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和文化

宅女勇闖數碼星球

《絲路》雜誌的短篇小說

有人給我看過一段短片,片中人將青瓜放到貓貓身旁,驚惶失措的喵星人頓時嚇至蹦蹦亂跳,更甚者還跳出窗外。

大部分人都將它視作一條有趣的短片。

我卻從中看到我的戀愛命運。

雖然我心儀的男生不至於嚇得跳窗逃亡,但他們在我告白後確實會驚訝得節節後退,要不是弄傷自己,就是破壞家具。

我長得不醜,也不是具備其他駭人條件。我只是……與眾不同罷了。

不管怎樣,這些都不是我要講的,我想說的是我移居香港的因緣。

首先讓我介紹一下自己,我叫Princess Delilah Geek Girl of Tau Epsilon 7。這是我在網絡世界的名字;畢竟,那裡才是我的歸屬。

我的真名是Michelle Tong Vatsiliev,畢業兩年來都是「自由工作者」,亦即是無業一族。

我在美國德州的農村長大,撇開精於盜用鄰居的無線網絡不說,短短的人生中尚未有任何成就;要知道我父母都是守財奴,他們聲稱家裡負擔不起像樣的寬頻網路。

在我花了整個春天都找不到半份工作後,我媽告訴我要把我送到她的出生地香港,理由是「香港科技發達,妳這種科技痴在那裡說不定能找到工作。」

香港?我倒沒所謂,反正比呆在德州拉戈維斯塔近郊好吧。我有看過《悍戰太平洋》,也愛吃叉燒包,去香港也沒損失吧?

就這樣,我來到了香港。

 

第一周,第一天︰飛行航程很舒服,景色壯麗,在萬家燈火的晚上降落簡直無與倫比,數不盡的燈光在黑夜中閃爍,很有科幻氣息。超級現代化的機場本身是座人工島,僅以天橋連接上陸地。

抵埗後,我乘坐列車去舅父家,在新界偏遠的一隅安頓下來。翌日早上,我踏出家門,四處張望。

感覺如何?第一印象而言,我愛煞這裡。陽光充沛、水質清涼、天氣和暖、群島充滿異國風情,遠處是摩天大樓,背靠壯觀的山巒……一切都很討人喜歡。

 

第一周,第六天︰不過沒多久我就在這裡找到不喜歡的東西了。香港人很勤奮,態度超級認真。我的天啊,他們簡直是工作狂!

尤其是我的親戚,他們幾乎都不回家。

我掃視著大量招聘廣告,空缺雖多,但沒有一個有這樣的要求︰「聘請不友善、不擅辭令的宅女,薪高,無須工作。」

第二周,第四天︰最後,一位表姐妹(總之是親戚啦)問我可否代她照看房屋。她家位於香港島一個叫北角的稠密社區,藏身於一幢平平無奇的大廈當中,於是,我再次收拾行裝上路。

 

第二周,第六天︰我在新的「蝸居」安頓下來。身為名副其實的網絡宅女,甫放下行李,還沒整理行裝,我已開啟電腦,搜尋免費無線網絡去了。

就在這一刻,我迎來了人生的轉捩點。

你需知道香港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香港人擠進一間間狹小的斗室中,住宅大樓建至70層高,一棟棟建築物如見縫插針般拔地而起。

而所有住在這些大廈的人都喜歡電子產品,感覺他們每人(再強調:是每一個人)都擁有好幾百萬件電子裝置呢!

你應該想像到接下來的情況:我用一部小小的平板電腦,已經偵測到超過100個無線網絡訊號,更有連接至打印機、廚房家電以至擴音機等電器的藍芽訊號。

我發現這裡共有兩個香港:一個是高廈林立、行人摩肩接踵、商店星羅棋布的實體香港;另一個是數碼世界的香港。這裡隨處都有訊號,人們做任何事都離不開網絡連線,連付錢也不用現金,而是刷卡和用手機錢包。

至於我住的那棟大廈又是什麼光景?它本身就是一個萬事完備的數碼星球。我覺得香港大概相當適合我。

 

第三周,第一天︰實不相瞞,我既是個迷戀科技的宅女,亦是一名黑客。我們這種人都愛搗蛋,絕不是循規蹈矩的乖寶寶。我們都喜歡「玩玩」。

但我(通常)被歸類為「白帽黑客」,即是說我大部分時間,也有自己遵守的道德標準啦。

所以,我打算帶著絕無惡意的心態,探索一下這棟大廈的數碼世界。

我喜歡親近小孩,而我樓上剛好住了好幾個小孩。

我想跟他們開個玩笑,於是就入侵了他們的打印機,指使它吐出一張字條,寫著︰「你好,我是你的打印機。我終於有意識了,請跟我玩吧。」

那天晚上,我碰巧跟他們一家同乘一部升降機到地下,他們的父母正笑著談論我的把戲。

 

第三周,第二天︰我發現這棟大廈某個單位,有一個連接網絡的智能雪櫃。

我再次發揮搗蛋本色,將一個訊息傳送到雪櫃的小屏幕上:「我偵測到你放了太多高卡路里食物在我的架上!要多吃蔬果啊。」雪櫃主人回了一個「讚好」,似乎證實了那訊息是合時宜的。

 

第三周,第三天︰既然我打算向你坦白,就不得不承認我做了一件非常頑皮的事。

我的隔壁住了一個行為猥瑣的男人,他總愛從他家客廳的窗口偷拍我。他家門前堆滿風水法器,而單位內更剛好有個未加密的藍芽擴音器。

某晚夜深,我將從恐怖電影中抄錄出來的低沉哀嚎聲,傳送至他的擴音器。

不出數天,隔壁來了一隊搬運工人,而那個男人亦搬走了。我將這件事定性為「為民除害」。不過,這件事確實搗蛋。

 

第四周,第一天︰讀到這裡,你們當中也許有人會對我的行為嗤之以鼻,覺得我利用科技跟左鄰右里開玩笑可能已屬違法,又或認為我的行為跟隔壁的猥瑣男並沒有分別。

唔,也許你說得對,我有時也對自己於數碼世界潛行的舉動感到少許愧疚,特別在那個男人搬走以後。

所以我要跟你說,在抵港的第四個星期開始,我決心重返俠義黑客的行列,我在我的Macbook Pro電腦前鄭重發誓:今後只用我的「超能力」做善事。

但從何入手?

 

第五周,第二天︰今天,我展開了首個「善良黑客」任務,做法非常簡單,絕不違法。

任何小孩也可照做。

我利用無線網絡搜尋功能,查看大廈內的無線網絡訊號名稱。我發現在160個單位中,超過八家人的訊號名稱跟《星球大戰》有關,例如「Rebel Base Wi Fi Centre」(叛軍基地無線網絡中心)。

所以我在升降機內貼上一張字條,寫道︰「你是星戰迷嗎?星期六2時,我們在本座多用途室見面吧。」

那天2時半,我悄悄路過多用途室,發現房中足足有27人,他們互相結識,談笑甚歡;我的任務成功了。

 

第五周,第四天︰我的第二個任務有點難度。我樓下兩層住了一個單親媽媽和一對龍鳳胎,他們親切和善,還養了一頭狗。

雖然雙胞胎很可愛,但看起來比較安靜,還帶點哀傷,我想可能是因為他們爸爸最近離世,心情仍未平復吧。

我無意打探他們的私事,但那天我在遊樂場跟他們的媽媽混熟了。

 

第五周,第六天︰這個星期六,我取得雙胞胎媽媽的批准,在狗狗的頸圈掛上一個小小的藍芽擴音器。

我告訴雙胞胎它會將狗狗的思想翻譯成英文。(這隻狗狗叫大芬,意思是「非常芬芳」,這個名字挺貼切,因為牠真的挺臭。)

媽媽、雙胞胎、狗狗和我一起去了散步。

跟許多初到貴境的遊客一樣,我原本以為香港就只有摩天大樓和島嶼。但原來市區邊陲仍有風景秀麗的山脈,我們沿著野趣盎然的金督馳馬徑緩步上山。林蔭小徑和薄霧籠罩的山巒,令人彷彿進入了《哈比人》的世界。

兩個孩子跟大芬走在前頭,媽媽和我在幾米後跟著他們。

我透過大芬的頸圈扮牠在說話,悄悄以粗啞的狗狗聲調因應場合發表偉論︰「我喜歡這裡!為了表示我非常雀躍,我要在這裡尿尿!我覺得非常舒暢!」

雙胞胎大感驚奇,逗得他們樂翻天。

二人問了狗狗很多問題,我嘗試挑一部分來回答。小妹妹問︰「你為什麼喜歡舔我的臉?」

我扮狗狗答道︰「因為妳臉上常常黏著雪糕,而且妳很可愛,希望將來會嫁給我。」

小妹妹一臉認真地說︰「不行,但如果我找不到其他人,就嫁給你吧。」

媽媽和我頓時捧腹大笑,我笑得說不出話來,我們只好假裝翻譯器壞掉了。

 

第六周,第四天︰雖然難以啟齒,但我還是招供吧。你可能難以相信像我這般傑出的黑客,竟然將時間花在做好人,改善其他家庭的生活上。

你的疑慮是對的。因為事實上,我的好人好事堅持不了多久。

某天,我心中冒起了難以抗拒的誘惑,好想做一些帶點邪惡的事情。第二天,我就被這個念頭征服了。

 

第六周,第五天︰我一大清早便起來。其實我樓下第三層住了一個超級俊俏的男生,他這種人準有個美艷動人、超會打扮的女友,即使過了100萬年也不會看我這種人一眼。

因為他的無線網絡名稱是「Wong Chi Keung’s Wi Fi Signal」,所以我猜他本人叫志強,而別人可能還暱稱他作CK。

我不曾近距離望過他,但他就是惹我討厭。你知道那些長得實在太好看,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敵意的人嗎?他就是這種人。

我決定要懲戒他。

(我也知道這不合理!也不公平!但只有白痴才會指望人類以理性行事吧。)

那天早上,我將他的手機鈴聲改成占士邦的主題音樂。

他踏入升降機之際,我指示其手機響起鈴聲。他一臉錯愕,慌忙關掉鈴聲,但升降機內所有人已忍不住爆笑。我站在後排,努力地裝作一本正經。

 

第六周,第六天︰翌日早上是星期六,我起床打開電腦,頓時睡意全消。

我發現志強把無線網絡名稱改了,新名是「Hi Michelle」(妳好,Michelle)。

天呀,原來他也是個黑客!

然後我的手機響起了新鈴聲,是一首名叫「你是誰?」的歌曲。

然後,門鈴響起了。

 

兩個月後︰你應該猜到故事後來的情節了。志強跟我是同道中人,一樣是超級科技痴。他在香港科學園為初創企業而設的「培育中心」內,經營自己的電腦公司。

他聘請我為程式員,但很快我們便成為了合作夥伴。

嘿,當然不單指商業上的夥伴;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們第一件共同研發的產品,是讓家長哄子女開心的狗狗思想翻譯器。他認為我的概念大有可為,遂合力令它變成可供銷售的商品,幾個月內將推出市面。

我們更在包裝盒印上大芬的照片。

 

再過一個月︰我正在利用男友CK研發的手機應用程式,撰寫(唔,嚴格來說是口述)這篇文章。

夕陽西下,我們坐在山頂俯瞰維港兩岸的景色,甚至能遠眺外海的島嶼。沿四個月前跟雙胞胎一家一起走過的金督馳馬徑再前行一點,便可來到這片秘境。

CK和我帶了大芬一起來散步,雖然牠還是有點臭,但我們都不介意。我們下方是白茉莉花叢,黃昏時分,正是茉莉飄香的時刻,而右邊則開滿一簇簇梔子花。我覺得它是世上最芳香的花朵,尤其正當暮色四合的浪漫時刻。

狗狗四處嗅嗅,然後又跑回我們身邊。

我利用裝置,讓狗狗向我說︰「我覺得妳很可愛,希望妳將來嫁給我。」這句話經頸圈的擴音器播放出來。

我一臉正經地回答︰「不行。但如果我找不到其他人,就嫁給你吧。」

CK聞言大笑。

居於香港的Nury Vittachi是一位知名作家及專欄作家,並以富幽默感的筆觸馳名。自稱為書呆子的他曾花時間了解各種於高樓大廈中穿梭的數碼訊號。

請瀏覽cathaypacific.com/discovery閱讀其個人專訪。

以上故事刊載在20177月號的國泰港龍航機雜誌《絲路》,屬於短篇小說特集的其中一篇文章。點擊以上圖像便可閱讀其他故事。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