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酒店

世上首家旅行酒店

700’000 heures 是全球首間漂流酒店,或將改寫旅遊的面貌

我十分期待,在暹粒的暮色下於Hanchey House跟Thierry Teyssier首度會面。當我從機場依時來到這裡時,這幢柬埔寨傳統民房在斜陽下沾染了一點醉人的酒紅色,我的東道主Margot Durand在裝潢優雅的大宅內迎接我,然後對我說:「Thierry正在湖畔,為迎接你大駕光臨作準備,你跟他緣慳一面了。」

第二次嘗試「捕獲」他,是在洞里薩湖岸邊,而這個一望無際的湖泊,被稱為柬埔寨的心臟。我們從暹粒驅車一小時後抵達,只見他在烈日當空下站在湖畔,身穿淺色牛仔恤衫和麻布長褲, 加上其一頭銀髮,型格不羈。他以充滿法國口音但清晰的英語向我打招呼:「Mark,很高興認識你。不好意思,但我必須先回暹粒,你好好享受這片湖泊美景吧。我們明天再談。」說畢,他便絕塵而去了。

Mike Pickles

Thierry Teyssier不但行蹤飄忽,而且經常馬不停蹄,到處奔走,但身為全球首間漂流酒店的掌舵人,此舉卻又平常不過。我一直在猜想「漂流酒店」究竟是怎樣的概念。它是期間限定酒店?還是豪華營地?究竟這個名為「700’000 heures(意指『小時』)」的宏大項目到底如何運作?

為此,我前往柬埔寨著名古蹟吳哥窟的所在地暹粒,希望一探究竟。直至現時為止,我對700’000 heures酒店的認識僅略懂皮毛,只知道它在地球上浪跡天涯,每隔數月便轉換一次地點,永不重覆。去年底,這個項目以意大利薩蘭托為起點,並在此試業兩個月,然後遠征這個高棉文化的發源地,正式展開其旅程。暹粒一站告終後,酒店將大舉遷往巴西Lençois國家公園,與一片沙丘和鹹水湖為鄰,景色尤其壯觀。約滿巴西後,酒店將再移師到斯里蘭卡的海灘勝地和日本。

Mike Pickles

Teyssier可謂旅遊業奇人。他曾從事劇場製作和活動策劃,而Dar Ahlam酒店便是由他一手創辦。他在20多年前於摩洛哥開設這家酒店,由此開創體驗式旅遊的先河,據聞更曾有無數名人在離開這座北非堡砦時難捨難離,淚灑當場。我在親睹Teyssier的風采之前,已聽過其他人對他的評價:「他的頭腦異於常人」、「Thierry是個鬼才」,以及「這個鬼主意也是出自Thierry」云云。

第三次登門尋訪Thierry Teyssier,是在我返回Hanchey House大宅之時,亦是我這段暹粒之旅的最後一天。經過三顧草蘆後,我終於得償所願。他在設計具傳統高棉建築特色的開放式大宅低層內,安坐於古董椅子上與我寒暄一番,然後對我說:「建設一間漂流酒店真的殊不簡單。」

Mike Pickles

他的話引伸到啟發我踏上這段旅程的重要問題:何謂漂流酒店?

他解說:「酒店的名字源自人類平均壽命的時數,而且它並非期間限定酒店。」言語間隱隱流露出對現今快閃文化的不滿。他續說:「我想創造出與不同地方有所共通,同時又各具特色的體驗。我想提倡的是,與其努力延年益壽,不如在原有的生命中增添意義。我們應好好享受生命中的每分每刻,並與所愛的人共度與別不同的美好時光。」

啟發Teyssier開設700’000 heures酒店的靈感,源自他營運Dar Ahlam酒店的經驗。當時他請賓客離開後不要再舊地重臨,他解釋:「人們在此度過了完美的時光,一旦再次踏足,感受便不會如初。重遊舊地,你或會害怕破壞首次觀光時所留下的美好回憶。所以我便想像,要是我經營的不是傳統酒店,而是一種可一不可再的體驗,那該有多好呢。」

Mike Pickles

住宿是構成這種獨特體驗的一環。Teyssier希望選擇能反映當地個性的現存房屋作為酒店的大本營,因此他致力搜羅富有地道風情的環境,並以獨特角度把它演繹出來。為物色酒店員工,他與當地支援弱勢社群的社區組織合作,提供就業機會和培訓,讓酒店轉移陣地後仍可繼續發展款客業務。

他表示:「說到底,我希望賓客能夠接觸這些地方的真實風貌,如當地人、他們居住的房屋和生活環境這些更為『貼地』的體驗,而不是一般酒店所堆砌的情境。今時今日,能將這理念實行的機會可謂少之又少。

700’000 heures柬埔寨站充分體現了酒店的營辦理念,它利用Hanchey House作為酒店主要的住宿空間。這是一座傳統斜頂民房木屋,充滿高棉建築特色,已有上百年歷史。你不但可獨佔一座寺廟作為「寢宮」;在稻田中享用午餐;與馬德望舉世知名的Phare Circus馬戲團成員近距離接觸;更可獨家進入Conservation D’Angkor保育中心,欣賞吳哥窟真正的文化寶藏(沒錯,在寺廟中公開擺放的大多是仿製品)。只要你提出要求,酒店隨即助你達成夢想。

Mike Pickles

不過700’000 heures酒店在柬埔寨締造的云云體驗當中,最歎為觀止的要數洞里薩湖之旅。你會登上高棉小船,在一小時的船程中,穿越一大片紅樹林和茂密叢林,途經逐水而建的一座座水上村落,然後到達經修復的四所水上樓房。院落前是一個浮台,擺放了豆袋梳化和香檳,壯闊的日落景致一望無際;這一切都是Teyssier最匪夷所思的主意之一,而我們正在這裡與湖上旅館的主人Khunh Siengly碰面。Siengly是暹粒人,亦是重建工作的監督之一,他表示:「這些房屋其實是從那邊的村莊搬來,是貨真價實的傳統民房,不過日久失修。我們花了近四個月把它們逐一重建,將室內全面翻新,並添上全新竹簷。酒店搬遷後,我們會將房舍交還屋主,讓他們擁有漂亮的新居。」

在這裡,黑夜特別漫長,也令人感到孤獨,夜空與湖上景色融為一體,就跟我們沿途經過的水上村莊時所看到的風景一樣。後來,Teyssier與我同遊吳哥窟旅客較少的塔內寺和斑黛喀蒂寺時道:
「我營運酒店的理念,就是像遊湖時真實的地道經歷。我希望賓客前來,領略我在不同地方開創的小天地。我想向賓客高呼『我來到薩蘭托、柬埔寨或巴西了,我會在此逗留數月,歡迎你來找我』。」

Mike Pickles

說到底,700’000 heures不僅是全球首間漂流酒店,更是Teyssier向所有人發出同遊世界的邀請。他以一貫充滿哲理的話作結:「我們才剛剛起步,所以我無法證實這理念能否成功實踐。成功與失敗的機會參半,但我們儘管拭目以待。」

如何在700’000 heures酒店歡度時光

由即日起至4月13日,700’000 heures酒店的大本營設於暹粒。暹粒站的推介行程共七天六夜,由暹粒出發,經洞里薩湖抵達馬德望。收費已包括一切食宿、活動、行程及交通費用。

700’000 heures酒店的下一站將前往巴西Lençois國家公園,體驗沙丘與鹹水湖相間的獨特地貌(2019年6月15日至11月3日),接著移師至斯里蘭卡(2019年12月15日至待定日期),以及日本(日期待定)。

如欲入住700’000 heures酒店,必須成為會員或經指定旅行社訂房,Jacada Travel便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