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日本欖球熱

日本是2019年本月欖球世界盃的主辦國,日本隊的表現可能有改善空間,但這項運動已在國內掀起熱潮

東京中部秩父宮欖球場可容納達15,000人,2016年4月一個和暖的周末下午,這裡座無虛席,球迷紛紛為日本球隊Sunwolves吶喊助威,他們在半場前一分鐘與對陣的阿根廷隊僵持不下,暫時僅處於29比28的些微優勢。

看台上的歡呼聲和哨子聲此起彼落,一眾本地球迷均苦苦期盼這場主場之戰能旗開得勝。一些球迷甚至以Sunwolves的紅色圍巾遮蔽雙眼,不忍直視,其他人則木無表情。接著,他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傳鋒Tusi Pisi突破阿根廷Jaguares隊五米以外的防線,將球向內快傳予正鋒立川理道,立川隨即衝入對方的球門線,奠定勝局,令一眾看官歡喜若狂。這一球是日本隊在八場以來初嘗勝利的滋味。

我和兒子終於鬆一口氣,興奮得相擁亂跳,而鄰座的女士更喜極而泣。這次是Sunwolves在超級欖球聯賽破天荒的勝仗,這場國際欖球競賽的參賽隊伍主要來自南半球國家。一向醉心足球的小兒今場首度觀看欖球賽事,我們一回到家,他便二話不說把Sunwolves的海報貼在睡房牆上。

Credit: Kyodo News via Getty

無論是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慘敗和痛失入球機會,抑或在交戰時出奇制勝,向來正能量十足的Sunwolves球迷和球隊「亂中有序」的打法,皆盡現日本欖球在球場內外令人佩服的精神,旅客只有於本月親臨東京、大阪及其餘十個日本城市舉辦的欖球世界盃,才能領略箇中感受。

前身為斐濟國家隊資深成員Setareki Tawake曾兩度出戰1999年及2003年的世界盃,並在2000年代中期轉投日本隊,現時則為日本秋田縣欖球隊Akita Northern Bullets的助理總監兼球會總教練,曾於兩地效力的他,對日本欖球迷現象的見解精闢獨到。

Tawake表示:「無論當前鋒也好,後衛也好,日本球迷的目光總會追隨著你。他們觀賽總是全情投入,鮮會有人大叫撤換教練或球員,亦不會有人說粗言穢語,他們只會一直拍手或揮動旗幟。」

在日本,欖球雖不如棒球或足球般普及,但其實日本共有逾10萬名註冊欖球手,與威爾斯或愛爾蘭兩個分別於全球欖球隊伍排行榜名列二、三位的地方相若,足證這項並非小眾運動,只是日本隊的成績一直未算彪炳。

Credit: The Asahi Shimbun/Gettyimages

不過,在2015年的欖球世界盃,日本終於一洗頹風,在Pool B分組賽決勝局擊敗兩屆冠軍南非,教球迷另眼相看,亦令日本從此穩佔欖球界不容忽視的席位。於該屆世界盃勇奪58分的五郎丸步與多位隊友聲名大噪,頻頻於電視節目亮相,甚至接拍從啤酒以至剃鬚護理產品等形形色色的廣告。

當地的欖球擁躉寄望今年舉辦的欖球世界盃能令日本欖球的發展更上一層樓。世界盃在日本多地舉行賽事,本地宣傳更是鋪天蓋地,足以為日後發展種下種種善因,一方面可激發孩童投身這門運動,另一方面亦有助國內頂級聯賽吸納新擁躉。

然而,球迷並非是次比賽的唯一贏家,背後惠及的受眾遠遠不絕於此。位於東北地方的釜石市同樣沾上世界盃的光榮,這片只有38,000人口的彈丸之地將於9月25日上演斐濟對烏拉圭的大戰,成為欖球世界盃歷來面積最小的舉辦城市,絕對是項了不起的紀錄。但事實上釜石一直是日本的欖球重鎮,因此今次成為球賽東道主可謂實至名歸。不過,這個地方其實亦背負一道難以磨滅的傷痕,日本於2011年爆發強度達九級的「311大地震」,引發高達40米的海嘯,重創東北地方的東岸,全國共18,000人罹難,當天下午,釜石共有1,250人喪生。

當地政府希望透過爭取欖球世界盃的主辦權,協助重振區內經濟,支持計劃的一方表示此舉已令多個領域的重建進度加快,包括築起全新的重要建築及其他基建。此外,市內亦興建了全新的欖球體育場,場內設有6,000個固定座位,還有10,000個為世界盃特製的臨時席位,日後亦可供當地球隊作賽或舉辦其他社區活動。

去年10月,我到釜石旅遊之時參觀了釜石鵜住居復興體育場,發現欖球為不少當地人在大規模的重建工作中帶來實質的目標,舉例而言,在「311大地震」中痛失妻女的醫生Toshio Hamato表示,欖球世界盃為釜石市帶來了千金難買的希望。而旅館東主Akiko Iwasaki則在海嘯期間被沖出大海,幸因緊抓漁船而生還,她同樣稱是次賽事為「希望」,期盼藉此令釜石回復生機,並將此堅毅的精神代代相傳。

教練Setareki Tawake於海嘯襲來後不久,率領隊員把救援物資運往釜石,繼而親睹當地滿目瘡痍的景象。他將於斐濟對戰烏拉圭的賽事期間重臨故地,擔任斐濟隊的聯絡主任。

他稱:「遙想當年,釜石一片頹垣敗瓦,人們被迫遷離,但這個城市如今重拾昔日光輝,而且特地興建了嶄新的欖球場館,成為球員與粉絲的應許之地,這裡舉辦的賽事亦定必教人興奮莫名。」

熾熱氣氛蔓延

欖球世界盃將於9月20日至11月2日在日本12個城市舉行,包括東京、大阪、鄰近名古屋的豐田、札幌、神戶、橫濱、熊谷、釜石、靜岡、福岡、熊本及大分。到訪這些城市的旅客即使未有入場觀賽,亦可到以下地點感受欖球狂熱。

觀賽酒吧

若想在酒吧暢快地欣賞賽事,遍佈全國的英式連鎖酒吧Hub一定會有直播,準能讓你看得盡興。身處東京的話,可在比賽日光臨Hub毗鄰秩父宮欖球場的外苑前分店,感受酒吧內「死忠」球迷的熱血與激情。

欖球世界盃球迷地帶

每個主辦城市將設有一個免費入場的球迷地帶(東京更有兩個),當中設有大屏幕現場直播賽事、欖球專題活動,當然還少不了美酒佳餚相伴,各地的活動均會彰顯區內獨有的文化,洋溢不同的地道風情。

行程推介

Credit: Imre Cikajlo/Gettyimages

在欖球世界盃賽事期間,日本除了欖球活動,更有其他精采活動。就在日俄於球場首仗交鋒前夕(9月14至16日),古都鎌倉將舉行鶴岡八幡宮例大祭,祭典最後一天更會上演跑馬射箭的重頭戲「流鏑馬」,參與騎手將穿著整副武士盔甲出場。而大分則於10月17至18日舉行濁酒祭,規模雖未如球賽般盛大,但足以讓一眾劉伶狂歡「尋醉」。

國泰航空與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日本七個地點的航班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