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和文化

大館藝術展覽:百面藝術家

參與大館開幕展覽的藝術家「飛天豬」, 為本月的《絲路》雜誌繪畫封面;她向ANSHEL MA透露其創作之路

黃詠珊藝名「飛天豬」,是首位於翻新後的中環大館古蹟及藝術館舉辦展覽的藝術家。

她的「大館一百面導賞團」展覽帶領來賓走過由100個故事組成的旅程,從過去兩年跟區內「街坊」接觸的點滴,側寫這個懷舊社區的歷史和生活面貌。

她跟《絲路》副總編輯Anshel Ma對話,解構她的展覽、與大館的淵源,以及由她為《絲路》2018年7月號創作的封面。

是什麼啟發妳這期的封面設計?

我以大館為構圖中心,並將其置於一個縮小的中環。 我跟大館合作舉辦「大館一百面導賞團」開幕展覽,並同時出版了《大館時代曲》;雜誌封面上的角色基本上都是從書中移植過來,使書中各個場景重現眼前。

大館怎麼找上妳?

應該是兩年前吧。我之前曾以類同的手法,以油麻地為題創作過100幅人像。我以文字記錄跟繪畫對象會面的過程,再將畫好的肖像畫送予他們。大館的古蹟團隊向我提出相近的理念,並已透過長春社接觸了100位居住在中區的街坊,邀請我為街坊們繪畫肖像。

發現更多 

你如何創作這個展覽?

這個展覽向來賓進一步解構每個畫中人的故事,例如你會看到某家店舖擺放的物品或趣聞軼事。在長春社悉心安排下,我為受訪者逐一素描畫像,造就了這個展覽的契機。在創作過程中,我跟這些街坊閒聊的時間比繪畫還多;到最後,我跟他們可說是相當熟稔了。

這次展覽跟《大館時代曲》一書有何不同?

展覽是我跟一家設計室合作的成果,但書卻是我的個人作品,而風格亦類似漫畫。我並不想以寫實手法繪畫100幅肖像,所以我從他們的共通之處著手,譬如他們都有曾窺看囚犯在操場打球的回憶(大館的一部分曾經是監獄),然後在100位街坊當中挑出最獨特的八位加以創作,當中有小販、小孩、更生人士,當然也有警察。

你如何形容你的風格?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因此很多創作靈感都來自身邊的小事物。我的畫作就如香港的街景般「擠擁」;而熱衷與不同的社區對話,也造就了我的藝術創作生涯。

成為藝術家是否你一向的志願?

我小時候已熱愛繪畫和素描,但由於父母擔憂我的生計,我唯有修讀動畫。後來我發覺我對繪畫依然念念不忘,所以我將學到的動畫技巧融入作品中,創造個人風格。

你認為大館重新開幕,是否標誌著香港的藝術風氣日趨盛行?

我認為自巴塞爾藝術展於香港舉辦展會後,本土藝術家現在有更多的渠道和空間可以一展所長;加上M+也即將開幕,本土藝術家將有更多曝光機會。

你的風格經歷過什麼轉變?

我以往的風格大多比較個人,以自我探索為主;現時我卻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與社會密不可分,尤其香港經歷過數次學生運動之後,我對身處的社群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此我想用作品向大眾闡明:新聞報導中的香港是片面的,這個城市其實有許多不同的面貌。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