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

颶風來襲時

五年來最強颱風即將襲港,有數十班航班預計於颱風抵港時降落。你會怎樣應對?PHIL HEARD在國泰航空的機場運作中心度過緊張的24小時。

8月22日星期二:天鴿逼近

在國泰航空的總部,綜合運作中心的屏幕上顯示了紅、紫、綠三種顏色。此時颱風天鴿正越過南中國海,直撲香港。
正在監察屏幕的工作人員只有約24小時作準備。

Typhoon Hato in Hong Kong

上午9時30分:

航務總經理MarkHoey主持綜合運作中心的第一次會議。與會的工作人員包括機場各團隊、負責機組編更值勤的職員,以及工程、航務、社交媒體及通訊等部門的同事。
眾人意見一致,決定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的班機於翌日上午7時至下午5時全部暫停在香港起飛或降落。

現在雖是颱風季節,但香港甚少遭受強烈颱風正面吹襲,因此本地人亦已習慣經常虛驚一場。Hoey的團隊卻剛剛作了一個重大、可能造成混亂而且代價高昂的決定。

他說:「可能確是如此,可是,我們不會只根據一個天氣預報下決定,而是參考多個應用程式和電腦程式,包括美國海軍、香港政府及其他氣象機構等。大多數氣象報告預測天鴿會吹襲香港南部,另有兩個預測則認為颱風會吹襲香港以北地區。對我來說,這表示我們除了暫停運作之外,別無選擇。」

沒有任何法例規定國泰航空不得在颱風期間飛行,只要在安全的情況下,國泰航空亦會照常飛行。但是當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生效時,政府會勸諭市民回家,公共交通工具也會陸續停駛。十號颶風信號生效時,機場的工作人員不得在室外工作,連機場快綫也會停駛。Hoey補充說:「只要風向正確並且在我們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就算碰到八號風球,也能運作順暢良好。但這次似乎非同小可。」

網上已經宣佈了翌日取消航班的消息,社交媒體團隊也透過各種渠道發放消息,通知乘客可免費更改機票日期。

外面還是非常悶熱,但已實施飛行管制。現在每小時只限20架飛機起飛和降落,當務之急是讓長途班機在風暴最惡劣的情況發生之前抵達香港。但夜間在歐洲起飛的班機如何呢?這些飛機必須等到下午天鴿離開一段時間後才能降落,目前大家都迫切想知道何時才是安全降落的時間。
Hoey說:「我們不會取消這些航班。如果沒有航機抵達香港,就沒有離開香港的航機。」

若要在夜間起飛,就會受到當地的噪音管制影響。Hoey的航線運作團隊正在打電話給世界各地機場的管理人員,希望可以延後起飛的時間,或者獲得在噪音管制實施後起飛的特別許可。

下午4時30分:

即使貴為行政總裁,行程也不能倖免被打亂了。我們的行政總裁何杲在法國,正準備返港,他的班機延遲了九個小時。

8月23日星期三:天鴿登陸

上午5時15分:

MarkHoey和他的團隊重返綜合運作中心。他望著窗外說:「跟我們昨天離開時差不多。」

天氣依然悶熱,但昨天的決定正確,風力比原本的預測還要強,時速超過160公里的強風快將吹至。

颱風預計中午時分最接近香港,到了下午將會轉吹東南風。壞消息是側風和亂流將會通過大嶼山山脈,途經機場從南中國海離開。

Typhoon Hato in Hong Kong

上午5時30分:

Hoey擔心這樣可能會令抵港班機再延誤多一小時。航線運作經理James Toye比較沉著,他說:「我們很難在18個小時之前做出正確的決定。我認為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屏幕上,追蹤颱風的位置,最後四架飛機正盡力趕在颱風來臨前抵港。

上午5時40分:

法蘭克福嚴格遵守噪音管制,因此令香港擔心了一整天:由於班機應該在下午3時30分抵達,比Hoey安排的重新開始運作時間還要早一個半小時。不過機上有足夠的燃料,如果颱風天鴿的尾巴掃過時過於強烈,航機可以在空中盤旋或改道前往其他機場。Hoey說:「目前風雨的走勢極難預料。」

上午6時12分:

來自德國的航機安全降落,但並非來自法蘭克福,而是在杜塞爾多夫起飛的CX376班機,這是在天鴿襲港前抵達的最後一班國泰航空班機。
Hoey說:「現在無事可做,所有運作都已經停止,我們只能開始擔心今晚出現的混亂局面,還有法蘭克福的班機。」

上午9時10分:

機場外面風雨交加。2012年迄今的第一個十號颶風信號已經生效。燃料團隊為停泊的飛機添加數以噸計的燃料,以加重機身重量。在機場室外工作的人員都必須進入室內,所有香港市民也要待在室內,在窗戶貼上膠帶、將拖把和水桶準備好。

上午9時30分:

眾人在綜合運作中心舉行會議。機場的情況十分糟糕。約有1,200名乘客滯留機場,大部分無法轉搭其他航班,這將是漫長而吵鬧的一天。

上午10時:

大家仍然在擔心法蘭克福的班機。Hoey說:「如果航機改飛別處,我們今晚就要設法多找一架可供使用的長途航機,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如何讓班機順利飛抵香港,並將對原定計劃的影響減至最低。這是一個難題。」
「至於意料之外的延誤,例如在惡劣天氣的情況下裝載行李及飲食等問題,將會陸續出現。」

上午10時33分:

一架荷蘭皇家航空的波音747飛機降落在香港國際機場,差不多就在風眼的中心。強風沿著跑道而吹,由於風勢過於強勁,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一架航機取消降落,改飛別處。大嶼山錄得的最高風速達到時速172公里。

Typhoon Hato in Hong Kong

下午2時30分:

十號風球落下,改掛八號風球。綜合運作中心再次召開會議。Hoey報告說:「我們幾乎達到運作的上限。」從法蘭克福起飛的CX288班機預計不到一小時內將會抵港。機長向綜合運作中心報告眾人熱切期待的抵港時間,以便工作人員將消息轉達給下一班抵港航班。

下午3時10分:

CX288和一架全日空班機幾乎同時抵達,且看哪一班可率先測試香港機場跑道經歷颱風之後的情況。

下午3時24分:

CX288首先降落。駕駛艙報告跑道上的側風約20海里(時速37公里),這是個考驗,但尚在可承受上限之內。好消息很快傳開,隨即啟動經過重新安排的飛行計劃。

下午7時30分:

綜合運作中心舉行當天最後一次會議。現場瀰漫如釋重負的氣氛。Hoey感謝所有在惡劣天氣下工作、圓滿達成任務的團隊和機組人員。

他總結說:「明天我們可以回復正常運作。」颱風襲港期間,雖然香港國際機場所有航空公司被取消的航班數以百計,但是國泰只有數班航機需要改道。市區的居民走出家門,見到街上盡是被風吹倒的樹木和被水淹浸的街道。至於綜合運作中心的屏幕上則一片清爽,再也見不到那些顏色了。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