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與設計

愛上混凝土森林

是否人人都可以學懂欣賞一種名為「粗獷主義」的建築風格?Christopher Beanland學懂了,並且與你分享世界各地他最喜歡的混凝土傑作

粗獷主義的英文brutalism,根據學院裡的老學究們指出,是法文béton brut(即是粗糙的混凝土)的變體;不過大家都不喜歡這個名稱,建築師和評論人固然不喜歡,就連老學究們也不喜歡。

這種建築風格於1960年代突然盛行起來,外形古靈精怪、體積超級龐大的建築物於全球各地紛紛湧現。後來,這些混凝土怪物逐漸殘舊,甚至發霉,變成城市規劃者的眼中釘,用炸藥將它們逐一摧毀。

今時今日,粗獷主義建築不再被人視為眼中釘,而且似乎有東山再起之勢。維也納建築中心由現在至8月6日舉行一個名為《SOS Brutalism》(意思是救救粗獷主義)的展覽,對這些備受誤解與低估的建築作出禮讚。而在新加坡,當地人亦對清拆市內的粗獷主義建築表示抗議。

以下是我的粗獷主義建築精選。

1. 悉尼,Sirius Building大廈

巍然聳立於悉尼海港旁的大廈Sirius Building是一個寧靜舒適的居處。這幢大廈建於1981年,由建築師Tao Gofers設計,後來由於新南威爾斯政府想將大廈放售,於是住客被迫遷出。現在大廈前途未卜,但是當地的有心人展開了一個名為Save Our Sirius(拯救我們的Sirius大廈)的運動,促請政府保留這幢在建築學上別具價值的大樓。
saveoursirius.org

2. 香港,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

這座位於中環海濱、樓高28層的大廈讓香港在粗獷主義建築中穩佔一席位。沒有人知道為何這座大廈的外形有點像一個倒轉的氈酒酒瓶,也沒有人知道為何它跟悉尼的Masonic Centre Tower大樓的外貌如出一轍。我們只知道這幢大樓建於1979年,由本地建築師潘孝維設計,原本是英國添馬艦海軍基地內的威爾斯親王大廈,今天則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基地。

3. 東京,國立代代木競技場

丹下健三是1960及1970年代地位舉足輕重的現代建築師,他的作品外形新穎奇特,看來更像是異星世界才會出現的建築。1963年,馬其頓首府史高比耶經歷嚴重大地震後,丹下健三主持這個城市的重建總體規劃,為城中添上多座令人歎為觀止的粗獷主義建築。東京於1964年舉行奧運會,他為此設計了國立代代木競技場。這座建築物有線條流暢的弧形水泥屋頂,裡面是泳池及體操場館,至今依然是極具代表性的建築,反映當年東京全情擁護現代主義,是建築界朝氣蓬勃的年代。
jpnsport.go.jp

4. 多倫多,Robarts Library圖書館

在多倫多,沒有人將Robarts Library圖書館稱為Robarts Library圖書館的,大家都稱之為Fort Book(意思是書籍堡壘)。圖書館有塔樓、狹窄的窗戶以及宏偉的氣派,外形看來確像一座堡壘,令你覺得隨時會見到屋頂上有持劍的武士在巡邏。這是多倫多大學規模最大的圖書館,藏書超過400萬冊;由Mathers & Haldenby Architects建築事務所與Warner, Burns, Toan & Lunde建築事務所合作設計建造,於1973年啟用。最近出版的地圖《Concrete Toronto Map》搜羅這座城市內多座粗獷主義混凝土建築,Robarts Library圖書館亦名列其中。
onesearch.library.utoronto.ca

5. 倫敦,Hayward Gallery美術館

Hayward Gallery美術館將粗獷主義大膽而鮮明的特質表露無遺,可說是其中的代表作。這幢建築固然是大量運用混凝土作建材,而且用得理直氣壯,手法粗樸而極具氣勢。美術館由倫敦郡議會的建築師Norman Engleback、Ron Herron、Warren Chalk及John Attenborough設計,於1968年開幕,屬於Southbank Centre中心其中一項文化藝術設施。美術館最近由Feilden Clegg Bradley Studios建築師事務所負責翻新,在建築物頂部開天窗,引入光線,成為美術館新特色。翻新工程進行期間,更以「讓光進來」作宣傳標語。
southbankcentre.co.uk

編輯精選

發現更多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Discovery Book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