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

由杜拜往阿曼:在中東的新熱點

Danae Mercer駕車穿越海岸、山脈和城市,探索阿拉伯灣最熱情好客、風光最秀麗,一度披上神秘面紗的國土。

阿曼時間下午6時。太陽已隱沒在Al Hajar山脈背後,眼前最明亮的景色是天際的一輪圓月。
我們置身斗室,牆上的電視正大聲播放著一場 利物浦足球賽。

「要吃點哈爾瓦酥糖嗎?」其中一位警官遞來一碟以酥油、麵粉和果仁製成的甜糕。「要喝杯咖啡嗎?」

我們已在路上十個小時,剛剛走進了世上最親切友善的警察檢查站。

阿曼擁有與眾不同的天然景觀。其疆土從南部受季候風影響的海岸,延綿至大片空曠的Empty Quarter沙漠,至穆桑代姆半島的崎嶇山脈。阿曼的面貌與毗鄰的杜拜可謂天淵之別:大片曠野上點綴了低矮樓房,紅色沙丘與崇山峻嶺連成一氣,人煙稀少的街道上有山羊在遊蕩。

但這片空曠遼闊、未經開發的土地正在悄悄轉變。1990年代中期,這個歷史悠久而保守的國家小心翼翼地開放旅遊市場,現時步伐正不斷加快。阿曼旅遊部將在未來25年投資高達350億美元(2,730億港元),計劃將酒店客房數目增加四成。

當地已有數家全新酒店陸續落成,以優質住宿招徠高消費旅客,把大型旅行團拒諸門外,更令背包客望而卻步。

Six Senses Oman

我想欣賞阿曼的當下風光,而非發展後的面貌。而且我希望以公路旅行的方式進行。

專為旅客度身訂造行程的Lightfoot Travel旅行社為我安排這趟旅程的大小事宜,其職員Kieran Smith表示:「在阿曼市區駕車輕而易舉,因為道路狀況優良,寬闊的大型高速公路上有許多長而筆直的路段。」Smith說他最近完成了類似的阿曼自駕遊,他提醒我穿越阿曼郊區的道路蜿蜒曲折,可能需要出動四驅車,駕馭山路的旅程絕不輕鬆,而在沙漠地帶駕車更為艱辛。

他補充道:「不過只要你對自己的駕駛技術有信心,就不會有問題。」

某個星期五中午,我和朋友Stacey Siebritz在杜拜爬進她那輛滿是灰塵的2007年三菱Pajero四驅車。
我們出發前往阿曼。

從杜拜前往Six Senses Zighy Bay酒店約需兩小時,一路車程輕鬆簡單、風光明媚。

我們在E33公路行駛了98公里,快到Dibba時卻連不上Google地圖,於是按照酒店提供的指示前進:「在海豚迴旋處左轉」,「過了燈籠迴旋處向前直駛」。阿曼的迴旋處往往充滿妙趣,一點也不沉悶。

Dorf Al Shuraijah, Jebal Akhdar Gebirge , Sultanat Oman

Six Senses Zighy Bay是一家隱世而洋溢浪漫情懷的五星級酒店,別墅坐落在兩個泳池和棕櫚樹之間,採用傳統的阿曼建築風格,以石頭和木材建成,內部燈光柔和舒適。

Stacey前往酒店的私人海灘,我則朝著Wadial Khamsi峽谷的方向遠足。路途陡峭險峻,可是導遊卻不斷抬頭望向天空:「我們得在日落前越過山峰。」因此我們加快了步伐。站在山巔,可以俯瞰毗鄰村莊的棕色平房,還有一個小漁灣。導遊示意我向一間由厚重石塊砌成的小屋內張望。

「直至20年前,還有人住在這裡。」
「現在還有嗎?」

他搖搖頭。「沒有水和電力的生活,教人無法想像。」
Google地圖顯示,從海邊的Zighy Bay駕車前往盤踞海拔2,000多米山上的Alila Jabal Akhdar度假村需要七個小時。

實際車程卻花了近十小時。

我們不但需要穿越Al Hajar山脈,途中更得不停進出阿聯酋的邊境,一共越過五個邊境關卡。

Anantara - Al Jabal Al Akhdar

人煙阜盛的風景不時在我們眼前曇花一現,復又轉瞬即逝。我們在阿聯酋的沙迦市,經過水果攤檔林立的Maliha路;沿路前進約一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一個小鎮,那裡攤在陽光下的地毯和陶瓷顯得異常耀眼,吸引一車車遊客駐足細看。我們停在加油站午餐,以即溶咖啡和炸雞果腹。離開時,提示穆斯林禱告的鐘聲剛好響起。

我們再次進食已是多個小時後,那時太陽已下山,由於途中多次迷路,令我們感到煩躁不安。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兩個筋疲力盡而且風塵僕僕的人駕車駛進了世上最親切友善的警察檢查站,停車等待檢查。一名警衛從檢查站走出來。

「要喝杯咖啡嗎?」他笑著提議。對於那時的我們而言,他絕對是適時的救星。「要吃點哈爾瓦酥糖嗎?」

Alila Jabal Akhdar度假村以大自然美景為招徠,為賓客在四面環抱的壯麗美景之中,提供一處稍事歇息的奢華空間。客房建在高架木樑上,可飽覽Al Hajar山脈景致,低調的啡色和灰色、大型陽台和獨立石砌浴室別具粗獷質樸的魅力。儘管歷史古城Nizwa近在咫尺,但置身於此卻恍如天涯之外。

Alila Jabal Akhdar,Oman

某個早上,我們遠足途經一個乾河谷(只在雨季才會注滿水的乾涸河床),清涼的空氣寂靜無聲,周遭只聽見我倆的呼吸聲及山羊的叫聲。第二天,我首次嘗試鐵索攀岩,身體緊貼懸崖邊緣,兩位阿曼導遊守護兩側。隨著世界像是要在我的腳下流走,導遊轉頭問我:「要拍照嗎?」他建議我放開雙手、身體往後一縱,後來我回看那些相片(是的,我還活著),那絕非我拍照時最自然的表情。

新開幕的Anantara Al Jabal Al Akhdar度假村距離該處約30分鐘車程,坐落在同一座受保護的山峰上。這所中東地勢最高的五星級度假酒店空間寬闊,以堡壘為設計主題,提供設有私家泳池的大型別墅,充滿溫馨的家庭格調。我和Stacey借來單車,騎到酒店外的小鎮逛逛,一排排方正的平房在陽光下閃耀著藍色和金色的光芒。

晚上,我們與曾任酒店公關經理的Ekta Gandhi共晉晚餐。這位已在阿曼居住多年的女士一邊品嚐新鮮烤製的八爪魚,一邊告訴我們:「30年前這裡根本沒有遊客,外國人無法踏足阿曼。首都馬斯喀特仍然滿街驢子,沒有任何道路設施。」她的身後,漸落西山的太陽正綻放餘暉。她續說:「改變來得很快,幸好是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阿曼以藝術、文化和自然為賣點,旅遊業前景一片光明,政府希望穩步發展。」

Anantara - Al Jabal Al Akhdar

我們第四次收拾行李時,Stacey問我:「何時出發才算是太早?」阿曼和最後一個落腳點The Chedi Muscat酒店教我們感到依依不捨。這家度假酒店擁有面積達8.5公頃的花園,棕櫚樹整齊夾道,是我們真正的阿拉伯綠洲。

駕車猶如一趟馬拉松:我們希望完成旅程,也知道必須完成它,但在踏上最後一段路時,我們已疲憊不堪。最後一段路程,我們從馬斯喀特取道一號公路前往杜拜,然後選擇內陸支道前往艾因市,再在Hatta穿越邊境。

Stacey強調必須於清晨時分,趁著眾人仍在夢鄉時抵達邊境:「我曾經在那裡等候了六小時才能過境。」結果我們還是到早上8時才離開。

前往杜拜的路途中段,我們停下來加油,然後就在附近遊蕩,不想返回車上。我提議在一家當地茶室午膳。茶室裡一位青年遞給我們一張膠製餐牌,上面寫的全是阿拉伯文,我們只好隨便亂點。五分鐘後送來的,是裡面夾了雞蛋和醬料的薄脆麵包,搭配溫熱甜膩的奶茶。

Sweet Spiced Freekeh with Fresh Figs

「這是阿曼麵包。」他向我們解釋。當我們用手指頭拈起盤內的麵包碎,他又寫下「阿曼麵包」,確保我們明白。

我們返回車上,再次上路,往杜拜的方向前進。大風將地上的沙刮起。電台播放著90年代的樂曲。如同來時那樣,我們很快就將阿曼拋在身後。但在加油站的食物、水果攤檔、五星級酒店、山脈、海灘和沙漠等各種事物之中,我們體驗到點點阿曼的風味。

其中充滿著海洋、鹽和陽光,還有歷史和改變的滋味,而且令人回味無窮。

有用資訊

在阿曼駕車的秘訣

如果你在杜拜租車前往阿曼,須確保取得阿曼的汽車保險。邊境關卡將會要求你出示保險證明。來往阿曼的路上有許多邊境關卡,但容許外國人使用的過境關卡的規例經常改變。出發前務必與酒店確認詳情。

在每個住宿地點逗留至少三晚,因為各個住宿地點之間的車程可能頗長。如果再來一趟,我會在Six Senses Zighy Bay酒店至Alila Jabal Akhdar度假村途中的艾因市停留數晚。這樣可以把十小時的駕車時間分成兩段較短的車程。

最好三至四人同行。不要只與一名旅伴出發,因為查看地圖需要無比專注力。

所有位於山區的住宿地點都提供某些登山交通工具,只不過宣傳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可在訂房時查詢詳情。

大部分國際駕照(特別是附有相片的)均可在阿曼以遊客身份駕車。不過出發前最好再次確認。

酒店

Six Senses Zighy Bay 酒店 – sixsenses.com

Alila Jabal Akhdar 度假村 – alilahotels.com

Anantara Al Jabal Al Akhdar 度假村 – jabal-akhdar.anantara.com

The Chedi Muscat 酒店 – ghmhotels.com/en/muscat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杜拜的航班,每周有七班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