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亞

海南歷奇之旅:衝浪,高爾夫,單車

三亞早已成為中國的海灘度假勝地,但現在更將成為追求動感刺激的旅遊熱點。撰文:MARK JONES,圖片:TIM GERARD BARKER

下午1:15︰來到三亞清水灣的雅居樂萊佛士酒店登記入住。

下午1:47︰前往海灘。南中國海的海浪懶洋洋地拍打著我雙腳,幾位來曬日光浴的泳客在淺水處載浮載沉。艷陽高掛,海風輕拂,婆羅洲與我之間可謂相隔了一個數千公里闊的璀璨藍海。這真是個永恆不變的世外桃源,我願意一直長留於此。

下午1:59︰我悶了。

下午2:06︰我對這個海灘生厭了。 有說小孩子的專注力極低。他們搞錯了對吧?孩童時我可是能在海灘玩上一整天呢!就算是少年時,我也喜歡花數小時躺在太陽椅上享受日光浴。不過現在,我確實很想離開這裡,找—點—事—做!

旅遊業一定是看準我這種常常瞎忙的人其實充滿商機,所以都在提倡那些「活動 + 體驗」假期,而非以往的「飛航 + 憩息」假期精選。

體驗假期是一門大生意。假如你是荷李活大亨,或是倫敦對沖基金鉅子,海灘度假哪裡配得上你?只有在假期中與大魚搏鬥、游繩降落火山,或是在亞馬遜森林尋找失落的歷史古城,才能令你度假完畢回到辦公室時贏盡面子吧。儘管我的目標沒有那麼偉大,

但我仍想找點事做!那海南島能否滿足我呢?

China Sanya Adventure

這問題其實很有趣。海南島的旅遊業完全建基於三個「F」及三個「R」之上:三個「F」是指飛機(flying)、盡情休憩(flopping)及家庭樂(families),而三個「R」則指休息(rest)、放鬆(relaxation)及度假酒店(resort)。那這裡又如何能讓一個極想逃離這片優美風景、不安於室的浪子盡情向外探索呢?

首先,他們將我送到衝浪學校。

我們駕車到日月灣的衝浪俱樂部。這裡不但有水泥地、凹凸不平的磚牆、啤酒樽、舊汽車坐椅及在太陽下暴曬的舊潛水衣,還有一群膚色黝黑、髮色被海水泡得發白、渾身曬得通紅的衝浪狂迷。這裡就是海南島,是個新潮前衛的地方,可沒太多人會用這詞語來形容海南島。

中國沒什麼衝浪文化可言,就算擁有,大致上就如你在這海灘所見。這裡已經辦過好幾次國際衝浪賽事,而衝浪俱樂部的營運者都是衝浪狂熱分子,更不時會為村裡的小孩提供免費課程。我的衝浪技術是沒救的了,但當我在水裡看著(以及躲避著)在巨浪中猶如活力過人的海豹般穿梭的小孩時,已讓我感到渾身是勁。我接著認識了25歲的湖南人Ivy。她擁有市場推廣學位,一年前決定於此落腳,更成為一名衝浪導師。到達海南之前,她幾乎沒有去過沙灘,更遑論碰過衝浪板了;所以不妨給衝浪一點時間吧。

翌日我則以別的方式沉浸在水中。我不再站於俱樂部粗糙的沙礫上,反而在清水灣遊艇會的光滑雲石地面上滑行。除了部分以馬賽克砌成的指示和重要藝術作品之外,整個地方都是以雲石建成。

但遊艇會的新加坡籍創辦人陳志達的目標,跟那些衝浪好手其實沒有什麼大不同;大家都不外乎想請遊客(中國人佔多數)從海灘移玉步到水裡/水上去吧。

陳志達接著邀請了我們登上他的豪華遊艇。我們先將船頭調向蜈支洲,左右兩邊都能飽覽萊佛士酒店的海灘。起初沒什麼特別,但後來他卻著我嘗試駕駛遊艇,讓我緊張起來,畢竟我正驅動著一艘價值百萬的遊艇呢!

陳志達認為身處水上非為捕魚謀生,而只是為乘坐遊艇玩樂,這樣的概念在亞洲依然相當陌生。當我們駛回港口,經過空盪盪的船泊區及空無一人的住宅大樓時,我終於明白他的意思了。如果這裡是奧克蘭、法國蔚藍海岸、美國佛羅里達州甚至是香港,這片水域早就被白色船身的遊艇和一身健康膚色的尋樂者佔據了吧。

給遊艇一點時間吧。

China Sanya Adventure
China Sanya Adventure

至於高爾夫球,倒已在中國發展了一段時間,但近來亦似乎面臨不少挑戰。經過高球熱潮和那些倉卒建成的球場過後,這個極為資本主義的運動面臨了官方的猛烈抨擊。話雖如此,高爾夫球仍是海南島旅遊業的核心。這裡的球場較一般的寧靜,尤其海南清水灣高爾夫球會更是環境清幽。球場壯麗遼闊,經悉心打理,由棘手的沙坑和怡人又難以應付的果嶺組成。別誤會,我可不是有什麼不滿,反正整個球場全由我和球僮Yang Caiyi獨享。

21歲的Yang Caiyi身形嬌小,來自附近的小鎮,頭上頂著一個類似防撞頭盔面罩的裝備。她和Ivy一樣,學習能力都強,只花一年時間便學會了這運動。現在她的工作主要是:每當看到像我一樣的固執中年人在找五號鐵桿時,便從旁提醒三號木桿比較適合。(她亦當然沒錯了。)

接著,我們為了解一下島上的文化和風景,便朝三亞北面的山嶽而上。

我走進熱帶雨林,順道探訪了當地的黎村原住民。我這樣說,大家聽起來可能會以為我踏上了一場充滿挑戰的探險旅程,並於森林的空地發現了千百年來始終如一的傳統生活模式。

但事實並非如此。

China Sanya Adventure
China Sanya Adventure

當你進入呀諾達雨林文化旅遊區,迎面而來的是一群年輕人揮動著旗幟列隊歡迎。在旅程的首段,大家唯一能看到的綠色景致,就只有呈洞穴狀的入口的上色樹枝和塑膠葉子罷了。即使你已入閘,並乘坐旅遊巴士往山上進發,也不用奢望自己能夠在森林獨處。因為這裡到處都是一間間油漆明亮的小攤檔,售賣著風扇、帽子和自拍桿。除此之外,還有大型塑膠卡通人物、吊索設施,以及一股濃濃的主題公園氣息。如果你是專程來觀賞樹木的話,這裡的環境恐怕會令你大出意外。

我們對現代黎家村的真實面貌極有興趣,於是第二天便離開了公路,小心翼翼地駛往離呀諾達以北兩小時的地方,經過稻田和山上的顛簸小路,向村落進發。

這裡是五指山市市郊的五指山,而我們跟越野單車公司唯樂單車假日的創辦人Frank Yi碰面。 離開柏油路後,我們發現這裡到處盡是泥濘及佈滿碎石的山路。

不信的話,我有水蛭的咬痕可作證明呢! Frank目前專為工作沉重的高層服務,讓他們在崎嶇小路和泥徑上盡情馳騁,釋放內心疲憊,同時希望鄉民也能領略單車探險之樂。給越野單車一點時間吧。

我們終於來到了真正的黎家村,感覺的確比文化旅遊區實在多了。這裡不但有提著塑膠桶的老婦、水泥牆、波浪形鐵屋頂、安坐舊桌球檯上的男孩外,還有無數雞隻!

最後,我們驅車返回三亞,登上鹿回頭公園,眺賞海港上充滿未來感的建築射出的耀目燈光。我在大東海音樂酒吧狂灌澳洲啤酒後,好好地睡上了一覺。我當初要找點事做,總算如願了。

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三亞的航班,每周有四班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