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伴同遊

跟大溪地導航員圖帕伊亞一起尋找新大陸

今年是庫克船長登陸新西蘭250周年,Charlotte Haddon與引領他尋找新大陸、備受景仰的大溪地導航員圖帕伊亞同行

圖帕伊亞站在帆船奮進號的甲板上,伸手指向逐漸消失在海平線的夕陽。他想趁著導航的群星在夜幕中出現之前,憑藉太陽的方向確認船隻的位置。他向庫克船長報告:方向正確,船隻正朝著尋找世界最南端的可居住陸地前進。

圖帕伊亞約於1725年在社會群島的賴阿特阿島出生,自幼已經顯露不凡的天賦技能。他被選中在島上東南一隅、玻里尼西亞最神聖的會堂Taputapuatea Marae受訓,成為觀星導航者。他被奉為祭司tahua,與受人尊敬的祭司、戰士、音樂家、藝術家和探路者的團體’Arioi一起接受訓練,學成後前往大溪地。

Credit: ©The British Library Board

1769年7月,庫克船長和奮進號的船員抵達大溪地,在這裡紮營觀測每243年一遇的金星凌日現象。在此期間,船上的植物學家Joseph Banks與圖帕伊亞成為朋友。圖帕伊亞也與船上的畫家消磨時光。他滿懷興趣體驗新的藝術形式,並迅速掌握了水彩繪畫的技巧,以畫筆描繪他和歐洲人的相遇及未來的探險經歷。

奮進號離開大溪地時,圖帕伊亞獲邀同行。奮進號的船員身負重任,尋找「傳說中的南方大陸」,圖帕伊亞證明了他在這項任務的重要價值。首先,他懂得逾100個南太平洋島嶼,包括他成長的社會群島,以及南方群島、庫克群島、薩摩亞、湯加、托克勞和斐濟等地,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安全抵達各島的航線;憑著這些知識,他協助庫克船長在地圖上標示出這些航線。

Credit: CampPhoto

雖然未曾到過南方大陸,但他卻借助祖先的集體回憶作出了貢獻。他的祖先在幾個世紀前划著雙體帆船獨木舟移居當地,透過故事、歌曲和紋身將這些知識世代傳承下去。他們全憑觀察和記憶星星、月亮、太陽、海浪、水流和野外生態,一點一滴累積知識,對覆蓋地球表面三分之一的太平洋島嶼瞭如指掌。在1769年10月,圖帕伊亞成功帶領奮進號抵達當地人稱為奧特亞羅瓦的新西蘭。

由於同樣出身於太平洋文化,圖帕伊亞有能力翻譯新大陸的語言和習俗,使他成為船員與當地原居民毛利人之間的重要溝通橋樑。毛利人很快就看出圖帕伊亞在靈性方面的天賦,把他奉為上賓,反觀毛利人和奮進號船員的關係卻令人憂慮,有時甚至爆發致命的衝突。如果沒有圖帕伊亞和他的外交技巧,庫克和他的船員極可能命喪異鄉。

在新西蘭六個月之後,奮進號航行至澳洲悉尼的植物學灣,但圖帕伊亞發現自己與這裡的原居民無法溝通,彼此的語言沒有共通之處。此時他患上壞血病,當船隻於1770年10月抵達巴達維亞(荷屬東印度的首府,現稱雅加達)時,他因病情惡化而離世。庫克船長於1773年回到新西蘭,當毛利人聽到圖帕伊亞已死的噩耗時,他們對失去這位聰明機智的探路者深表哀悼,並將他的傳奇故事流傳給後代。

Credit: Charlotte Haddon

向歷史致敬

今年,新西蘭推出名為「Tuia – Encounters 250」的全國活動,紀念毛利人與歐洲人在1769至1770年間首次在陸地上相遇的事跡,並歌頌圖帕伊亞和其他早期探索太平洋的航行先驅。

Credit: Tahiti Voyaging Society

其中最主要的活動是從10月展開為期三個月的「Tuia 250 Voyage」(你可使用Tuia 250 Tracker追蹤船隻的航行進度),由兩艘來自新西蘭的遠航獨木舟、三艘來自澳洲的高桅橫帆船(其中一艘是奮進號復刻版),以及一艘來自大溪地的雙體帆船獨木舟Fa’afaite號組成的船隊,在活動期間於新西蘭海岸航行。當船隻抵達各港口時,船員會向參觀的群眾講解太平洋、毛利和歐洲的航海及導航傳統。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