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美食

別具滋味緬甸菜

緬甸菜被形容為融合中國菜、印度菜及泰國菜的大雜燴。說到緬甸飲食,我們首先要搞清楚何謂地道

要了解緬甸飲食的話,請先認識充滿庶民風味的「油條」。假若你來自中國,那油條理應蘸上豆漿或佐以白粥,可是緬甸的油條卻通常浸進甜膩的印度奶茶中。

仰光茶館位於仰光舊城區一棟經修復的高挑殖民建築中。店主Htet Myet Oo 道︰「這是自然而生的融合菜式。」跟全球的創意餐廳因應潮流強行融會各地菜式不同,緬甸菜集多國飲食文化之大成並非出於潮流所趨,而是地理及歷史使然。 Htet說︰「不少人對緬甸菜均有所誤解,因他們不太清楚緬甸位處何方。其實它就夾在中國和印度之間,更與孟加拉和泰國接壤,因此緬甸會受到這些周邊國家影響。」

此外,緬甸是一個民族多元的國家,共有逾100個少數民族聚居於此,難怪緬甸菜式都難以分類,一言難盡。 不熟悉緬甸菜的人或許會覺得它的口味太重。緬甸最常見的早餐mohinga是一款以酸辣魚湯作湯底的魚湯米粉,而另一經典菜茶葉沙律則以發酵茶葉入饌,味道想必會令外國人大感新奇,同時又回味再三。此外緬甸菜亦普遍大量用蒜頭、胡椒、魚露和薑黃調味,加上緬甸建國僅130年左右,飲食歷史不算悠久,因此人們對緬甸菜仍然感到非常陌生。

Myanmar-Food-Tour-10
Taylor Weidman
Myanmar-Food-Tour-25
Taylor Weidman
Myanmar-Food-Tour-14
Taylor Weidman

然而到訪當地的部分饕客,卻將緬甸菜譽為世上最棒的菜式,讚歎它集最受歡迎的亞洲菜之大成。試問誰能抗拒一口將中國菜、印度菜和泰國菜統統吃進嘴裡的滋味呢?過去六年間,愈來愈多人發掘出緬甸菜出色之處,隨著與世隔絕超過半個世紀的緬甸開放邊境,大量遊客湧入當地,前來一睹佛塔、欣賞殖民地建築,以及體驗60年來幾乎沒有演變的本土文化。

當地飲食界亦隨著經濟蓬勃發展,高級意、法餐廳和新潮的漢堡包店更多如雨後春筍,不過暫時未能動搖仰光茶館的地位,這裡不但供應傳統緬甸菜餚如咖喱、印度香飯、麵條及16款茶飲等美食外,裝潢亦能滿足高檔顧客的品味。Htet表示緬甸近年冒起許多同類的本邦菜餐廳,更非只為遊客而設:「即使身為本地人,我亦未必嚐過我國某地區的地道菜式;現在的確有更多地道餐廳讓人認識緬甸美食的不同面貌。」 出生於緬甸的Htet在英國長大,約四年前重回祖國。

他發現地道緬甸菜名不見經傳,因此仰光茶館決定捨棄研發創新口味,集中介紹最具代表性的緬甸菜式。 他道︰「假如我們是在10年或15年後才經營這間緬甸餐廳,菜式可能會更富創意;或許會用上乾冰,或供應分子料理吧,但我認為現階段不太適合嘗試弄這些菜式。我寧願先回歸根本,呈現緬甸菜的獨特精髓。」 在蘇萊佛塔路附近蹓躂,可品嚐到多款街頭美食,或於地道風味更濃厚的小茶室品嚐緬甸家常菜式。我參加的仰光美食團由一位信奉基督教的年輕印度人James帶團。

他帶領我們光顧的第一檔路邊攤馳名咖哩角沙律,以大蔥、炸葱酥和西洋菜佐以一份咖哩角,並澆上一大勺鷹嘴豆湯。他指著路邊攤檔常見的迷你膠枱凳說:「我們可以坐那些『嬰兒椅』。」 於是我們便安坐一旁,品嚐味道鹹香的沙律和香脆的咖哩角。 另一攤檔則售賣鋪上番茄和椰菜,並灑上印度混合香料的班戟。這個傳統街頭小吃Mont lin ma yar用煎盤製成,一口大小的鹹點呈二合一的「夫妻餅」造型,其中一邊加有鵪鶉蛋。James表示緬甸民以食為天,正餐之間也愛來一點包點小吃,並謂︰「緬甸人一天可吃上六餐呢!」

我寧願先回歸根本,呈現緬甸菜的獨特精髓

接著我們進入一間茶室品嚐James在整趟旅程最期待的料理:撣邦麵。撣邦麵以靠近中國邊界的緬甸北部省份命名,與四川擔擔麵大同小異,均是鋪滿香辣豬肉末的白麵條。撣邦菜可說是繼緬甸最大族群「緬族」的料理後,仰光的第二大緬甸菜系。

Htet認為撣邦菜有極大潛力名揚國際。他表示︰「緬族菜味道極為鮮明,好惡相當兩極化,但撣邦菜卻以大量番茄及醃菜入饌,跟現時大受歡迎的韓國菜、日本菜和南美融合佳餚無異,而人們喜歡的香料和醃漬食物,正正是撣邦菜具備的元素。如果要我選一種緬甸菜推廣予全世界,我認為撣邦菜定必成功。」 事實上,緬甸菜已經在三藩市打響名堂,成為一股席捲加州海岸的飲食潮流,證明緬甸菜有潛力在國際飲食界佔一席位。只是回到緬甸當地,地道菜式雖仍於仰光努力地於本地人和遊客之間站隱陣腳,但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值得期待。

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仰光的航班,每周有七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