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

冬季是前往阿瑪菲海岸的最佳時機

意大利的阿瑪菲海岸夏季擠滿遊人,寸步難行;冬季才是悠閒細賞當地風光的好時節

選擇於嚴冬而並非盛夏前往意大利阿瑪菲海岸的其中一個原因,甚至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當地的交通狀況。從那不勒斯駕車前往索倫托、再從當地前往薩雷諾的路,每逢炎夏總是擠得水洩不通,惡劣的情況堪稱遠近馳名。不過,旅遊網誌和討論區的意見均一致認同,這種情況到了10月之後就會有所改善。

我們在12月26日下午6時剛過的時候抵達那不勒斯,到達索倫托時,已接近晚上9時;兩地相距其實只有50公里,但交通非常擠塞。

除非在抵達目的地後有:(一)一杯烈酒;(二)一頓美食;或(三)一張舒適的床,否則這種駕駛旅程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索倫托的Piazza Torquato Tasso廣場人潮熙來攘往,廣場中央屹立一株高達12米、形狀完美的圓錐形大樹,頂端伸向清朗而寒冷的夜空。樹上掛著一串串粉紅色和藍色的燈飾,發出柔和的光芒;白色的光則從樹的兩側瀉下來。這是一棵意式聖誕樹,不會令人感到眼花繚亂。

廣場是每個意大利城鎮的中心,而在這個中心的中心,往往有一家咖啡室。在索倫托的這一家,名為Fauno Bar。這裡的設計洋溢裝飾藝術風格,瀰漫著一種意大利人盛裝打扮的歡樂氣氛,人人穿上華美大衣,再以巧妙醒目的手法圍一條茄士咩圍巾,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飲熱朱古力,享受豐富宵夜和閒話家常。

不過我們的著眼點只有一個,就是negroni雞尾酒。這款雞尾酒可說是意大利的縮影,大約100年前,佛羅倫斯一名男子認為,在世紀更迭之際從美洲傳入的雞尾酒過於花巧,與充滿男子氣概的意大利男士格格不入,因而創製了這款屬於意大利的雞尾酒。Negroni由氈酒、苦艾酒、香橙和金巴利酒調製而成,一杯下肚,肩膊肌肉在那段令人煩躁不堪的駕車旅程中積聚的痠痛,霎時煙消雲散。

接著我們去滿足第(二)項需要:一頓美食;菜式包括carpaccio di manzo(薄切生牛肉)和pizzaiola(番茄、橄欖油、香蒜及白酒燜肉),然後在附近的意式雪糕店Gelateria Primavera來一杯番茄羅勒水牛芝士雪糕。至於第(三)項:一張舒適的床,我們就要穿越一段兩旁植有冷杉和金松樹、還有閃閃燈光的迷人小徑,直至抵達外牆以粉紅色灰泥粉刷的Grand Hotel Excelsior Vittoria酒店鑲嵌玻璃的大門前。

這個名字聽來像是一家優秀的歐洲酒店,世代由同一個家族經營,絕大部分員工都有親戚於戰前已在這裡工作,室內設計風格自1911年奠定以來,從未有人認為要作什麼重大改動。這家酒店的確是這樣:自1834年起,如同城堡一般的酒店建築就已屹立於城市和海灣之間,高達六米的巨型「Excelsior Vittoria」大字招牌,高懸於海港的牆壁上,自有不凡的氣派。

我們入住的客房擁有一個長長的陽台,抬頭是一彎新月,往下望就是那不勒斯灣璀璨美景。雖然我們曾被困在一輛快意汽車上三個小時,途中痛罵貨車和交通燈,但也算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繼續講述這趟短暫的冬季阿瑪菲海岸之旅前,我需要先說明一點:我們是遊客,去的都是遊客常去的景點。這樣做不符合一個旅遊作家的規矩,不過如果我墨守成規的話,我對你講的就會是伊斯基亞島,而非卡布里島的風光;是Vettica Maggiore鎮,而並非波西塔諾;是奧普隆蒂斯,而並非龐貝;還有Mount Epomeo山,而並非維蘇威火山。可是我們有三天時間,而且正值當地旅遊淡季。卡布里島、波西塔諾、龐貝和維蘇威火山都是精采的旅遊勝地,在這些地方見到遊客的蹤影,又有什麼出奇?

我曾閱讀一些「識途老馬」和「當地人」撰寫的網誌,他們都對索倫托嗤之以鼻。為何會這樣?部分商店的確充斥著檸檬酒和以檸檬為主題的瓷器和盥洗用品。某些餐館也確是會送上「遊客專用」的昂貴餐牌,還有人會嘗試把你拉進他們的針織服裝店。然而那又如何?檸檬酒是當地特產,美味可口;至於食物質素則普遍出色,我們還迷上了Via Luigi de Maio街的Ristorante Zi’Ntonio餐廳。至於當地針織服裝的品質更是一流,不妨到Via San Cesareo街的Vanity去看看。

這裡是意大利,這裡的人不喜歡製造劣質產品。

而且,每年的這段時間,絕大部分遊客都是意大利本地人,他們對品質欠佳的東西不屑一顧。他們從北方南下,一心享受溫暖怡人的日子,以及我前面提過的盛裝打扮的歡樂氣氛。在那種令人失望的旅遊城鎮裡,商人對自己售賣的貨物以至顧客都無甚好感,令遊客感到乏味和厭倦。索倫托的大街小巷都非常熱鬧,店主重視自家貨物的品質,而且不會敲詐遊客。要是所有旅遊城鎮都是這樣,絕對是多多益善。

至於卡布里島,的確不太宜於冬季前往。雖然這個時候前往Blue Grotto海蝕洞和Gardens of Augustus花園遊覽,都是相當不錯的,不過許多餐廳和商店都沒有開門營業,惟有寂寞的風笛聲在阿納卡普里行人專用區的空氣中迴盪。不過我依然買到一件質料不錯的P Langella麻質外套,而且價錢實在相宜,令人不禁想提早在春季來臨前就換上新裝。

相反,波西塔諾則一片熱鬧,彷彿擁有無窮無盡的活力。這個地方實在迷人:一大片外牆髹上橙紅色、鮮黃色與柑橘色的漁家老房子和小巧的華宅,沿著Monti Lattari山脈堆疊交錯,一直堆到形如新月的美麗海灘上。

有個經常對各種事情指指點點的網誌作者說:「第一項提示:不要在阿瑪菲海岸駕車」。

可是我們卻隨心所欲,以自己喜歡的速度悠閒駕車觀光;我們其實並沒有開得太快,原因不是交通擠塞,而是因為我們總是在路旁停下,拍攝這一片延伸至第勒尼安海的石灰岩海灣的壯觀風景,當然還有自拍。

我們在Emporio della Ceramica陶瓷店選購了一些杯碟之後,我向店主Lorenzo透露自己的意圖,悄悄地問他,可否推介一家價廉物美又沒有太多遊客的小餐廳吃午餐。他大惑不解地看著我:「隨便哪裡也可以,這裡所有的餐廳都不錯。」

我們略感面目無光,在海邊挑選了一家最起眼的餐廳La Cambusa,吃了一碟無懈可擊的蜆肉意大利粉,配上一杯玫瑰酒,吃飽之後,望著空空如也的碟子,感到心滿意足。

為了一盡旅遊作家的本分,我堅持駕車前往阿瑪菲以外的山丘,看看有什麼收穫。我們找到一個名叫La Scala的村莊,氣氛陰沉,有如小說《玫瑰的名字》裡描述的那種村鎮。那裡有座建於九世紀的教堂,氣派莊嚴;日落時分,夕陽更在山峰上映照出一抹玫瑰色。這裡的景色雖然迷人,波西塔諾卻更有趣;我在Piazza dei Mulini廣場的Boutique Carro精品店裡選購了數雙品質頗佳的麂皮鞋。

龐貝是我們乘搭飛機返回倫敦前的最後一站,就連最一本正經的旅遊作家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必到的旅遊熱點。一大清早就見到那裡大排長龍,不過當我們在下午離開時,人龍已經消失。

公元79年,由於火山爆發,龐貝城被積聚成雲的火山灰和火山碎屑流毀滅。後世圍繞這個古城的論述多如恆河沙數,我並非這方面的專家,而且篇幅有限,不想再多花筆墨來講述這座古城的種種。不過我認為龐貝古城對每個人的吸引之處都不同,而我最喜歡的是農牧神之家裡洋溢當代風格的立方體馬賽克,彷彿精於視錯覺的荷蘭畫家Escher剛為它們添上精彩一筆。

其次是透過保存完好的石柱和別墅破敗粗糙的石牆殘骸之間,眺望維蘇威火山。這個令龐貝生靈塗炭的殺手,永遠凝視著犯案的現場。

維蘇威火山仍然具有殺傷力,根據統計,下一次爆發早就應該出現。因此當我們沿著山側驅車而上,駛近山腰時,我感到有點不安。但在12月底置身1,200米高峰之上,凜冽的寒風在山間捲過,需要保暖的生理需要更為逼切,令人忘卻內心的不安。

阿瑪菲海岸是一片珍貴的國際旅遊勝地,珍貴的程度非語言文字所能形容,但現正面臨非常現實的問題。卡布里島市長表示,現時每逢夏季均有約15,000名遊客到訪當地,假如數字再增加,這個海島將會「爆炸」。一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更警告,每天乘坐觀光船前往龐貝、沿著相同路線參觀的遊客,已令當地「不勝負荷」。因此請為當地減輕負擔,在冬季才前往阿瑪菲海岸遊覽。我們以為可能會下雨,但卻沒有碰到;而且除了維蘇威火山以外,天氣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寒冷。我們知道這趟旅程將會很精采,而結果卻是令我們喜出望外。

有關Grand Hotel Excelsior Vittoria酒店的詳情,請瀏覽 exvitt.it

香港的阿瑪菲風味

剛在香港開業的意大利餐廳Osteria Marzia主打阿瑪菲海岸的菜式,攜同本期《Discovery》前往Osteria Marzia餐廳 (osteriamarzia.com.hk) 用餐,即可獲贈招牌雞尾酒The Amalfi一杯。

這間餐廳是Black Sheep Restaurant Group餐廳集團旗下一分子,馬可孛羅會會員可在這個集團旗下所有餐廳享有優先訂座服務,包括Osteria Marzia餐廳。詳情請瀏覽 cathaypacific.com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那不勒斯的代號共享航班

於互動選單的電影(西片精選)中觀看Anthony Minghella執導的《心計》,戲中精妙地重現了1950年代阿瑪菲海岸的生活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