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攝影

五張懾人旅遊照片的誕生

震懾人心的照片,需同時配合時間、耐性、光線與技巧,缺一不可。我們訪問了五位攝影師,講述拍攝背後引人入勝的故事

Takashi

日本富士山 (2017) 

你能夠想像,八年以來重複拍攝同一座山峰嗎?這正是Takashi Nakazawa所做的事。行內人都稱呼他為Takashi,他花了八年時間專門拍攝富士山,並憑此贏來各方讚譽,包括2018年度索尼世界攝影大獎。

Takashi憶述首次拍攝富士山的情形時說:「我見到一隻白天鵝在湖中游過,那時背後的富士山剛好有一層若隱若現的濃霧,景色如詩如畫。從那一刻起,我就迷上了這座山。」

為了捕捉這個畫面,Takashi帶著Nikon D800相機及一支125毫米遠攝鏡頭,來到橫跨山梨縣與靜岡縣、海拔約1,200米高的湯之奧豬之頭林道上。這裡剛好對著富士山東面,他在此守候兩小時,為的只是等待月亮升至山峰上空,捕捉攝影師稱之為「珍珠富士」的奇妙仙景。

那時Takashi以f/11光圈和1/50秒來拍攝,他表示:「當我準備拍攝時,浮雲剛好將山峰掩蓋,我馬上轉移陣地,到數百米外另一個地點去。從相中可見,雲朵襯月,日暮將逝,將富士山照得一片通紅,此時此刻實在妙不可言。」

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東京的航班,每周有57班

Daryl Chapman

香港啟德機場 (1998) 

Daryl Chapman是一位專門拍攝汽車的攝影師,作品數量之豐,在香港攝影界乃數一數二。從1992年起每逢周末及公眾假期,他幾乎都會前往啟德機場,直至機場於1998年關閉為止。

在他首次拍攝機場那天,冥冥之中選中了這個地點:土瓜灣啟德隧道入口上方的行人天橋。

從這個有利位置望出去,兩座單位密集的民房剛好將跑道夾在中間,當時碰巧有飛機降落,突顯出機場與鬧市只有咫尺之遙。問起Chapman當時的感受,他說當日除了感到有點沉悶外,跟平時的拍攝日子沒分別。等了大約三、四架飛機降落後,他手中的Canon單鏡反光相機,才捕捉到國泰航空波音747-300客機的身影。

「由於機場和市區極接近,令我有很多發揮攝影創意的機會。」回想當年的拍攝工作實在充滿趣味,例如觀看飛機在九龍城轉彎傾斜飛行再降落13號跑道。他補充說:「這幅作品能成為香港的經典照片,令我沒齒難忘。」

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設有飛往香港的航班

Tom Cannon

澳洲珊瑚灣 (2018)

Credit: Tom Cannon / SWNS

從珀斯乘客機向北飛航約兩小時,便可前往珊瑚灣。27歲的水底攝影師Tom Cannon於此落戶,經營旅遊團及內容創作公司Ocean Collective Media。這份工作讓他可以每天都到寧格魯岸礁拍攝鯨鯊、俗稱「魔鬼魚」的蝠魟和座頭鯨。

去年3月,Cannon如常工作,但當天的情況跟平時有點不同。他說:「我們開船20分鐘左右就遇到這條小鯨鯊。牠的身長大約只有五米,對輪船噴出的氣泡十分好奇,不停地在船邊游來游去。」

Cannon隨即躍入海中,攜帶配備了Aquatech防水罩的Nikon D810攝影機,在載浮載沉之間按動快門。他使用大光圈來幫助採光,魚眼廣角鏡則將整個場景全部攝入畫面中。

回憶拍攝歷程,Cannon說:「大約拍攝了15分鐘後,鯨鯊在水中突然靜止不動,幾乎完全垂直,好像故意讓我拍照一樣,是我見過態度最友善的鯨鯊。即使在拍照後,牠仍然不停地跟著我游!」

國泰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珀斯的航班,每周有十班

John McDermott

柬埔寨吳哥城 (2014) 

John McDermott來自美國阿肯色州,於2000年代初開始前往柬埔寨攝影,務求在大量遊客湧入前拍下吳哥城歷久不衰的原貌,後來他把作品結集成書,出版攝影集《ELEGY: Reflections on Angkor》。

自從展開這項計劃後,他便在暹粒開設藝術及攝影藝廊,並繼續到區內各處拍攝寺廟。多年來他拍下不少喜愛作品,其中一張是攝於大吳哥城巴揚寺的照片。這座寺廟有54座石塔,每一座四面都有巨型的神像面部雕像,朝向東南西北四個方位。為了加強寺廟本身的神秘色彩,McDermott使用一部古老的Nikon FM2菲林相機,裝上柯達35毫米黑白紅外線菲林。

McDermott說:「那天早上滿天艷麗雲彩,為畫面增添戲劇性,增添層次感。使用菲林來拍攝本來就充滿難度,而且要花很多時間在黑房沖印,才能造出合心意的照片。我選擇以非常超現實的手法來表現古代吳哥帝國的宏大氣魄,正是你們現在所見到的影像效果。」

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暹粒的航班,每周有四班

Aung Pyae Soe

緬甸蒲甘 (2011)

獲獎旅遊攝影師Aung Pyae Soe居於仰光,他深受剛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的蒲甘古城吸引,並感歎道:「城裡有超過3,000座的佛塔,不同的時刻各有美態,叫我百看不厭。」

為了拍攝這張名為〈蒲甘日出〉的照片,Soe於一個冬日的清晨爬上區內其中一座佛塔Mee Nyein Khone Temple,守候約兩小時等待日出。為增加景深,他將Canon EOS 5D Mark II相機的光圈縮小至f/32,以便捕捉完美的一刻。

Soe憶述當時的情景:「突然有霧飄然而至,陽光從後折射燦爛金光。我很幸運可以拍到這片神奇的光芒,我想這是我這支舊鏡頭的功勞。」  

國泰港龍航空設有由香港飛往仰光的航班,每周有11班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