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到訪愛爾蘭的理由

她集古老與現代於一身,氣候異常潮濕,但酒吧氣氛異常溫馨。當地旅遊作家PÓL Ó CONGHAILE和畫家NICHOLAS HELY HUTCHINSON帶我們旋風式體驗愛爾蘭

斟滿一杯完美的一品脫啤酒需時119.5秒。健力士啤酒廠設於都柏林的Guinness Storehouse有專人詳細示範斟酒步驟,但我今次觀賞的地點並非酒廠。

我提早離開辦公室,希望在都柏林Glasnevin區的JohnKavanagh酒吧搶到前排座位。在這個星期五午後,調酒師尚算清閒,我斜倚著19世紀的吧檯,看著第一波顧客湧入酒吧,直至人潮最終散去,酒吧復歸平靜。這間酒吧又被稱作「掘墓人酒吧」,因它毗連GlasnevinCemetery墳場,從古至今在墳場工作的掘墓人都經常在這裡飲酒作樂。酒吧有其時髦的一面,亦供應近年流行的下酒菜。這裡最適合體會愛爾蘭新舊交融的現況,就像泡沫和酒液比例恰到好處的啤酒一樣。

Patrick Donald

愛爾蘭的魅力在於既有壯麗風光,亦可感受細膩的生活點滴。想要深入探索這個國泰航空的最新航點,你需要一星期時間,在都柏林遊逛一番後,再租輛車作自駕遊,探索風景絕佳的愛爾蘭勝地。

大多數愛爾蘭旅遊行程都由首都都柏林展開。遊客不是趕著到GuinnessStorehouse品嚐揚名國際的愛爾蘭啤酒,就是在聖三一學院古意盎然的Old Library圖書館,一睹九世紀泥金裝飾的聖經手抄本《Book of Kells》。可是,若要體驗這座城市的本質,你需要去鮮為人知的地方尋幽探秘,嘗試與當地人閒聊,從他們的對話看出一些端倪。都柏林經過多年經濟衰退後,現正逐步復甦,新落成的時髦辦公大樓和餐廳星羅棋佈。但掘墓人酒吧及其他恍似時光停頓的地方,依舊是都柏林的人氣景點。

從都柏林出發,沿M9高速公路駕車兩個半小時,便抵達愛爾蘭其中一座最古老的城市沃特福德。這座古城由維京人於公元914年左右建成,欲知箇中歷史可參觀幾間位於舊城區Viking Triangle的博物館,但我建議大家直奔單車租賃店。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為什麼?當地新建了一條沿舊鐵路線而建的Waterford Greenway (visitwaterfordgreenway.com) ,這條單車和步行徑全長46公里,穿越綿延起伏的農地和河岸,一直通往迷人的海邊小鎮Dungarvan。我鍾情Ballyvoyle Viaduct高架橋,以及CopperCoast海岸一覽無遺的美景,後者曾是19世紀的銅礦場,現已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但我亦喜愛位於Durrow鎮的糖果店兼酒吧O’Mahony’s,因為店主讓我感到賓至如歸。

從沃特福德經N25公路向西南駛至科克,你可在這座城市過夜,翌日沿全長2,500公里的Wild AtlanticWay公路(意為野性大西洋之路)自駕遊,從南部海岸的美食村Kinsale,一路駛至愛爾蘭北陲的馬林角(位於Donegal郡)。這條近年開發的旅遊路線,吸引了我們這些本地人重新探索西岸。

我坐上愛爾蘭唯一的纜車Dursey Island Cable Car(durseyisland.ie),它懸吊於壯麗崖邊,並非滑雪場那種登山纜車,亦絕不豪華。居住於美不勝收的Beara半島盡頭的少量農夫和本地人,都以這條纜車線當作日常的交通工具。大部分到訪這個地區的遊客,主要活動都是以Killarney鎮和Ring of Kerry環島公路為主,但如果你肯另闢蹊徑,將會發現自己恍如來到世界盡頭,等待這架迷你纜車載你橫渡德塞海峽驚濤駭浪的上空。愛爾蘭擁有大量值得在Instagram分享的風景,另一個絕美景色是本期封面:沿著蜿蜒道路通往最西南端的Mizen Head岬角。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最近我前往西岸的County Limerick郡,下榻Limerick市的五星級酒店AdareManor(adaremanor.com)。 若旅費充裕,想盡情揮霍,這間酒店絕對能滿足需求。這座哥德復興式城堡最近經過精心修繕,幸而酒店深諳保育歷史的重要性,保存了19世紀建築師AugustusPugin設計的壁爐,以及綠油油而且平坦如桌球桌的高爾夫球場等。住客可在TheDrawing Room享用午膳、預約在新開張的CarriageHouse品嚐晚餐、或在著名的倫敦設計團隊DavidCollins Studio操刀的隱密酒窖內品酒。若你無暇在此住宿過夜,不妨預先向TheGallery訂座,坐在高聳的穹頂天花板下享用下午茶,體驗一下時間可追溯至Dunraven伯爵時代的英式傳統。

從Limerick向西北進發,進入County Clare郡後,可前往巴倫國家公園(burrennationalpark.ie)一睹怪石嶙峋的喀斯特地貌。每年5月至9月底,當地滿山遍野鮮花怒放。若碰不上花期,Burren Perfumery香水廠(burrenperfumery.com)、HazelMountain Chocolate朱古力工場(hazelmountainchocolate.com)和愛爾蘭首間憑美食奪得米芝蓮的Wild Honey Inn酒吧(wildhoneyinn.com)均長年歡迎遊客光臨。波光粼粼的Flaggy Shore海濱也不容錯過,途中可順道到小小的農場雪糕店Linnalla(linnallaicecream.ie)品嚐美味特色雪糕。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眾所周知,愛爾蘭大詩人Seamus Heaney曾在他寫的詩篇《Postscript》中這樣描述過這個地區︰

駐足但求盡收美景

卻落得徒勞無功

熟悉和陌生的景物倏忽而過

宛如猛然撲向車窗的微風

心扉總是不經意被掀開

對了,還有天氣︰不要指望愛爾蘭陽光普照。防曬霜固然要帶,但輕便雨具、結實鞋子和應付惡劣天氣的外套更是缺一不可。我帶著以上所有裝備,跟隨Wild Atlantic Cultural Tours的Denis Quinn,前往Mayo郡的Ballina鎮附近展開覓食之旅。我倆在海岸線挖掘青口、蜆和螄蚶後,他從車尾箱拿出一個煮食爐,將所有海鮮倒進鍋子,加入半個檸檬和大量白酒烹煮,然後我們席地而坐,大快朵頤,想起來亦回味無窮。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如時間充裕,可隨Mayo北部的環島線路前往愛爾蘭的東北區,經Sligo鎮和Donegal鎮南部轉入北愛爾蘭,或經CausewayCoast海岸折返都柏林,途經巨人堤道、卡里克吊橋及多個《權力遊戲》取景拍攝的地點。

我最愛鄰近Ballymoney鎮的DarkHedges徑,這條由山毛櫸樹夾道的幽深小路就是在《權力遊戲》出現過的King’s Road。18世紀,Stuart家族在小徑兩旁種下山毛櫸樹,經過數百年生長,樹枝彎曲交纏,形成一幅可怕又迷人的奇景,尤其是晨暮時分,樹枝更恍如嶙峋巨爪。

既然來到DarkHedges,在貝爾法斯特停留一晚亦合乎情理,亦可順道去參觀鐵達尼號紀念館的展覽(當地人常說:「她離開這裡時還好好的。」)或參加當地美食遊,嚐盡城中令人垂涎的熟食、嶄露頭角的餐廳和手工氈酒,再沿環島路線折返都柏林。這趟旅程彷彿一眨眼便過去了。

今年9月都柏林的Oriel Gallery畫廊展出更多Nicholas Hely Hutchinson的作品。 nicholashelyhutchinson.com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都柏林社區

都柏林其實沒有明顯劃分成不同社區,這裡沒有蘇豪區,如果問人如何前往「市中心」,對方想必會滿臉困惑。因為這裡一切都非常集中,即使徒步前往亦很方便。

你一定對Temple Bar酒吧區略有所聞,這是指酒吧、餐廳及商店林立的River Liffey河南岸,這一帶是遊客聚集的旅遊熱點,但大多數都柏林人在周末都對此區退避三舍。

相反,若想體驗夜生活,不妨跟隨學生和嬉皮士,前往Aungier Street街和Wexford Street街,這裡有好幾家休閒餐館(如Dublin PizzaCompany薄餅店、Aungier Danger冬甩店和西班牙餐館Las Tapas de Lola),以及多間手工啤酒吧,如Against the Grain和現場音樂表演場地Whelan’s。

不遠的TheLiberties區(亦稱為Dublin8)是城中的新興地區,既有將貨物放在手推車上出售的街頭攤檔,亦有古董店、型格咖啡店及威士忌蒸餾廠Teeling Whiskey Distillery等人氣新貴進駐,令小區洋溢都會活力。

GrandCanalDock船塢不但是愛爾蘭樂隊U2自設錄音室的所在地,亦是科技人才的消遣熱點(至少白天確實如此),皆因Facebook、Airbnb和Google的歐洲總部均在舉步之遙,區內餐廳的水準更不斷提高。

最後,如果你的馬車變回了南瓜車,你還可以前往保持喬治時期風貌的Harcourt Street街,這條街道充斥像Krystle和CopperFace Jacks等低俗夜店,入夜後變身為熱鬧頹靡的夜生活集中地(可別說我們沒事先提醒你)。

國泰航空於6月2日推出每周四班由香港飛往都柏林的航班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