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伴同遊

與摩洛哥的偉大學者白圖泰結伴同遊

Ed Peters試圖追隨這位學者兼法官浪跡天涯,從摩洛哥出發、遊歷麥加和北京等地

或許你曾在與他同名的杜拜超級商場Ibn Battuta Mall購物,但「伊本.白圖泰」對你來說恐怕是個陌生的名字,遑論拜讀其代表作《The Precious Gift for Lookers into the Marvels of Cities and Wonders of Travel》,其實這本書名吸睛的遊記,在14世紀可謂風頭一時無兩。

簡單來說,白圖泰就是摩洛哥版的馬可孛羅,他在中世紀末周遊列國,花了近30年於中東、非洲、歐洲、印度及中國穿梭遊歷。

到了1354年他返回家鄉丹吉爾,只是單憑記憶向抄寫員口述一直以來的海外經歷,最終編成上述巨著。部分學者卻聲稱他只不過是拾人牙慧,或者吹牛捏造;但不管真相如何,他講故事的本領確實高超,最終撰錄出前無古人的作品,成就不容置疑。

白圖泰生於穆斯林家庭,是個研究伊斯蘭法律的法學家。他離開家鄉後,第一站自然是到麥加朝聖;但這位游子天生就愛浪跡天涯,沒多久就再一次出走他方。

考慮到白圖泰曾經在旅途上與不少女伴和女奴發展過霧水情緣,過後便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和他留下的血脈),乾脆得有如現代旅人召喚Uber客車,我還是不要毛遂自薦當他的旅伴了。

Credit: 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話雖如此,我還是想親身目睹他如何憑一張嘴巴成為德里宮廷的大紅人。當時,飽歷風霜的他身無長物,卻令擁有無盡權力和財富的蘇丹Muhammad bin Tughluq大灑金錢,延聘他出任qadi(法官)一職。然而,白圖泰在印度官場打滾的十年亦非一帆風順,他曾因一場海上風暴而家財盡失,後來更辭去法官一職,啟航前往中國,為蘇丹執行外交任務。1346年夏天,他登陸自己心目中視為「世界最偉大港口」的泉州。

白圖泰稍作休息後前往廣州,在定居當地多年的阿拉伯商賈家中投宿;之後來到杭州,見證士兵以橘子充當彈藥,演習一場壯觀的海戰,繼而再取道北京

Credit: 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但他確實有踏足北京嗎?

評論家從白圖泰的中國見聞找到不少謬誤:如他推斷瓷器由煤製成,並提到曾沿運河遊遍中國。他們懷疑當事人根本沒有去過大都(現今的北京),即元朝蒙古帝國的首都。若我有機會跟他結伴同遊,便能確定主人翁是否曾目睹皇帝駕崩後以活馬和侍從陪葬,抑或純粹為自己的故事加油添醋。既然我沒法子跟白圖泰同行,唯有將疑點利益歸於當事人。

白圖泰的歸家路亦波折重重,當他途經耶路撒冷和開羅時,兩地均有黑死病瘟疫肆虐。回到摩洛哥後,他在卡薩布蘭卡地區擔任法官,直至大約1368年逝世。儘管他比史上許多舉世知名的旅人踏足過更廣更遠的地域,但其身故後數百年間,他在現代人普遍簡稱為《The Travels》的遊記中講述的見聞,一直鮮為人知。

據說白圖泰曾留下一闕遺言︰「人生苦短,唯有身後留名。」對有志勇闖異域一窺世界奇觀及其奧妙之處的旅人而言,這是非常中聽的建議。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