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文化

令檳城成為亞洲街頭藝術之都的壁畫

檳城街道上的牆壁佈滿壁畫,觸發城裡一場藝術風潮,塑造檳城的現代面貌

穿梭於檳城喬治市的大街小巷,走過嘎吱作響的碼頭,途經木造的貨倉,再沿著排列參差的房子前行,抵達散發著殖民時期餘暉的宏偉建築。前舖後居的窄長房子櫛比鱗次,油漆剝落,令木造的窗簾顯得斑駁。檳城讓每個尋幽探秘的旅人滿載而歸,只要信步蹓躂,會看到眾多意想不到的風景。

不過你大概不會注意到那些保存得完好無缺的娘惹大宅,或店舖住宅騎樓下的「五腳基」走廊,甚至對面前一碟美味的咖哩鵝無動於衷,因為你的目光總禁不住往牆上搜索,探視被凝在壁畫上的街童,在畫上他們正興高采烈地打籃球;或是尋訪李小龍在傾頹的紅磚牆上使出的一記李三腳;又或游目追蹤茶室外的一頭老虎;甚至張望攀爬在一幢房子外的藍衣女孩。每次拐彎,你都會看到字體潦草的塗鴉、一道鐵鑄的街景,以及覆蓋整堵建築外牆的壁畫;在檳城,街頭藝術無處不在。

圖片: yanatul/Shutterstock

檳城的街頭藝術,全因一個人而得以中興:他就是Ernest Zacharevic。2012年,檳城市議會委任這位當時26歲的立陶宛藝術家為喬治市文化藝術節創作六幅壁畫。檳城市中心早於2009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認為世界遺產,但政府卻沒有故步自封地維持當地的歷史原貌,反而決定為築起城市面貌的一牆一磚賦予新生命。

Zacharevic的作品是一闋小島風物誌。他以畫筆描繪檳城居民的日常生活,並融入當地風光,包括建築、交通以至斜倚在被陽光曬得發白的牆壁上的單車。他的壁畫中,有等待客人付錢的人力車伕;有嚮往大海的一群女生;也有愉快地在單車上擠在一起的孩童。一筆一畫,都捕捉了檳城活潑愉快的民間氣息。

Zacharevic成為了檳城的著名塗鴉藝術家Banksy,並以藝術令檳城獲得新生,因而備受世界注目。自此,街頭藝術大師紛紛在檳城留下真跡,而本土藝術家當然亦不甘後人,四處展露才華。現時仍旅居喬治市的Zacharevic,獨力扭轉世人對這前殖民地的印象。時至今天,來訪的旅客皆因這裡的美食、文化,以及牆上的藝術品慕名而來。Zacharevic的首本名作《Little Children on Bicycle》(單車上的孩童)大受歡迎,以至夜市出售的T恤上也有印上此畫,成為與檳城美食中心齊名的當地勝景。

圖片: Henrik Haven

於2010年移居到檳城的英國藝術家Thomas Powell,在當地的大街小巷創作《Chinese Zodiac》(中國生肖)壁畫系列,他表示:「大概沒有人想過檳城會以這樣的方式引進街頭藝術和壁畫,相信當初也沒有這個意圖吧。最美妙的是不論貧富、職業,抑或是本地人還是異鄉客,總之檳城上下都對這些藝術品喜愛有加;藝術擁有漠視或超越身份和地域疆界的偉大力量。」

Powell續說:「現今,任何形式的藝術和創作,其價值和裨益都經常被忽視,特別是在地球的這邊。父母總是向孩子說:『不許修讀藝術,你必須要當醫生』。檳城的壁畫不僅是自拍照中的美麗背景,更為國家帶來經濟效益。」

圖片: Nikko Tan/Beanoo

Hin Bus Depot藝術中心創立於2014年,為Zacharevic舉辦了首個個人作品展。其畫廊經理Wanida Razali表示過去十年間,當地的藝術界發展蓬勃:「檳城人才濟濟,無論是表演藝術抑或視覺藝術,在過去幾十年都人才輩出。雖然以前這裡沒什麼發展機會,但現在藝術節和展覽空間陸續湧現,讓更多藝術家可以發表作品,同時凝聚更多創意人才,共同策劃展覽和活動。」Hin Bus Depot為Zacharevic舉辦的個展十分成功,令這個位於舊城邊陲、前身為棄置巴士廠的展覽場地一夜之間火紅起來,成為品味生活的好去處,咖啡館、藝術工作室、酒吧、設計設施、都市農田和瑜伽中心一一進駐。

最近,島上的藝術家開始放眼遠處。在檳城海峽沿岸一個少有遊客踏足、名叫北海的小鎮上,陸續冒起繽紛的壁畫,而在小島的另一端,原本暮氣沉沉的小鎮Balik Pulau(馬拉語解作「島的後方」),往日只以盛產榴槤和肉豆蔻見稱,現在竟有藝術品妝點斑駁的牆壁。俄羅斯藝術家Julia Volchkova以一系列大型壁畫,向馬來傳統武術的宗師Johari Omar,以至客家舞蹈家彭依珺等當地人致敬。在赭紅色的陶土屋頂和一碟碟扁擔飯之間,檳城已成為朝氣蓬勃的創意博物館。

圖片: R.M. Nunes/Shutterstock

可是,這當中仍有待解決的難題。檳城也許是個活生生的博物館,但館內卻沒有溫度調節功能。炎熱潮濕的小島並非保存藝術品的理想地點,這些為當地塑造新形象的壁畫可能會逐漸褪色,並隨每個季候風來訪而一點一點地剝落,畢竟,街頭藝術的本質是短暫的,今天它能為街頭添上繽紛的色彩,但日子一天天過去,那點點色彩自然也會悄悄淡褪。
不過這亦並非必然。雖然《Little Children on Bicycle》在2015年曾遭惡意破壞,但Zacharevic已邀請Powell將之修繕而非重畫,恢復它原有的生氣。2016年底,Zacharevic亦修復了另外幾幅開始褪色的得意之作(由於壁畫太受歡迎,日間難以接近,他必須於晚間才能修補)。街頭藝術,雖為一種短暫的藝術媒介,已經永久地烙印於檳城這個不一樣的博物館中,在牆壁上生生不息。

本文原於2017年9月刊登,並於2020年9月更新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