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Supper Moment: 新一代的香港聲音

Supper Moment已成為香港最強勢的樂隊,他們現正密鑼緊鼓籌備現場演出。撰文:Mark Tjhung,攝影:Eddie Li.

自1990年代初Beyond稱霸後,香港一直期盼著下一支優秀的搖滾樂隊出現。過往曾挑戰這個寶座有偏向商業流行樂的Mister、具潛質的Rubberband,以及獨立音樂奇才My Little Airport和觸執毛,很可惜沒有一支樂隊能夠如同影響深遠的Beyond四子般,成功在音樂和文化方面捕捉時代精神,攻陷主流市場。

然而,近年才嶄露頭角的Supper Moment卻堪稱Beyond的傳人。自從於2010年推出首張迷你專輯開始,樂隊四子陳仕燊、陳鴻達、張祖光和梁燿鵬就在不同層面上與香港人產生了共鳴。

樂隊的名字是要頌揚分享一頓晚餐的小確幸,而他們的音樂則從木結他原音演變成更重型的熱血搖滾,而其最新歌曲的電音效果,更在流行樂和搖滾樂之間覓得理想的平衡。不過,能夠令他們從但求歌曲琅琅上口的廣東搖滾樂手,提升至深具文化影響力的樂隊,也許得歸功於其生活態度,以及其音樂裡傳達的信息。

我們在觀塘某棟悶熱的工業大廈裡聊天時,陳仕燊表示:「我們希望藉著音樂啟迪人心,為他們帶來歡樂之餘,更可當他們難過時能夠盡情釋放悲傷情緒。」陳鴻達補充:「很多人認為我們的音樂純屬鼓勵性質,但事實並不止於此;我們希望聽眾也能夠從不同角度理解和思考事情。」

緊貼現實的歌曲主題和積極的態度,為樂隊贏得一代之聲的美名,而這個榮譽仍然令四子感到受寵若驚。陳仕燊說:「我們從沒想像過樂隊能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但我認為大眾與我們產生共鳴,是當中的主要原因。樂隊一直以來都是靠自己奮力求存和追求成功,雖然聽起來很老套,但那份決心和適應能力正是香港人發揮的『獅子山精神』,而我們只希望能夠繼續堅持一直以來的作風。」

這份打不死的精神,在過去15個月以來樂隊經歷創傷期間一直發揮作用。去年,在香港音樂界備受愛戴的樂隊經理人陳至仁(Gary)遽然長逝;他一手發掘Supper Moment出道,對四子而言他儼如良師慈父。

陳仕燊表示:「那時候大家都茫然不知所措。我們痛失Gary在旁指導,只好嘗試記住他給我們的閱歷、曾經交談過的事和諄諄教誨。每晚我回家時,仍然會仰望天空,與他分享當天發生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想念他。」

樂隊在陳氏離世後首支發表的歌曲《說再見了吧》,是為了向故人致敬而特意改編的作品。陳鴻達說:「其實這首歌最初並非與Gary有關;歌曲的創作背景是關於一群出席派對的男士本來打算互訴心聲,最後卻縱情飲食,樂在其中。但Gary離世後,我們將歌詞改寫,反映生活是一場盛大的派對。」

幸而,四子沒有浸淫在哀傷中而裹足不前。自陳氏離世後,他們著手籌備多個樂隊歷來最大型的企劃,並在倫敦舉行過兩場表演,縱然在當地並非家傳戶曉的一線樂隊,門票也被搶購一空。張祖光表示:「起初我們以為大概只有50名聽眾出席。」樂隊也曾經在台灣開辦演唱會,並且在日本參與一個尚未公開的神秘企劃。此外,他們也正籌備推出模擬現場演唱氣氛的全新專輯。陳鴻達指出:「我們希望探索自身潛能,並且思考樂隊在現場演出作出什麼新嘗試。人們提到現場演唱時,往往認為氣氛需要充滿歡樂和活力,但我們覺得現場演唱需要具備高低跌宕,既有非常高亢激昂的時候,也有較平靜的環節。」

在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裡,Supper Moment也許會率先披露新專輯的點滴。樂隊六年前亦曾踏足這個城中最大型音樂與藝術節的舞台,而這次更以香港首席代表的身分強勢重臨,這會是樂隊最矚目的其中一個表演。

陳仕燊表示:「我們很高興能夠在今年的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演出。這次我們計劃帶上整支技術團隊,包括主理LED屏幕效果的平面設計師、音響師、燈光團隊和混音師,希望為大家呈獻最具Supper Moment風格的現場表演。」

Supper Moment於11月19日參與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踏上Harbour Flap Stage主舞台演出。歡迎在機上收聽Supper Moment的迷你專輯《The Moment》(請參閱第96頁),以及觀看《Music Café 2017:Supper Moment》節目。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