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寫給巴黎的情書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巴黎不再是巴黎。」法國首都再次引起全世界關注,MARK JONES親自走訪巴黎,驗證一下花都是否魅力依然

我在1980年代初第一次前往巴黎。從那個時候算起來,我已經到過這座城市大概不下50次了。 那時我是學生,在巴黎以北一間工廠打一份爛工。駕車前往巴黎成為一件盛事,我懷著雀躍的心情遍嚐摩洛哥、越南或泰國等異國美食。遇到大學放假的日子,我就拿著結他,到拉丁區的Beaubourg一帶及遊客聚集的Saint-Germain區,在街頭賣唱。

然後是前來公幹及度長周末,這時住的地方比以前好多了。那些氣派堂皇有如宮殿的酒店我都住過,包括Plaza Athénée酒店、Hôtel de Crillon酒店、Le Meurice酒店、Georges V酒店和我最喜愛的巴黎勒布里斯托酒店,唯一沒住過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巴黎麗茲酒店。酒店在2012年閉門裝修,工程一再延期,我不禁懷疑,酒店是否還有再次開門營業的一天。

我曾經坐在路邊嚼著法式長麵包,掏出全身上下的銅板去買一份法式火腿芝士三文治,也嚐過米芝蓮二星及三星廚師巧手烹調的美妙滋味。 本月法國舉行舉世注目的第25屆總統大選。選舉結果將反映法國人是選擇內斂而保守的路線,藉此撫平舉國屢次受創的自我價值並喚回昔日帝國時代的榮耀;還是選擇外向而進取的態度,讓國家朝向國際都會化、以技術官僚主導但前景不明的未來進發。

倫敦在1980年代初經歷了可能是歷來最具爆炸性的創意浪潮。新浪漫主義的樂隊及時裝設計師領導全球流行文化,色彩大膽、造型誇張的審美觀風行了差不多十年。不過這個潮流的影響也就止於此了,因為Wag Club門外和CultureClub樂隊的流行音樂錄像之外的倫敦街頭,卻是一片灰濛濛、骯髒、垃圾被風刮得亂七八糟的景象。

巴黎也曾獨領文藝潮流的風騷,尤以未來科技最明顯。在戴高樂機場降落時,你會對這座太空時代的建築讚歎不已。高樓大廈、高科技建築林立的商業區拉德芳斯內,一座一座摩天大樓迅速冒起。 法國在戰後展開了稱為LesTrentes Glorieuses(黃金30年)的小型經濟奇蹟,當時的經濟以每年平均5%的速度增長,大量資金流入巴黎。 這個城市集美感、歷史與出色建築於一身,同時也願意在新舊之間做出大膽而矚目的對比,一直吸引不少具實驗精神和創意的人才前來。

巴黎聘請英國建築師Richard Rogers及意大利建築師RenzoPiano和Gianfranco Franchini,設計了一座世界獨一無二的建築物:龐比度文化中心。1983年,密特朗總統委約美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在羅浮宮的主庭院建造一座玻璃金字塔,此舉令古老的巴黎美術館震驚之餘,亦讓全世界對巴黎再次展現神采讚歎不已。 倫敦既沒有這樣的品味,更沒有餘錢來興建具實驗性的新建築。在罷工和怠工頻仍的年代,倫敦曾致力將金絲雀碼頭改頭換面,變成新興金融區,卻因財務紛爭而陷入困境,令英國蒙羞。

Paris

當英法海底隧道在1994年開通時,改寫了倫敦與巴黎的雙城故事。倫敦撤銷了許多管制和禁令,再也沒有罷工,開始吸引全球資金和人才前來。大不列顛再次揚眉吐氣,坐落在倫敦碼頭區的金絲雀碼頭,發展成為備受矚目的迷你香港。藝術及時尚蓬勃發展,就連食物水準也有所改善。大膽創新及重建的建築物如倫敦眼、Lloyd’sof London大樓、泰特現代美術館及碎片大廈等如雨後春筍,紛紛湧現。

1990年代的巴黎卻沒有這麼風光。昔日以描繪紅磨坊風情見稱的畫家Toulouse-Lautrec筆下單純而俏皮的風格,以敏銳的方式捕捉的世紀末風情,顯然不再是貼切的寫照了,而21世紀初流行的簡約主義當然亦不適切。 不過,當時還是出現了幾個大膽重現巴黎紙醉金迷年代的新場所,如Hôtel Costes酒店和Buddha-Bar酒吧等。

在舊區活化的大潮流底下,Bastille區及Marais區小心翼翼地變身,流露出道地的巴黎時尚風情。但這座城市依然尚未真正從1990年代初的經濟衰退中復甦。 進入新世紀,巴黎不再是頂尖的經濟、文化甚至美食之都,但她卻年復一年在旅遊業獨占鰲頭。其他同樣有型有格的城市,如倫敦、巴塞羅那、布拉格、柏林甚至紐約,無論如何努力,始終無法奪去花都的龍頭地位。

就算擁有星級名廚、精品酒店和充滿活力的社區,這些城市卻沒有艾菲爾鐵塔和名牌糕餅店Ladurée。Ladurée出品的馬卡龍,味道就是跟其他地方不同。 因此,當新一波的亞洲遊客,特別是中國遊客來到法國時,首先自然是踏足巴黎。 於是巴黎出現了興建新酒店和重建現有酒店的浪潮,其中包括最宜接待這批新遊客的酒店品牌:文華東方酒店、半島酒店和香格里拉大酒店。

這三間宏偉華麗的酒店,分別坐落在RueSaint-Honoré路、Avenue Kléber大道及Avenued’Iéna大道上。巴黎再度尋回昔日的魅力和活力,甚至在塞納河畔堆出沙灘,這是一項非常迷人、非常巴黎的措施,更引起各方效尤。 然後2015年發生了《CharlieHebdo》周刊槍擊事件;接著是Bataclan劇院大屠殺案;然後還有普羅旺斯的尼斯襲擊案。

巴黎街上出現了裝備齊全的武裝警察,這個景象受到當地人歡迎,卻令遊客心生恐懼。一年前,法國的酒店入住率比2015年下降了一成。去年6月,航空客運量比前年同期下降了5.8%。 然後是特朗普上台,這真是雪上加霜,或許應該說是致命一擊。911事件發生時,世界各地的城市紛紛表態支持紐約,更鼓勵市民繼續前往當地觀光旅遊。但是這位美國的新總統卻毫無團結精神。

他在2月參加一個會議時,引用一位因恐怖襲擊而停止每年巴黎之旅的朋友「Jim」說過的話: 「巴黎不再是巴黎。」 所以我第51次造訪巴黎,想看看事實是否如此。 要找出「巴黎是否還是巴黎?」這個問題的答案,絕對要從巴黎麗茲酒店開始。酒店終於在去年6月完工,重新開業。整個裝修工程耗資4.42億美元(34億港元),集合了800個石匠、室內裝潢師、鍍金匠及木雕工匠的手藝,結果帶來什麼改變? 沒有。至少是沒有什麼重大改變。

巴黎麗茲酒店從未打算走John Pawson的極簡主義路線,或採用Philippe Starck的反諷風格。他們經營出比昔日更豪華、更瑰麗的麗茲,更徹底的擁抱巴黎風情,包括金碧輝煌的鍍金框架、軟厚的天鵝絨雅座,以及鋪滿大理石的宴會廳。酒店加設了一間Chanel美容護理中心,是Chanel! 無需太多市場研究,他們也很清楚,這就是客人想要的,更不必為了大環境不理想而調整房價。

France Attack Louvre
圖片: 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入住酒店,不免要到Hemingway Bar酒吧嚐一杯雞尾酒。酒店應該把美國作家海明威的觀察裱起來掛在門上:「來到巴黎,不入住麗茲酒店的唯一理由是住不起。」 然而,在Bristol成長的我是不信這一套的。但酒店無疑保留了巴黎輝煌的一面。這座城市是時尚之都,卻始終沒有受流行一時的風尚左右。

我們一路閒逛走到第九區。我看過一些文章,將這裡吹捧成巴黎最新的時尚地點,形容第九區是「巴黎的Marylebone」。問題是,為何巴黎要叨倫敦市中心某個區的光?無論如何,這種比較對第九區毫無好處。星期六早上的Marylebone擠滿了來自全球各地的居民,他們走進最新的名牌高級食品店和領導潮流的精品店內瀏覽和購物,反觀第九區則很安靜,甚至令人感到有點沉悶。

這裡雖然有多家美味的麵包店、藥房及一個露天市集,不過區內向來都有這些店舖。我數了一下,區內有五間出售罕見及二手書的書店,全部位於高價物業之內,似乎對數碼時代嗤之以鼻。

一隊軍裝人員在街上巡邏戒備之際,我們經過Opéra歌劇院廣場一帶風格古典的商場。Passage Jouffroy拱廊街稍為翻新了一下,時尚中依然流露破落的感覺,不過還是較倫敦俗麗的購物區 Piccadilly更勝一籌。 但是這番話完全不適用於Ruede Rivoli路。這條街道位於羅浮宮側,建於拿破崙時代,一度非常繁榮;現在街上充斥外幣找換檔,以及門口繪滿塗鴉、以遊客為對象的商店。這裡看不到名牌,也沒有人前來投資。這裡急需一點倫敦Mayfair區的氣質。

不過也有少數的建築進行翻新,例如經過40年後,當年有份參與設計龐比度中心的Renzo Piano捲土重來,為這座建築進行大改造。而這已經是巴黎最大膽有為的舉動了。 晚上,我們穿過協和廣場,裝作沒看見那仿製的摩天輪;再越過塞納河、經過舊書攤,前往Saint-Germain大道的畫廊和咖啡館。

附近的艾菲爾鐵塔往暗藍色的天空投射一道道的光束,燈火通明的船隻沿塞納河航行,情侶們在新橋上擁吻、自拍;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的幽靈則在某間咖啡館裡,一邊吸著煙斗、一邊跟人辯論。 住在我內心的旅行作家放棄了。我一再努力、掙扎,但還是忍不住寫下這些字:巴黎是如此無可救藥地、不可思議地浪漫,這份浪漫無與倫比,令人無法抗拒。這才是巴黎最厲害的王牌,特朗普的話算什麼,巴黎仍然是巴黎。

我們在香格里拉的L’Abeille餐廳,嚐到近年來最美味的晚餐:這是法國大廚與源於香港的酒店品牌,在著名的艾菲爾鐵塔下編織出來的羅曼史。然後你發現,自己跟以往一樣想念巴黎,你必須不斷回來,看看這裡有什麼變化,並衷心期望她不要變得太多。

鳴謝巴黎麗茲酒店(ritzparis.com)及巴黎香格里拉大酒店(shangri-la.com/paris

2017年巴黎旅遊精選

今季巴黎最新玩樂熱點

佳餚美酒

Rural餐廳由來自上薩瓦省的大廚Marc Veyrat主理,位於第17區的Porte Maillot,今年春季開業 。

Bar Les Grands Verres酒吧位於16區的當代藝術殿堂東京宮內,於6月開業。酒吧設有13米長的吧台,還有多款精采的概念雞尾酒。

環球漢堡包連鎖店Five Guys今年在巴黎大展鴻圖,除了在12區Bercy Village現有的分店之外,歌劇院的分店將於今年夏季開業,而另一分店則於秋季在巴黎北站開業。

破舊的Forum Les Halles購物中心經過龐大的翻修重建工程後,上月開幕,以煥然一新的面貌示人。這個購物中心原本是仿照Les Halles批發市場的風格而建,翻新後頂部加建了以玻璃作的上蓋,裡面高級商店與餐廳櫛次鱗比,名廚Alain Ducasse在此開設法式小餐館Champeaux,值得前往一嚐滋味。

藝術文化

全新的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博物館位於阿爾瑪橋附近,今年秋季開幕,館內將展出這位著名時裝設計師自1974年以來逾20年的設計。

時裝迷也可於5月28日至7月26日前往Musée Bourdelle 美術館,參觀關於西班牙設計師Balenciaga的展覽,展品包括他最有代表性的作品。

經過為期五年的翻修工程後,Le Hasard Ludique在建於1889年的Saint-Ouen火車站內重新開放。這個文化熱點內有各種設施,還有一家餐廳和一個音樂廳。

Grand Musée du Parfum香水博物館數月前於高級時裝店雲集的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街上一座巴黎大宅內開幕,整家博物館的館藏及展覽均與香水有關。

芝加哥的Lollapalooza音樂節今年7月首次來到巴黎,有多個著名音樂單位參與,包括The Weeknd及Red Hot Chili Peppers等。

位於瑪萊區的畢加索美術館舉行一個紀念畢加索第一任妻子Olga的展覽,至九月初結束。

酒店住宿

隨著麗茲酒店於去年夏季隆重開幕之後,同樣極負盛名的Hôtel de Crillon酒店今年夏季於附近的協和廣場重新開業,成為瑰麗酒店集團一分子。新酒店富麗堂皇,有如皇宮一般,裡面有兩間由Karl Lagerfeld設計的豪華套房。

洋溢新藝術風格的巴黎盧浮新橋安珀酒店位於塞納河岸一座古老的巴黎大宅內,同樣氣派非凡,但是低調得多。

位於Saint-Ouen的精品酒店MOB Hotel,是極為成功的Mama Shelter連銷酒店共同創辦人推出的全新酒店 。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巴黎的航班,每周有10班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