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風景如詩如畫的石川縣

帶你踏上夢幻之旅,探索石川縣及其首府金澤的工藝、景致和風味

河畔小鎮

金澤的犀川源自從遠處的日本阿爾卑斯山脈流下的豐沛山泉,泉水在綠草如茵的河岸間奔流。金澤是日本本州石川縣的首府,潺潺水聲隨處可聞,引人進入沉思冥想的境界。這個地方以雨、雪、工藝、黃金和美食而聞名。

這座城市從不讓人見到它繁忙的一面,廚師、工匠和釀酒師都躲在緊閉的門後,忙著創造出最上乘的傑作。就連東茶屋街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一排排古老的茶屋背後也隱藏著他們的秘密。

我在近江町市場吃了一件壽司充當早餐,但我身邊的人全都在大啖鋪滿刺身的魚生飯。當我們來到著名的壽司店Yamasan Sushi Honten時,門口竟然沒有人在排隊,真是出乎意料之外。我吃了一片當地特產的紅鱸魚生,它經火槍輕炙一下,入口可以嚐到鮮嫩的肉質中帶點油脂的香滑。走出店外時,見到外面已有20多個人在排隊。附近就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咖啡店Curio Coffee,可惜那天是星期二,適逢咖啡店關門休業。可幸店主似乎看出我因為長途駕駛而疲累不堪,他走出店外,客氣地向我提供外賣。這杯熱咖啡帶著他的善意,令我倍感溫馨。這座城市張開雙臂,熱烈地歡迎我。

Max shen / Getty Imges

珍貴的器皿

在金澤,餐桌都有如博物館,桌上每個器皿都凝聚了世代相傳的知識與技藝。

從金澤向北開車兩小時,就來到形狀有如拇指的能登半島,這一帶的山上種了許多漆樹,全都經人悉心照料,以便慢慢收集珍貴的樹液,用於製作質地堅固的著名日本漆器。漆器是傳統日本器皿,已有數千年歷史,但現在懂得這項技藝的工匠已愈來愈少。這片向日本海延伸而出的土地上,聚居了不少來自日本各地的大師級工匠,這裡是日本少數幾個專門製作漆器的地區之一。

Eanchen / Getty Images/iStockphoto

我沿著能登里山高速公路向北快速駛出金澤,順著海岸線前往輪島市。我在那裡與幾位漆器工匠交談,他們依然使用多個世紀前的方式來製作漆器:簡單而重複的敲擊聲從昔日到現在絲毫未變,不斷在迴響。

石川縣輪島漆藝美術館是日本唯一一間完全以漆器為主題的美術館。

Nobutsugu Sato/Aflo

會唱歌的路

駕車途中,車底突然傳出歌聲。當時沒有開收音機,GPS也轉到靜音,然而,我卻可以清楚地聽到引擎聲中夾雜著不知從何處傳來的微弱音樂聲。

當天稍後,一個當地人格格笑著為我解開謎團。那是2015年在這一帶拍攝的大熱晨間電視劇集《幸福洋菓子》的主題曲。任何車輛經過這段路,就會啟動播放音樂的開關。能登以有趣的方式融會今昔。

山間的佳釀

我沿著海灣開車,尋找能登島海豚的蹤影。不過,一位能登酒莊的職員告訴我,她聽說海豚已經遷徙到富山了。

頂級日本葡萄酒現在已非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之物,我有幸品嚐得到,其中以日本變種yamasauvignon(yama在日文的意思是山)葡萄釀製的酒最令人驚喜。這種葡萄由山川教授在山梨大學以產自日本山區的yamabudo(即山葡萄)和cabernet sauvignon兩個葡萄品種嫁接而成,真是與山有緣。

石川縣對yama葡萄酒推崇備至,深受飲家歡迎,因此2015年份特釀僅餘三瓶。這款美酒已經在法國橡木桶中陳釀17個月,我未能試飲,但又不想錯過,於是買了一瓶。現在只剩兩瓶了。

傳統的料亭

通往Tsuba Jin料亭(料亭是高級的傳統餐廳)的庭院,帶我踏上一段橫跨260年的歷史之旅。當老舊的木門滑開時,我聽到有人呼喚我的名字,迎接我進入寬闊而溫暖的室內。

Tsubajin

我坐在室內,四周是美麗的繪畫,眼前是穿過小鎮的河流,風景十分秀麗。旁邊還有一系列引人入勝的入口,引領人的視線從桌子對角望出去,穿過三道門外,看到外面的花園角落,左邊有一棵枝葉茂密的松樹,樹皮看上去有如片片盔甲,旁邊有一塊外表光滑的石頭,在雨中發出光澤。右邊是一個花園燈籠,外面仍包著一層冬季用來防雪的稻草,就像個有石心的稻草人。

他們告訴我,被尊為「俳聖」的詩人松尾芭蕉就曾在這裡用餐。

當Hitomi一邊鞠躬一邊進入房間時,她身上那套淡綠色的絲質和服將我帶回現在。她為我端上十道菜套餐中的第一道菜。看起來精緻、美麗而吸引。她指示我開始用餐前的儀式:將一個木製的小清酒杯翻起,這個酒杯觸感溫潤,杯口寬而底淺,杯內是紅色的,注入專為餐廳釀製的清酒後,從杯中呷一小口。

Annhfhung/moment RF/Getty Images

獨自坐在寬敞而溫暖的房間中央,望著花園,帶給我很久沒有感受過的寧靜感。但這是一種糅合了放鬆和警覺的奇異感覺。

有一刻,一滴水從老松樹上掉下來,落在下面的石頭上,迸出小水珠。這個突然、稍縱即逝的瞬間,令我專心注視著遠處小水珠上反射出來的光。這並非偶然。房內每個元素都是為了提高用餐者的感官及意識而安排,讓他們深深地沉浸於此時此刻的氛圍中。我一面這樣想,一面以湯匙舀起鮮魚牛蒡湯,再倒進一個小碗內,這時不知何故我突然分神,看見樹後出現一對寬闊有力的翅膀緩緩舞動,然後一隻貌似老鷹的禽鳥飛向天空,離開我的視線。

有人告訴我那隻猛禽的名字是Nush,至少餐廳的工作人員這麼叫牠。然後我再次專注於餐桌上的佳餚:一碟蔬菜天婦羅和魚,加上紫色的蘿蔔泥,當地人稱為「能登娘」。正如餐廳員工所說,當我把檸檬汁擠在蘿蔔泥上面時,原本的淺紫色變得更鮮艷。這是一頓簡單的晚餐,但是我希望永遠不會吃完。

自從走進Tsuba Jin料亭之後,除了開門的人,我只見到Hitomi一個人;她由始至終面帶親切的笑容,充滿耐性地回答我無盡的問題,告訴我各種事物的名字和細節。這種體貼周到的服務,加上整個空間空盪盪地似乎沒有其他客人的感覺非常特別。離開料亭時,Hitomi送我走到小徑上,目送我離去,每當我轉身回望時,都會看到她在向我揮手和深深鞠躬。

Tsuba Jin提醒我,最特別的時刻往往是在緊閉的門扉後發生,遠離人群,不必大肆張揚,就能觸動我們內心深處最微妙的感情,令精心佈置的環境更顯優美,令人更嚮往。

更多石川縣熱門景點

金澤城

這座城堡建於16世紀,在江戶時代是前田家族的根據地。雖然原來的建築曾多次遭火災焚毀,但當年的石川門和用作倉庫的三十間長屋卻得以保存下來。金澤城位於市中心,對面是另一個著名景點:兼六園。

兼六園

By cowardlion / Shutterstock

被譽為日本最美的三大名園之一,佔地11公頃,擁有修剪整齊的草坪、波光粼粼的水池、優美的小橋和茶屋,是金澤必遊的景點之一。由於園內遍植各種開花的樹木,因此四季風景各有特色,例如3月櫻花盛開,夏天則處處綠意盈盈,而秋天則有橙紅的楓葉。

金澤21世紀美術館

展品以1980年代之後創作的裝置藝術、錄影和混合媒介作品為焦點。整座建築採取圓形設計,不設主要的入口,鼓勵參觀者從不同方向走入建築物內,以不同角度欣賞藝
術品。

Left: Courtesy of Kanazawa City/JNTO; Right: MIKIKO HARA/amanaimagesRF

長町武家屋敷跡

昔日武士們居住的地方,今天成為了保存完好的風景區,這裡有多條運河、蜿蜒的小巷和舊建築。不妨造訪加賀藩十二百石野村家,它是經修復的武士住家,裡面保留了傳家之寶、多件古董和文物。

近江町市場

近300年來,這個繁華的有蓋街區一直是金澤最大的食品市場。

Yamasan Sushi Honten壽司店

位於金澤火車站附近,店內設有40個座位,壽司及刺身均十分出色,價廉物美。 石川縣金澤市下近江町68,+81-76-221-0055

 國泰航空於2019年4月3日推出飛往小松市的季節性航線,從小松市駕車一小時即可抵達金澤。金澤的夏天炎熱潮濕,冬天寒冷多雪,故此最好在春天或秋天造訪。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