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孟買爵士樂浪潮捲土重來

早在爵士樂席捲波李活影壇之前,已在裝飾藝術建築林立的印度孟買響徹雲霄。如今,它回歸Thirsty City 127等表演場地的懷抱

孟買作為印度的金融中心和全球最龐大的夢工場之鄉,形象深入民心。然而,悶熱的天氣,加上華美的紗麗和樹影婆娑的街道,令這裡的空氣彷彿飄盪著悠揚的爵士樂韻。

時維1935年9月,天氣乾爽怡人,一位來自明尼蘇達州的非裔美國人身穿亞麻布西裝,提著小提琴盒下船。他名叫Leon Abbey,是位爵士樂手,同行的還有幾位樂隊成員。他們一行人前往當時是孟買文化重鎮的Colaba,應Taj Mahal Palace Hotel的邀請下榻於酒店中,為賓客獻技,成為孟買首支全由黑人組成的爵士樂隊。

當時的孟買已從大蕭條中復元過來,靈感源自裝飾藝術風格興建的劇院、寫字樓和酒店多如雨後春筍,航海和古埃及風格(圖坦卡門的陵墓那時剛出土)的裝飾觸目皆是。而在這些簡約而瑰麗的爵士時代象徵建築內,印度教神祇與堪稱孟買「名物」的棕櫚樹和海浪共冶一爐,成為別具印度傳統特色的裝飾元素。邁阿密的裝飾藝術建築數目也許冠絕全球,但孟買亦不遑多讓,位居其後。

當時,在孟買體育俱樂部和皇家孟買遊艇俱樂部等只招待白人的會所,已有一些當地爵士樂手打響名堂,但Abbey大駕光臨,當地人才首次欣賞到正宗的美國元祖爵士樂表演,印度的爵士樂手雖然已透過樂譜和錄音認識這門音樂流派,但只有Abbey領軍的樂隊,才能原汁原味地演繹出爵士樂的精髓,包括其旋律節拍、即興變奏和獨特格調。

就這樣,孟買便在觥籌交錯之間成為音樂之都,爵士樂終於正式登陸印度,更迅速發展出本土特色。雖然Abbey最終因印度酷熱難耐而離開,但Crickett Smith及其樂團在短短一年後已接棒,在Taj Mahal Palace Hotel酒店演出,他開始聘請當地樂手,與來自美國的隊友同台演出,後來兩地人馬更攜手灌錄了一曲〈Taj Mahal Foxtrot〉。

爵士樂在孟買的黃金年代享有輝煌的十年,但隨著英屬印度於1947年解體,印度一夜之間成為獨立國家,這種原已被視為小眾、只在豪華酒店和夜店高奏的靡靡之音,亦隨之沉寂。

此說至少在傳統角度屬實。1947年,禁酒令席捲孟買,當地本來還僱用爵士樂隊的少數酒店亦關門大吉,爵士樂於是轉戰波李活。

而由記者Naresh Fernandes撰寫的《The Taj Mahal Foxtrot》著作中,便詳述了孟買的爵士樂發展史。他指出印度傳統音樂的旋律皆屬單線發展,而爵士樂則同時有多道旋律,而且可隨時轉折混合,協奏出更豐富澎湃的樂曲,能襯托大銀幕上劇力萬鈞的情節。

因此,爵士樂手在影壇如魚得水。來自果阿邦的傑出樂手在電影配樂中加入大量即興的重覆段、明快的短樂句和配合劇情的哀怨連奏旋律,向莫扎特以至Louis Armstrong等歷代音樂大師聊表敬意。其中,C. Ramchandra於1957年為電影《Asha》創作的boogie-woogie藍調樂曲〈Eena Meena Deeka〉堪稱一時佳話,其第一節反覆吟唱的歌詞其實並無意思,但這正是爵士樂中擬聲唱法的精髓所在。

Fernandes跟我說:「孟買的文化一直致力海納百川,同時創出獨一無二的特色。而爵士樂不單融入印地語電影中,更在城中的表演場地百花齊放,正好反映出孟買的精神,一種即興隨性的波希米亞態度。」

波李活電影與爵士樂之間水乳交融的關係,是印度新氣象的寫照:朝氣勃勃、生機盎然,同時不失傳統韻味。

搖滾樂與流行曲興起,令爵士樂黯然失色,即使在波李活亦然;但全憑印度一批熱心的爵士樂手全力「聲」援,爵士樂得以在孟買再度蓬勃發展。

ZUMA Press, Inc. / Alamy Stock Photo

The Bandra Base是「孟買版布魯克林」Bandra區內的文化樞紐,亦是氣氛親切的爵士樂演出場地。精通多種樂器的D.Wood在這裡籌劃爵士樂表演,他指出大眾日漸對這類音樂重拾興致,全仗兩大因素,其一是出國浸淫的印度樂手陸續回流,其二是印度的藝術教育水平與日俱增。

Wood續稱:「今時今日,鑽研一門藝術亦能考獲相關學位,令不少印度家長放心投資在孩子身上,寄望他們能憑藝術造詣取得一紙大學文憑。現時很多人前來學習音樂,為爵士樂圈子注入朝氣,就像紐約、波士頓、洛杉磯和倫敦一樣。」

與此同時,波李活與爵士樂依然唇齒相依。Wood本身亦於印度著名電影學府Whistling Woods International的音樂學院執教,他補充道:「統治王朝早已沒落,但我們現在有龐大的電影王國。」他表示學院是造就The Bandra Base累積大量「忠粉」的功臣,因為隨著樂手人數與日俱增,大眾對爵士樂的興趣亦愈趨濃厚。

Café Zoe是由紡織廠改建而成的餐廳,Abhinav Khokhar從一年多前開始在這裡擔當現場音樂表演策劃人,並身兼駐場四重奏樂團的低音提琴手。他表示創辦爵士樂表演場地是個漫長的過程:「大眾現時對這個地方應有的氛圍已有共識。過去七、八年,樂手前仆後繼,令孟買的爵士樂發展日趨成熟。」

不少人才選擇回流,一度遠赴法國發展的鋼琴家Anurag Naidu便是其中之一,他現在是Café Zoe的表演常客。另一位鋼琴家Ron Cha雖然仍是波士頓伯克利音樂學院的學生,但不時會回國演出。Khokhar認為孟買爵士樂壇的前景一片光明,他說:「我希望Café Zoe能為樂手提供萌芽土壤,讓他們彼此交流,同時一展實力。我覺得音樂最寶貴之處,在於其文化價值和凝聚力。」

Leon Abbey乘船抵達孟買的那個秋天,距今已84年。儘管爵士時代在期間潮起潮落,但其精神永存不滅,更是波李活的傳承價值,於孟買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這股精神在樂手不懈的努力下薪火相傳,因此至今爵士樂在孟買的蹤跡處處可尋。

孟買的爵士樂勝地

Sea Lounge, Colaba

要回歸孟買爵士樂的初心,還得返回The Taj Mahal Palace Hotel酒店的原點。昔日,Duke Ellington等爵士樂元老均曾在Sea Lounge的舞台上發光發亮;現時,酒吧的佈置仍保留裝飾藝術風格,賓客可一邊傾聽爵士樂曲,一邊欣賞無敵海景。

The Bandra Base, Bandra

在這家位於Bandra區、充滿印度特色的爵士樂俱樂部,樂迷盤腿席地坐在軟墊上,在親切的環境中欣賞樂手醉人自醉的精采表演。

Café Zoe, Lower Parel

驟看之下,Lower Parel區的Café Zoe是一間菜式和氣氛均洋溢現代風格的餐廳,與一般爵士樂夜店大相逕庭;但復古的燈泡、挑高的樓底,配合刻意外露的柱樑和磚牆,構成完美的爵士樂表演場地。

Thirsty City 127, Lower Parel

這間洋溢浮華裝飾藝術風格的酒吧同樣位於Lower Parel區,彷彿出自Baz Luhrmann執導的《大亨小傳》,琳瑯滿目的雞尾酒同樣教人目眩。

The Little Door, Andheri

酒吧位於Andheri區,店如其名,門口小小,但門後卻有一個露天庭院,四面則為雪白的牆,環境雅致。穿過庭院走進室內,便是氣氛親切的酒吧,多位爵士樂手和其他類型的音樂人會在這裡為客人表演。每逢周二是深夜爵士樂表演,在樂聲中來一杯精心調配的雞尾酒,嚐點簡單小吃,或者玩玩充滿趣味的圖板遊戲,均是賞心樂事。

NCPA International Jazz Festival

份屬各門各派的本地爵士樂手與享譽國際的志同道合者,將在這個一年一度的國際爵士樂節中互相切磋,今年的舉行日期為10月11至13日。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孟買的航班,每周有七班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