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和活動

斐濟如何成為欖球大國

2016年,斐濟欖球選手稱霸天下。本月,他們將回到第二個家︰香港。Allan Murray探討一個國家如何藉橢圓形的欖球重新振作起來

去年8月,里約熱內盧的臨時球場看台下面,擠滿了國際傳媒。他們面前有個男人手舞足蹈,熱烈地慶祝斐濟隊在奧運七人欖球賽中大勝,大家都不太清楚這人是誰,他是教練?還是領隊?

其實,我們有幸獲邀訪問的,是南太平洋島國斐濟的總理姆拜尼馬拉馬。斐濟在奧運奪得首面獎牌,而且是金牌,為這個不斷被軍事政變和憲政危機弄得民心支離破碎的國家,帶來團結一致的機會,難怪總理如此欣喜。

七人欖球與奧運睽違92年後,捲土重來,斐濟隊在決賽以43︰7大勝英國,可說是將英國隊打得落花流水。對這個人口不足90萬、大部分國民活於貧窮線下的蕞爾小國而言,與其說摘金是夢想成真,不如說是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姆拜尼馬拉馬暫時收起剛才在看台上手舞足蹈的興奮表現,莊重地說︰「欖球一直都是鼓舞國民精神、令我們團結一致的運動。斐濟舉國歡騰,國民過去三天都在狂歡慶祝。」

fiji rugby sevens team
圖片: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他續說︰「或許斐濟的國內生產總值會因此有所增長。」我不敢肯定他是否在開玩笑。

19世紀末葉,英國人和紐西蘭人將欖球引入斐濟,自此風行全國。現在,即使在國內最細小的島嶼上一條最小的村落裡,整天都可以看到小孩在玩欖球;他們打著赤腳,沒有真的欖球,就用膠樽來代替。根據國際欖球理事會的數字,斐濟國內14至40歲的男性人口約有18萬,而其中有15.5萬人是欖球運動員。斐濟人對信仰十分虔誠,如果說欖球是當地的「宗教」,他們或許會認為這是褻瀆神明;不過欖球在這個國家確有舉足輕重的文化地位,正如巴西的足球一樣。

現為香港七人欖球隊效力的卡力加,於斐濟首府蘇瓦長大,曾是斐濟七人欖球隊隊長Osea Kolinisau的隊友。他表示︰「在家鄉,我們整個成長過程都離不開欖球。」

fiji rugby team
圖片:Peter Solness / Getty Images

卡力加繼續說︰「每個小孩整天都花在打欖球上,人人都想更上層樓,最終能為斐濟或海外欖球隊效力。」

20世紀初,足球曾一度與欖球互相競逐優勢,後者迅速成為斐濟(及其他太平洋島國)最熱愛的運動,甚至有證據顯示,斐濟人天生就具有適宜打欖球的基因。

學術期刊《Journal of Sport Sciences》於2015年刊登一篇科學論文,裡面提及︰「太平洋諸島的人先天就具備適合打欖球的體格。」另一篇由斐濟人類學家Dominik Schieder博士於2011年發表的學術論文,則指出欖球「團結不同種族的球迷,從而推動國族建構,有助建立『斐濟島民』的身份認同」。同一篇論文亦提出欖球完全取代了令殖民統治者不以為然的部落戰士傳統︰「打欖球所表現的力量和道德價值,斐濟人認為與戰爭及尚武的傳統相符,這是殖民時代來臨前斐濟社會最重要的兩項元素。」

Cathay Pacific / HSBC Hong Kong Sevens 2016
圖片: Mike Pickles / Future Project Group

斐濟是七人欖球比賽的常勝將軍。七人欖球賽是去年里約奧運的新增項目;在14分鐘的賽事中(分開各7分鐘的上下半場),兩支各有七名球員的勁旅在正規球場上比拼速度和戰術。一個有點寒意的傍晚,一眾斐濟英雄於里約北部市郊大顯身手。他們左穿右插地往前飛奔,一時以單手接球,一時又在背後傳球,球技精湛,加上無與倫比的速度和力量,就連國際傳媒都看得目瞪口呆,更遑論數以千萬看電視轉播的觀眾。姆拜尼馬拉馬在斐濟隊勇奪金牌後,立即宣佈全國放假一天慶祝。其實斐濟全國已慶祝了數天,他亦唯有讓國民放假。

不過,對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球迷而言,儘管斐濟隊的出色表現令人讚歎,但也絕不令人感到意外。一年一度的國泰航空/ 趑豐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於本月7至9日舉行,40年來將斐濟隊的魅力表露無遺。這支深得觀眾喜愛的勁旅曾26次晉身決賽,其中16次奪得冠軍,包括在最近五屆賽事中,有四次獨占鰲頭。

fiji rugby sevens
圖片: Peter Solness / Getty Images

卡力加說︰「這是項大型錦標賽,斐濟全國上下都想看,更想斐濟隊獲勝。場內的氣氛、觀眾的熱情加上比賽的歷史,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斐濟隊身上。」他有兩位兄弟,分別代表斐濟出戰七人及15人欖球賽。

每年有不少斐濟球迷聯群結隊,專程來港展開年度朝聖之旅,將球場的北看台變成熱鬧的派對場地,放眼盡是穿上繽紛民族服飾的球迷,不停地高歌熱舞,為球隊打氣。卡力加補充道︰「雖然我去年入場觀看比賽後,有大約一星期肝臟功能欠佳,但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仍是斐濟球迷不可缺席的比賽,我甚至遇上一對趁欖球賽舉行期間來港度蜜月的新婚夫婦!」

Traditional houses of Navala village, Viti Levu island, Fiji

國際欖球理事會總裁Brett Gosper表示,這項香港規模最大的體育盛事,是說服奧運主辦單位的關鍵,令他們相信七人欖球賽是一項對公眾極具吸引力的體育活動。

斐濟隊教練懷恩來自英國,曾帶領隊伍於2015年及2016年在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奪冠,他絕對贊同香港的賽事是游說奧運的致勝關鍵。斐濟為褒揚他的貢獻,封他為部落首領,他成為首位獲此榮銜的外國人,他形容錦標賽:「至關重要。我帶著斐濟隊來香港,於過去兩屆七人欖球賽獲勝,去年的比賽尤其重要,可說是奧運賽事的綵排。」

「香港七人欖球賽在規模上可媲美奧運,在香港贏了比賽之後,更令我們確信球隊備戰奧運的方法正確。香港可說是七人欖球賽精神上的家園,這個地位將一直保持下去。我認為若未曾在香港的七人欖球賽贏過,就沒有資格自稱是成功的七人欖球教練。」

懷恩從此功成身退,離開斐濟到別處去迎接新挑戰,但他的名字則仍留在當地人的心中。懷恩的英文名字是Ben Ryan,據說自從奧運勝仗後,「Ben」和「Ryan」馬上成為斐濟新生嬰兒的熱門名字。當時身在里約的他說,這面奧運金牌對國民的意義巨大無比,難以言喻。

懷恩表示︰「報章和電視新聞都以鋪天蓋地的篇幅來報道這班球員,他們成了超級巨星。」他接著說︰「我駕車上班的一小時車程中,沿途看到50個村落都有人在打欖球。這項國民運動遍及斐濟300多座島嶼的每一條村落。這些球員來自低下階層,因此他們的成功更加意義非凡。」

fiji canyon
圖片: Pete Mcbride / Getty Images

儘管斐濟貧窮落後、缺乏資源,卻一直是令所有對手聞風喪膽的勁旅,尤其是在七人欖球項目中。不過話說回來,斐濟球隊過往表現並不穩定。據懷恩透露,球隊成功的秘訣,是引進運動科學和營養學的最新研究成果。球員向來習慣吃芋頭和木薯等大量碳水化合物,現在從營養入手改善膳食;而球隊內則實行嚴格的紀律和有系統的管理方法。

然而,斐濟裔欖球選手的成就卻是一把雙面的利刃,國內一流選手經常被頂尖海外球會挖走,從此失去參與七人欖球賽事的正規備選資格。由於欖球賽對球員加入國際球隊的規例相當寬鬆,不少優秀的國際15人欖球隊都有一、兩名「入籍」的斐濟裔球員。對出身貧窮的欖球球員而言,效力外國球隊可帶來豐厚的財富,令人難以推卻。整個家族都依靠球員加入球隊的薪水來生活,而法國欖球聯賽的酬金更比別處優厚。若球員不幸受傷,職業生涯畫上句號,隨之而崩潰的,就不止他一個人的夢想與希望。

雖然懷恩曾透露球員有三個月未獲發薪,觸發國內一場球壇風暴,但目前來看,這支奧運球隊的大部分球員仍然未受影響。事實上,懷恩上任最初幾個月亦沒拿到薪水,直至有關當局將財務問題處理好,才將經費批出。

斐濟隊現在重臨香江,這是他們的第二故鄉,而他們的唯一目標,是再次取得勝利。隊長Kolinisau表示,他們誓要向世人展示自己依然是全球最優秀的七人欖球隊。前港隊教練備加力接替懷恩,成為斐濟隊的教練,想必對香港七人欖球賽得心應手。備加力表示︰「我的目標是要令球隊實力在眾人之上,並找出更新更佳的比賽方式。球隊實力無容置疑 & &我的職責是在斐濟創建欖球文化和尋找致勝之道,我並非只是為這一代的球員設想,也是為了新一代的欖球員而奮鬥。」

一如既往,在香港七人欖球賽奪冠既可激勵人心,展示實力,還可以大事慶祝。

國泰航空/ 趑豐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於4月7至9日舉行,詳情請瀏覽hksevens.cathaypacific.com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斐濟的代號共享航班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