瘋狂形象示人,近年逐漸演變為親切友善的吉祥物。他筆下顏色鮮艷、開口傻笑的花朵,以及密集的骷髏群同樣是家喻戶曉的代表作。

在千禧年代初,村上隆受平面漫畫和動畫啟發,發起「超扁平」運動,有人認為這是在嘲諷那些決意要在其作品中探索深度和意義的藝評人,但他卻繼續一笑置之。他與Louis Vuitton及Google等品牌合作,更入選《Time》雜誌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榜。藝術界一致認同他是「非常重要的藝術家」,但至於為何他享有這個地位,則至今依然言人人殊。

Left: © 2012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Right:© 2017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6月1日在大館的賽馬會藝方開幕的展覽,或許有助我們瞭解箇中原因。對於這個年資尚淺的藝術中心而言,這是自開幕以來規模最大型的展覽,意義非同凡響。

大館藝術主管兼展覽的策展人之一Tobias Berger表示:「村上隆是當代一位極有意思的藝術家,能夠邀請他來港參展實屬莫大榮幸。」

然而,這次並非村上隆作品的回顧展,而是放眼未來。Berger重申:「我們會播放他從未曝光的影片,展出前所未見的畫作,陳列他的私人珍藏,以及為他帶來創作靈感的事物。」

展覽的主題是:村上隆對戰村上隆。

Berger解釋:「村上隆有多種不同面向,變化多端,代表作不只得花卉,超扁平藝術亦並非其唯一風格。我們將會把他後末世、後廣島和後福島的傑作展現人前,所有作品均反映出日本以至世界藝術史上的黑暗時刻。」

村上隆對戰村上隆,同時也是藝術家對製造商、繪花人對沉溺於骷髗構圖的畫家、日本人對國際主義者、學者對行事浮誇的人;你可以這樣一直不停地數下去。

Credit: ©︎1996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由於村上隆一心一意擁抱「低俗」藝術,而且沉醉於取悅大眾市場,因此為日本文化界所詬病。我們談到19世紀的偉大藝術家葛飾北齋備受西方推崇,他的巨浪木刻版畫更是廣為人識,雖然如此,村上隆卻說,這位大師於其家鄉只是被人當成「漫畫家」。

「葛飾北齋的作品偏向娛樂性。他從沒想過他的版畫會流傳後世,卻被西方人發掘和賞識。至於在日本,他死後就被人遺忘了。」

「而我至今仍然健在!若我有一天死去,請日本同胞將我發掘出來吧!」

葛飾北齋到了60多70歲時才認為自己的畫藝已接近顛峰。現年57歲的村上隆認為自己的創作會「在不久的將來漸入佳境。我現在擁有35歲時欠缺的自信,現在真是比以前好得多。」

村上隆正開始轉移自己的創作力量,涉獵多個不同的範疇。他不「單單」純粹是藝術家,也是代理其他創作者大作的藝廊主人、藝術工作室的幕後主腦,以及零售業的中堅分子。目前世人以新的角度審視創意,他亦與時並進,分別擁有不同的角色和身分。

無論是企業家與老闆的村上隆,還是擔任市場推廣的村上隆,都希望香港人沉醉於他創造的藝術世界之內。

「這裡會有不少一流的打卡地點,供人拍照分享到Instagram或其他社交媒體上;即使拖兒帶女亦能拍出令人讚賞的照片,歡迎一家大小前來參觀!」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