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活動

齊來認識無間斷橫渡大西洋的香港划艇隊

由國泰貨運贊助的East Rows West划艇隊在歷來最艱苦的耐力賽事中展開橫渡大西洋的3,000英里之旅,背後的目的是為慈善出一分力。

Matt Bell從來沒有想過某天晚上在酒吧玩笑,最終變成一場畢生難忘的耐力挑戰。兩年後,他身處西班牙加那利群島,準備聯同East Rows West划艇隊兩位橫渡大西洋,為慈善團體Childfund Rugby籌款。

east rows west team training on rowing machines

Matt在出發前一星期興致勃勃地說:「大多數人認為我們的想法實在太不可思議我們有時會聯想到問題,擔心的事情。但既然花了這麼長時間準備,大家也樂在其中便儘懷著興奮的心情接受挑戰。」

一年一度的Talisker威士忌大西洋挑戰賽屬於一項史上極限耐力賽,被視為「世上最難應付的划艇賽事」。參賽者由加那利群島的戈梅拉島出發,橫越大西洋波瀾壯闊的3,000英里艱苦航程,朝向加勒比海安地卡和巴布達的納爾遜造船廠終點站。賽艇沒有船帆或馬達,因此賽程或需一至兩個月方能完成,各隊在過程中要面對種種問題,即使身心俱疲,仍需繼續奮力搏鬥。

rowers at sea training to row across the atlantic

今年由Matt Bell、Martin Muller和Robert Lennox組成的香港隊接受挑戰,他們代表 Valley RFC欖球會出賽而相識,對於體能挑戰已駕輕就熟。Matt曾經在超級遊艇擔任甲板水手,Martin則擁有 10 年於南非出戰職業欖球賽的經驗,Robert過往曾加入英軍部隊在阿富汗服役,但與未來數周他們要面對的嚴峻挑戰相比,實在不可相提並論。

他們每天要輪流划艇大約14小時,每晚只睡三、四個小時。除了個多月持續體力嚴重透支外,East Rows West團隊還必須克服各種健康問題,以至大自然無法預計的變數。

Matt表示:「我們最擔憂大風暴,海浪有機會高達35到40呎,那場面就像你置身一個 26 x 6 呎的浴缸時迎來這樣的滔天巨浪,令人怵目驚心,但我們預計賽程中整體天氣會相對晴朗。大家最著緊的是防範隊員受傷或病倒,否則便要終止比賽。」

east rows west athletes training to row the atlantic

由於船槳有一定重量,加上海水的鹽份,皮膚受到兩者不斷摩擦,賽艇手大多會出現皮膚潰瘍隊員還要在全身衣服濕透下久坐皮膚更容易受細菌感染。成員一旦受傷或不幸被感染,再加上疲勞過度,有可能令團隊被迫放棄繼續作賽。 

不用划艇的隊員亦沒有閒著,他們會依照雜務清單幫忙處理各樣事務包括燒開水、修理船上的裝備、與負責監察天氣和安全的團隊溝通、為賽艇的行駛路線導航、保持環境清潔、換上乾衣服、洗衣服等,最重要的是進食 

Matt說:「划艇令我們燃燒大量卡路里,相信每天消耗大約8,000卡,所以每當不用划槳時,便要爭取機會補充能量。我們在船上儲存的凍乾食品,主要是供太空人執行任務時食用的食物還有朱古力、餅乾、乾肉片和代餐奶昔等零食包,可提供大約110萬卡路里的熱量。」 

居室方面,艇上只有船頭和船尾兩個小船艙,主要用作睡覺、放置導航和通訊設備。前艙剛好足夠讓身高6呎6吋的Robert擠進去,而睡在後艙的隊員便要將雙腳塞到睡在上格位置的隊員下面至於浴室就只有一個水桶用來淋浴。Matt笑著說:「我只可以說,接下來的一個月大家的關係會異常親密。」 

rowers working on their boat in preparation to row across the atlantic

為了這場比賽,團隊花了近兩年時間準備。三人完全沒有划艇的經驗,所以首要任務是報名參加香港遊艇會的划槳課程。他們還請來Joint Dynamics的聯合創辦人David Jacquier協助,通過結合靈活度和伸展動作等訓練調節身體,以增強他們的耐力。David曾經協助超級馬拉松賽事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運動員進行賽前訓練。

但比體能訓練更為重要的,是個人心理質素。Matt說:「Rob以其參軍經驗,為我們規劃不可多得的團隊凝聚活動和團隊互動環節。一位治療師則傳授提升團隊溝通及合作精神的方案,我們又利用情境訓練來觀察各自的優缺點,看大家如何互動,以及我們應該如何在賽程中各司其職。」

為賽事籌謀各種大小事項,當中必然會遇到不少障礙,例如申請認證以至將賽艇運往世界的另一端,運輸上兩度出現問題,幾乎令團隊的夢想落空。

Matt說:「除了新冠病毒令全球航空旅遊業接近停頓,同時還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航運危機。當我們將賽艇從英國運往香港準備訓練之用時,便深受這次事件影響。原本應該是三到四周的運送期,結果卻因為在蘇彝士運河擱淺的 「長賜號」貨輪拖垮航程,最終花了兩個半月才付運到港。」

cathay pacific cargo team securing rowing boat

「之後隨著大量集裝箱短缺和封港問題,8月我們又陷入困境,要想辦法將賽艇運到賽事的起點。每個托運商的報價,都等同於當初把賽艇運到香港價格的五倍,亦沒有人可以保證抵達目的地的時間。花了近兩年時間準備一切,最終卻未能到達賽場起點,絕對令人意志消沉。」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認識了國泰貨運的熱心員工,這對我們來說可謂意義重大。經過幾次交談,大家明白彼此可以互相合作,他們後來還承諾將賽艇空運到目的地。」

國泰貨運最後更成為East Rows West賽艇隊的冠名贊助機構,更出動其中一架波音747貨機,幫忙將賽艇運到加那利群島的起點。

cathay pacific cargo east rows best boat in harbour

國泰貨運董事歐永棠說:「我們很樂意伸出援手,運送這種大型賽艇,執行起來甚具挑戰性,但我們擁有專業團隊提供妥善的服務,何況整件事都是為了慈善活動籌款。」

Matt說:「我們即時感到如釋重負,一切焦慮和壓力都煙消雲散。我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未能如願參加這場比賽,大家會是何等心情。」

就這樣,國泰貨運負責運送賽艇,國泰航空則肩負接載三位隊員的任務,East Rows West終於可如期參賽。然而,解決了當前的困難,並不代表前路暢通無阻,值得考量的是,為什麼三位選手歷盡磨難,也要迎難而上完成這次艱巨任務。

Matt說:「我們都各有原因決定參賽,但歸根究柢,大家都希望挑戰自我極限,從而了解自己的能力,務求成就一個更卓越的自己。」

East Rows West賽艇隊這次參賽,主要是為了幫助慈善團體Childfund Rugby籌募經費。多年前,他們通過共同認識的朋友口耳相傳,已留意到這個慈善機構。正如具有大無畏精神的Adam Rolston和Ron Rutland一樣,兩位冒險家亦曾踏上在蒙古挑戰打高爾夫球的長征之旅,為另一間培育兒童接受體育訓練的機構籌款。

Childfund Rugby主要在老撾、柬埔寨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營運,讓貧窮地區的兒童有機會學習謀生技能,包括通過教授帶式欖球運動的技巧,讓他們從中學習性別平等、教育和營養的重要性。

Matt指出:「這家慈善團體傳遞的訊息和收到的實效,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由於窮困地區兩性角色的待遇仍然存在明顯差異,女性接受體育訓練的機會有限。最終看到不少成功例子,特別是來自基層的女孩亦有機會參與體育運動,讓這些孩子能夠建立自信心,對前景充滿希望,真的令人深感欣慰。」

East Rows West已於12月12日展開了這次划艇慈善之旅。你可在InstagramFacebook關注他們的進展,或瀏覽團隊的Just Giving頁面並作出實際行動,支持他們為ChildFund Rugby的籌款活動。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