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

愛爾蘭與香港較想像更息息相通

愛爾蘭駐港總領事David Costello深思國泰航空直航都柏林帶來的裨益,以及兩者在歷史上的聯繫

香港與愛爾蘭的根源有多深厚?

我初來港時,看見路牌上的愛爾蘭名稱,都是和香港政府有關︰港督、布政司、法官和警務人員。首任港督砵甸乍是愛爾蘭人,而另外尚有九位殖民地港督都是愛爾蘭公民。匯豐銀行的其中一位創辦人昃臣,也是在Leitrim郡的Carrigallen市出生。

甚至香港的區旗也和愛爾蘭有關。洋紫荊的拉丁學名「Bauhinia blakeana」,是為了紀念19世紀末的港督卜力及夫人而命名。由於卜力伉儷均熱愛研究植物,並經常到訪中環的香港動植物公園,因此當時的植物及林務部決定以他們的名字為洋紫荊取名。

Credit: Ben Marans

國泰航空2018年開通都柏林直航服務有什麼重大意義?

過去並沒有直航服務往來愛爾蘭和亞洲,國泰是首間開辦直航服務的航空公司,每週四班以A350提供服務,加強了兩地之間早於19世紀初就建立的聯繫。那時候,由愛爾蘭來港需要好幾個月時間,但今天旅程只需十數小時。

香港不但是經商重地,很多人也視香港為前往中國內地和亞洲的門戶,是到這些地區發展業務的落腳點,而愛爾蘭亦肩負同樣的角色,特別在目前英國會否脫歐的局勢下,愛爾蘭是前往歐洲的門戶。除了這項共通點,香港和愛爾蘭都實行自由競爭的開放經濟制度,方便營商。

The Dublin riverfront. Credit: Mike Pickles

直航服務為商務帶來什麼裨益?

我們有四大重心,分別是食品、金融、藥品和資訊科技。我們出口的食品屬於世界級,而我認為,愛爾蘭牛肉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美食。國泰提供的服務,特別為一些重要產品開拓了市場,除牛肉、羊肉之外,還有蠔、龍蝦、蟶子和黃道蟹等海鮮。

有趣的是,這些海鮮從來都不是愛爾蘭飲食文化的一部分,我們是以農業為主。大約15至20年前,漁民捕獲這些海產時還不知道它們是什麼,之後也只會扔回海中。但有賴直航服務,鮮活海鮮實際上已發展成為一大市場。

我們推出的食品品牌是Origin Green,講求高品質和可持續性。愛爾蘭牛是草飼的,一年中至少有十個月在愛爾蘭放牧,自由自在地吃草。

愛爾蘭是全球第六大藥品出口國,國內有多達75間製藥公司,當中包括世界排名十大藥廠。藥物是我們的重要出口之一,屬跨國的巨大投資。當中很多是歐洲和美國公司,但對於未來的發展,相信會是來自亞洲的海外投資。

資訊科技在過去40多年發展蓬勃,孕育成為全面的產業。由此亦衍生出舉足輕重的金融科技公司,正如香港一樣,這是兩地之間的另一共通之處。

直航服務為休閒旅客帶來什麼良機?

直航服務促進了兩地之間的了解,更造就旅遊業。中國內地是帶有豐富歷史底蘊的古老文化,並以自己的一套獨特方式持續發展,愛爾蘭的情況亦不遑多讓。

前往愛爾蘭的香港遊客和來自中國內地大灣區的華人,他們可參觀愛爾蘭東部古老的Newgrange墓,這個古墓比巨石陣和吉薩金字塔的歷史還要久遠,還有另一景點是世上最長的海岸線之一野性大西洋之路。到訪香港的愛爾蘭旅客也會在本港發掘到許多深厚的愛爾蘭文化。

你只要在香港乘搭午夜航班,就能在翌日早上7時到達都柏林,徹底改變了我們互動的方式。對那些初次踏足這座城市的人來說,當中有很多他們從未接觸、探索過的潛力,從中並能得到啟發。

愛爾蘭領事館的工作是在政府層面建立聯繫,並為企業間的往來創造商機。這是一個雙向過程,我們致力在亞洲區推廣愛爾蘭的出口,並宣傳愛爾蘭是學習英語的好去處,是大學生選擇學府的理想目的地,他們會看到愛爾蘭豐富多姿的歷史價值。

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