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和户外

在完美的海島上度過完美一天的10種事物

時值盛夏,我們都夢想到完美的地中海島嶼上度假。BILL KNOTT於島上游泳、觀光、閱讀和大快朵頤,還品嚐無數美酒,享受了豪華而逸樂的一天

古希臘的殖民地錫巴里斯位於意大利呈靴型的版圖南部,當地極其富庶並奉行享樂主義,卻因此而招致鄰邦的嫉妒,於公元前510年被敵人夷為平地;當地居民為了將葡萄酒由葡萄園運送至海濱酒窖而建造的運河,亦於戰爭中被鮮血染成一片紅色。一代浮華盛世,從此灰飛煙滅。其後數百年間,昔日倖存者的後人嘗試於別處重建錫巴里斯,可惜終歸徒勞無功。

然而這個地名卻在語言裡永垂不朽,源自錫巴里斯的英文字「sybaritic」,成為只為享受旅行本身的樂趣而旅行和追求奢華逸樂的同義詞,因為錫巴里斯國民會將一天的馬車之旅延長至三天,純粹為了享受箇中樂趣。

Mediterranean
Fabdrone/iStock by Getty Images

那麼,假如我們今天能重建一個全新的錫巴里斯,會是一種怎樣的光景?以下是重建的辦法。首先,我們將它重塑成完美的地中海島嶼,以免不喜歡熱鬧派對的鄰居前來掃興。這裡將會是個烏托邦,地中海諸島所有最令人心曠神怡的特色:陽光、碧波與海灘,還有美酒佳餚和豐富精采的文化,都會集中在這個人間天堂。也許這是個不切實際的空想,但天馬行空的想像,也是一種帶有錫巴里斯色彩的奢侈行為。

1. 不坐汽車騎騾子

我心目中的新錫巴里斯是個集百家之精華於一身的人間樂園,裡面各種美好的事物來自十數個我曾遊歷過的地中海島嶼。這個樂園的面積大得可以容納讓葡萄樹繁茂生長的火山地帶,同時又小得可讓人輕鬆地遊遍;就跟希臘的Hydra島一樣,那裡沒有汽車,只有數頭騾子幫助遊人運送行李。

2. 鐵路與橘園

Magdanatka / Shutterstock

不過,島上卻設有由海灘前往新錫巴里斯城的鐵路。我們將借鑑來往西班牙馬略卡島的帕爾馬和Soller的三呎軌距Ferrocarril de Sóller列車,這條鐵路有「橘子快車」之稱,由於途經多處柑橘園而得名。我這條鐵路沿途也要經過柑橘園。

3. 豐富的早餐

Mediterranean

馬略卡島供應的早餐,並非只有鮮榨橙汁那麼單調。我喜歡來一件捲成螺旋形狀、外皮烤得酥脆、散發酵母與豬油香氣的ensaïmada麵包,上面鋪滿軟嫩而香辣的鮮紅色sobrassada香腸,這種香腸是馬略卡的名物。除此之外,還有prisuttu和capicollu火腿,用野外生活的家豬和野豬混種而成的科西嘉豬肉製成。為了讓自己精神抖擻,我挑選了一些以火山泥土栽種、最上好的西西里番茄,草草調製了一杯美味的Bloody Mary雞尾酒,小酌過後就前往海灘去。

4. 豪華海灘小屋

Mediterranean
Mrkit99 / iStock by Getty Images

準確一點說,這個海灘名為S’Abba Druche,位於意大利薩丁尼亞島西岸,是一片長200米的細沙海灘,那裡的海水極其清澈,我可以看見魚兒在石隙間暢泳。在水裡悠閒地游了一陣之後,我就前往豪華的海灘小屋休息。小屋是從希臘Mykonos島的Nammos Beach海灘移植過來的,裡面設有淺水小泳池和音響系統,最教人高興的,是有一張舒適無比的躺椅。

沙灘小屋裡還有不少美味小食,好讓我在午餐前打發時間,包括來自塞浦路斯、上面灑滿芫荽籽的香脆綠橄欖;來自希臘薩摩斯島的鹽焗杏仁;一碗以大麥脆餅、菲達芝士、熟透的番茄和野生墨角蘭製成的克里特島式dakos沙律,還有西西里北部埃奧利群島中薩利納島上DaAlfredo餐室的開心果granita意式沙冰。

5. 山頂上的古蹟

Mediterranean

以小食補充體力之後,我乘搭火車前往錫巴里斯的舊城區,並於中途停下,走上希臘埃伊納島的山頂,觀賞Temple of Aphaia神廟宏偉的樑柱和三角楣飾,這幢神廟正是在昔日錫巴里斯被摧毀的時候建成的,是英國浪漫主義畫家JMW Turner等人喜愛入畫的題材。

6. 舊城區

抵達舊城後,我在城中洋溢西西里島巴洛克建築風格的華麗鐘樓和陽台之間蹓躂,來到一家二手書店內,打算找幾本書來消磨下午的時光。我挑選了Gerald Durrell以科孚島為背景的《My Family And Other Animals》(他的兄長Lawrence的作品過於厚重,不適合攜帶到海灘上閱讀),以及幾本Andrea Camilleri的Inspector Montalbano偵探系列作品和Tomasi di Lampedusa的精采小說《The Leopard》,這兩本書都是以西西里島為背景。

Mediterranean
Imagesef / Shutterstock

7. 海鮮、沙律、意粉與葡萄酒

Mediterranean

我騎著騾子慢悠悠地前行,來到Hydra島主要港口附近的Ostria餐廳,在高朋滿座的小陽台上享用午餐,身兼漁夫與廚師的Stathis與太太兼餐廳東主Tassoula已為我準備了閃耀新鮮光澤的八爪魚沙律。Tassoula更神奇地為我端來西西里島Caltagirone鎮上Ristorante Coria餐廳的琵琶蝦意粉;還有由克羅地亞Korcula島上KonobaMate餐廳炮製、以ricotta芝士和野菜做的意式團子gnudi;以及來自Mykonos島Kazurma餐廳的菲達芝士與羅勒烤茄子。至於用來配搭這些佳餚的美酒,我挑了一瓶冰凍的希臘聖托里尼島Gaia釀酒廠出品的Wild Ferment Assyrtiko葡萄酒。

8. 雞尾酒

Mediterranean
Michael Amme/laif/IC

我返回我的海灘小屋,屋內正播放著蕭邦輕快的前奏曲,這些樂曲於1830年代後期在馬略卡寫成,完全聽不出他與法國女作家喬治桑及她兩個孩子在該島上熬過嚴冬的苦況。我用梅諾卡島上以蒸餾葡萄酒而非小麥釀製的Xoriguer氈酒和FeverTree的地中海湯力水,為自己調製了一杯雞尾酒,再綴以一片檸檬(從火車車窗外新鮮採摘),然後倚在躺椅上,以Durrell、Camilleri和di Lampedusa的大作相伴,消磨下午的時光。

9. 美酒與佳餚

我讀到小說中Montalbano督察的管家Adelina炮製意大利炸釀飯團arancini時,再度感到饑腸轆轆。於是在散步過後,登上我的經典Riva Tritone快艇展開短途航程,前往另一個小海灣,走進以Korcula島Lešić Dimitri Palace酒店為設計藍本的華麗陽台上。接著,我點了當地常飲的餐前酒:一杯由Bire釀酒廠釀製的冰凍grk(世上唯一名字裡沒有元音的葡萄品種)白酒。

晚餐我吃得很簡單,菜式包括美味的扁意粉配鯷魚油和杏仁,以及幾塊香脆薄餅,兩者均來自伊比薩島的It Restaurant餐廳;還有卡普里島Caesar Augustus酒店的地中海鰤魚配cime di rapa(西蘭花);再來Lešić Dimitri酒店自家炮製的生紅蝦,蝦頭以意式酥炸海鮮的烹調方式炸過;以及我曾於克里特島參加的婚宴上嚐過的原隻烤山羊(可惜沒有人在旁邊鳴放賀喜禮炮)。

葡萄酒則有Franchetti釀酒廠出品的passorosso,採用於埃特納火山的山坡上栽種的nerello mascalese葡萄釀製,口感鮮明純粹;還有以馬略卡島一個舊牧牛場裡栽種的callet葡萄釀製的ànnegra,洋溢馥郁果香;以及加入蜜糖而質感黏稠的Nectar1980,這款產自Samos島的麝香葡萄酒芬芳四溢,最適合配以包裹ricotta芝士和蜜餞水果的香脆西西里奶油卷餅。

10. 在悠揚樂聲中入眠

Mediterranean
JannHuizenga / iStock by Getty Images

飲飽食醉之後,又到上床休息的時間。Smyndirides也許是錫巴里斯裡最窮奢極侈的人,相傳他即使躺在鋪滿玫瑰花瓣的床舖上,也會令他身上長水泡。不過,我在縱情享樂的一天之後,即使是普通床褥上也能令我酣睡,如果於睡前有一杯克里特島的tsikoudia(一款香氣馥郁的grappa白蘭地,又名raki)下肚,我會睡得更香。我在新錫巴里斯打算下榻的酒店倣效薩利納島瑰麗非凡的Signum酒店建成;伴我入眠的,是加拿大唱作人Leonard Cohen在Hydra島上撰寫的歌曲。隨著月亮升至對岸的Stromboli島上空,映照著島上火山口繚繞的淡淡煙霧時,令我想起加拿大唱作人Joni Mitchell以克里特島為背景的歌曲《Carey》所描述的「Matala的月色」。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擾亂我的美夢,更沒有任何人能夠入侵我的夢幻島嶼。

Mediterranean

如何前往這個地方?

很可惜,答案是沒法前往,因為這個地方純屬子虛烏有。不過你可飛往巴塞羅那(由此前往西班牙Baleriac群島)、羅馬和米蘭(由此前往意大利和克羅地亞諸島),並且途經其他地區前往希臘,在不同地方享受新錫巴里斯的各種樂趣。

國泰航空飛往多個前往地中海均十分方便的城市,包括巴塞羅那、羅馬及米蘭。
詳情請瀏覽 cathaypacific.com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