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伴同遊

與登山先驅Fanny Bullock Workman一同勇闖高峰

Fanny Bullock Workman無論攀登高峰還是爭取婦女權益均毫無畏懼,勇往直前

Fanny Bullock Workman是個性格堅毅不屈的女子,認為維多利亞時代的道德規範就如那個年代盛行的緊身胸衣一樣,對女性的行動諸多限制。這位來自美國的揚眉女子攀越無數山峰,成績冠絕同儕,更將一直以來只有英國人攀登喜馬拉雅山的壟斷局面打破。此外,她亦是首位於巴黎索邦大學講學,以及第二位在倫敦的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發表演講的女性。她與丈夫合著多本遊記,每一本均圖文並茂,內容詳盡描述當地的氣象資料和冰川特性。

Workman在1859年1月8日生於麻省Worcester市,童年時在非常優裕的環境下成長。1876年,父母送她出國留學,直至1879年學成回鄉。兩年後,她與年長12年的醫生William Hunter Workman結成夫婦。婚後二人經常結伴攀登新罕布什爾州的白山,第一名孩子出生後不久,他們更舉家遷往歐洲,從此終生不斷前往不同的地方探險。

Left: Author’s collection -Cathyrn J Prince; Right: Bianchetti/leemage/Getty Images

我想像自己回到1906年,與決心勇闖Nun Kun山脈第三大高峰Pinnacle Peak山峰的Workman同遊。1898年,她跟Hunter為躲避印度平原的酷熱天氣,來到較清涼的喜馬拉雅山區,開始注意到這大片連綿不絕的山巒。八年後,這位探險家已征服了阿爾卑斯山,並騎單車走過萬里長路,足跡遍及印度、阿爾及利亞以及今日的越南。

我們在印度Srinagar集合,並在當地僱用腳夫,採購各樣物資和打點裝備。我們把物品分門別類:爬山裝備、糧食及藥物放在一起,而較重型的器具則交由腳夫搬運,或栓在騾子和犛牛的背上。一切準備妥當後,我們起程前往拉達克,但因蘇魯河的水勢湍急,我們無法過河,只好等到翌日破曉,才乘坐羊皮筏渡河。

我們來到海拔6,500米的大本營,將綠色帆布帳篷架起,整齊地排成一條直線。在準備登頂的清早,Workman身上是經常穿著的羊毛裙子,一馬當先,在我前面攀著繩索,手中提著冰斧鑿前進。

前一晚,年屆47歲的Workman一邊喝著混入威士忌的茶,一邊說:「在無眠的晚上,伴隨自己值夜的只有絕對的寂靜,比吵耳的噪音更令人不安。」但事實上沒有什麼會令她感到焦慮不安,即使要登上險峻的高山,面對嚴寒或有可能掉進冰川的裂縫裡,她依然無畏無懼。在那個年代,攀山涉水的探險活動,是男性的專利,她這種從容不迫的態度,不僅使她成功挑戰喜馬拉雅山冰封的岩壁,更有助她跨越性別的高牆。

我們終於登上海拔7,000米的高峰,但我們不敢久留,因為下山的路途同樣艱苦。當天傍晚,我們發現Workman創下女性登山的紀錄,這項紀錄足足保持了28年。此後她還會多次重遊舊地,探索Chogo Lungma冰川及錫亞琴冰川。1910年,她成功征服另一座喜馬拉雅山峰,並手持一張刊有「女性應有投票權」標題的報紙。

她曾經說過:「當日後的女性能夠在各個領域出類拔萃,以及完成艱辛的探險時,我相信她們再也不需要被世人標榜為女中強者。但這一天尚未真正來臨,目前女性仍需要把自己所完成的壯舉記錄下來,以此證明她們亦具有優秀的能力。」

Cathryn Prince所著的《Queen of the Mountaineers: The Trailblazing Life of Fanny Bullock Workman》在五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