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由帝國、珍貴香料與貿易交織而成的香料群島傳奇

印尼的班達群島,曾控制著歐洲兩個交戰貿易帝國的利益與政治命脈,聲名沉寂了數百年後,不少旅人,不畏長途跋涉的艱辛,再次重臨這些遙遠的海島上遊歷探索

近代常有因為爭奪石油而引發的軍事衝突,但在17世紀,香料才是戰爭的導火線。當時,英國人和荷蘭人對一種罕有的外國香料特別鍾情。那就是肉豆蔻。從中世紀至17世紀,小小而香氣四溢的肉豆蔻是頂級奢華珍貴之物,不但能為食物防腐和調味,更被視為能醫百病的靈藥,價值連城。根據14世紀的德語古籍記載,當時每磅肉豆蔻的市價相等於七頭肥壯的牛。

雖然如此,當時的歐洲商人卻不知道這種香料的原產地在哪裡。11世紀時,阿拉伯和中國商人將肉豆蔻帶到羅馬帝國的港口城市君士坦丁堡(即現在的伊斯坦堡),再經海路運至西方各個口岸,當時鮮有歐洲人曾踏足這個他們後來稱為東印度的地區。

為了尋找肉豆蔻的原產地,歐洲諸國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爭相造船遠航探險,甚至不惜兵戎相見。在航向這些遠方的神秘土地途中,無數人身陷險境,葬送生命:有任性的探險家誤闖極地,最終在冰天雪地中凍死;也有船隻遇上颱風吹襲而沉沒,或被歐洲敵國的船隊發炮炸毀;甚至一整隊船員在途中染上痢疾而死。不過也有人誤打誤撞,無意中締造歷史,例如發現美洲大陸的哥倫布;而歐洲人亦在前仆後繼的情況下,成為建立印度、非洲和中東海上貿易網絡的先驅。

歐洲的武裝商船隊跨過重重難關與險境,最終抵達萬丹、蘇門答臘和巴達維亞(雅加達的舊稱)的港口,並且發現肉豆蔻的秘密產地班達群島,那是位於印尼摩鹿加群島南端的一列火山小島。

時至今日,前往當地的旅程仍頗為艱辛,由香港乘飛機出發,途中需在雅加達和望加錫轉機前往安汶,歷時24小時;接著還要花18小時,乘船橫渡班達海。幸好,今日的海上旅程比16世紀時舒適得多,尤其當你選乘的是以豪華海上生活為賣點的印尼傳統phinisi帆船Rascal號。這艘帆船有流麗的白色線條,配備木甲板,與昔日載著歐洲探險先驅的那些齷齪帆船有天淵之別。船上有五間艙房,我入住的一間空間寬敞,配備雙人大床,舷窗旁放置了桌子,讓我可安靜地伏案寫作。房內的書架上,更擺滿精心挑選的書籍,供人於旅途上閱讀。

我沒有到甲板上閒逛或爬上船桅遠眺,而是躺在甲板上層的沙發床上消磨時間。這裡讓我可避開赤道一帶熾烈的陽光,閱讀英國作家Giles Milton所著的《荳蔻的故事》。此書回溯「香料群島」的歷史,以及它在全球貿易和戰爭中扮演的角色。我亦會走進駕駛艙去,與人稱「尤達大師」的Sarbi船長聊天,並且細看那些詳盡的海洋地圖。我們駛經的這片海洋深達800米,是全印尼最深的海域。

《Discovery》與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香港分校合作,為本文繪製插圖。該校多位同學發揮才華創作插圖,作品會成為他們三年級功課的一部分。他們的插畫均表現出香料群島獨特的文化及自然特色,令文章生色不少。其中七位同學的作品被選作本文插圖,他們分別是:Kaylee Chan、Gabriella Teresa、Jonathan Li、Helen Wong、翁綺綺、Julia Marinelli、Jo Hannah Amancio、Dilara Polat、Jakob Potter、Jericho Bernado、Reana Bachilla、Olivia Shin及Minkyung Kim。

根據16世紀商旅撰寫的日記,我們在看見香料群島之前,已可在遠處嗅到島上瀰漫的香料氣息。日出後不久帆船逐漸靠近目的地,我們滿懷期望地大口呼吸空氣,但島上的香氣似乎跟它的名聲一樣,消散得一乾二淨。我們見到巍峨的Gunung Api火山逐漸靠近,火山於1989年曾大規模爆發,山上留下多道黑色的疤痕。這座火山於17世紀初踏入活躍期,首批抵埗的荷蘭人曾記錄他們眼前見到「只有灰燼、火焰和煙霧」的景象。

與早年的商人一樣,我們航向班達群島的主島班達內拉,駛進被叢林環繞的港口。班達群島由十座小島組成,有20,000名居民散居各島上。對於這個小社群而言,我們有如天外來客;乘搭拖船回家的學童一臉好奇,向我們這群在海岸附近划艇的外國人揮手。

1511年,葡萄牙人成為首批登陸班達群島的歐洲人,但旋即被當地原住民驅逐。約一個世紀後,英國和荷蘭船隊接踵而至,在當地遺下的痕跡,至今仍隨處可見:色彩繽紛的殖民地建築沿著班達內拉海岸星羅棋布,宏偉的堡壘訴說各國為掌控肉豆蔻貿易而連年發生衝突。我們的導遊Hamde是當地數百年來深受國際影響的明證,其阿拉伯名字可遠溯至最初在當地經商的阿拉伯人,濃厚的荷蘭口音,則說明荷蘭人是香料戰爭的最終贏家。

我們乘坐出租三輪車展開旅程,首站是前總督的大宅,這座殖民時期建築現已荒廢;然後前往博物館,參觀各式各樣的肉豆蔻器皿、武器和刻劃英荷血戰的畫作。當地人經常會在地下找到各種文物,其中一人就向我們展示他找到的多枚17世紀初錢幣。

我們在拿騷堡參觀監獄,攀上搖搖晃晃的樓梯,在塔樓上觀賞風景。到了傍晚,Rascal號的船員為我們在護城牆上安排豐富的燒烤晚餐,讓我們一面品嚐美食,一面欣賞落日美景。我們的話題回到島嶼的歷史。及至17世紀中葉,荷蘭人成功壟斷肉豆蔻貿易,但英國人仍然死守肉豆蔻產量最豐富的Run島和Ai島。

Run島是英國人在班達群島的最後一個據點,Nathaniel Courthorpe等東印度公司軍官曾在島上奮力抵抗荷蘭人。但到了1667年,英國人在當地大勢已去。英荷雙方重返談判桌,最終簽訂《布列達條約》,英國將Run島的控制權割讓予荷蘭,換來荷蘭在美洲一個叫做新阿姆斯特丹的小型殖民地,英國人將之改名紐約。

可是,我們下一站並非前往Run島。了解這麼豐富的歷史背景之後竟然沒有機會踏足,我有點失望。不過航程總監Gary Philips強調,更小巧玲瓏、風光更優美的Ai島才是旅程真正的賣點。

這次我們終於能夠嗅到肉豆蔻那股濃烈的甜香了。船停泊在一片新月形的白沙海灘對開海面,沙灘四周是色彩鮮艷的房屋,我們走進一間屬於當地人Ayem的鮮黃色房子裡,參加歡迎派對。Ayem帶我們穿越乾淨整齊的街道,前往肉豆蔻種植園,向我們介紹肉豆蔻的製作過程。首先,工人會利用長3.5米的鉤桿將肉豆蔻的果實從樹上摘下來,然後將外殼敲開,取出包裹在裡面的兩種材料,包括呈網狀的紅色肉豆蔻皮,以及於曬乾後磨成香料的肉豆蔻種子。

我們沿路而行,Ayem在途中摘來一顆白色的蓮霧(又名爪哇蘋果)讓我們品嚐,味道清新而帶一絲甜味。然後我們再吃另一種色澤較紅、味道較酸的蓮霧。一路上,我們嚐遍清淡而肉厚的楊桃、非常酸的羅望子、從百年老杏樹摘下的香滑杏仁,以及晶瑩多汁的新鮮石榴,可說是踏上一趟即興的美食之旅。就連不可食用的植物亦教人大開眼界,爪哇木棉的纖維輕如棉絮,而呈螢光粉紅色的菠蘿,更令眾人爭相舉機拍照。

我們回到Ayem的房子,屋內佈置簡樸,露台卻有千金難買的無敵海景。他為我們奉上灑滿肉豆蔻的香茶、餅乾和肉桂卷作點心。晚餐則是由漁夫帶著浮潛用的呼吸管,游出海去,然後從海裡的捕籠中拿出三隻肥美龍蝦,合共只需50美元(約400港元),真是價廉物美。這可說是村莊裡的盛事,村民聚首一堂,參觀漁獲,還將一隻腹中懷著大量卵子的雌龍蝦放生。當Ayem透露他的房子在Tripadvisor網站上出租(評分達4.5星的Green Coconut Guest House)時,我們才驚覺自己原來身處21世紀。

Run島和Ai島在當年久攻不下,部分原因是島嶼四周滿佈珊瑚礁,形成天然的屏障。現在,這片珊瑚礁是潛水愛好者的天堂;在Bati Kapal潛水區,多種色彩斑斕的魚類在珊瑚礁之間暢泳,海床佈滿奪目的海葵。油自洞穴中探出頭來,海龜緩緩游過,礁鯊則如箭般衝過,一眨眼就不見了。Gunung Api火山腳下的水底地貌,本已被燒得焦黑,現在卻長出新的珊瑚。

這個水底王國棲息著無數海洋生物,包括397種珊瑚和683種魚類,令班達群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譽為「海中亞馬遜」,暫列為世界遺產。此外,區內常用、船身狹長的korakora船是當地獨特的文化,亦是令該地區被暫列入世界遺產的另一原因。

旅程最後一天的早上,我們獲當地人以傳統方式隆重送別,因此可以一睹kora kora船的風采。送別儀式充滿尚武精神,源於昔日原住民將入侵者驅逐的歷史。當地每個村莊的kora kora船都各有專用的顏色,護送我們的一艘船是紅、黃兩色,約50個男人登船,護送我們離開港口。儀式起初寧謐莊嚴,直至作戰的吶喊響起,兩艘船即展開追逐。即使我們乘坐的船加速至十節,他們仍然能夠緊緊跟隨,令人戰慄的吶喊隨風而至。當我們離開港口駛向大海時,他們向我們道別後再駛回去。我們踏上18小時回程的旅途,但這次我希望旅程可以長一點。

班達群島交通不便,其實是一件好事。前往當地的感覺就像進行一趟真正的冒險之旅,而且島上仍未有大型觀光旅行團光臨,不像印尼其他旅遊熱點如科莫多島和四王群島等擠滿遊客。正因遊人太多,令印尼政府宣佈於2020年關閉科莫多國家公園一年,以保護於園內棲息的瀕危科莫多巨蜥。但在班達群島,這種屬於21世紀的問題並不存在;事實上,儘管島上有人使用Tripadvisor,但21世紀卻彷彿從島上完全消失,只留下祥和寧謐的時光,以及灑滿豐富香料的當地美食,讓你細細品味。

一帆風順

Rascal Voyages為旅客安排包船的海上航程,前往印尼國內數以千計的小島,體驗當地的特色,例如與科莫多巨蜥近距離接觸,或在Flores Sea海及四王群島上景色壯麗的國家公園內尋幽探勝。

全長30米、以鐵木及柚木建造的傳統phinisi式遊艇有如一座海上精品酒店,設有五間豪華舒適的艙房,並且提供餐飲膳食服務。船上的職員數目跟乘客的比例最少一對一,包括有PADI認可的潛水教練隨行。

Rascal Voyages亦與保護國際基金會合作,安排前往偏遠地區的探險旅程,藉此促進科學研究上的突破,以及進一步了解海洋生物多樣性;近期的行程包括前往位置偏僻的Mapia Atoll環礁研究海洋生物的生態,包括海龜及魔鬼魚等。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雅加達的航班, 每周有26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