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和文化

30部勾起旅遊意欲的電影

這些電影不單展示漂亮的自然風景和迷人的街頭面貌,更令我們想親臨當地感受

假設你是一個國家、一座城市,甚至只是一個小小的省分或市鎮的旅遊局主管,你想向旅客宣傳當地多姿多采的特色。於是你心裡盤算:是否應該自己拍攝宣傳片?還是用誠意打動一位國際知名的導演,讓他開拍下一部電影時,前往你那裡去取景?你只需提供一些稅務優惠,封閉幾條街道,就可以吸引攝製隊前來;然後你熱切期望電影完成後悅目動人,不但吸引大量觀眾欣賞,還希望他們看完電影後,會身體力行前往取景地點旅遊。

這是各地旅遊局主管夢寐以求的電影製作項目,他們也十分渴望自己的地方能夠透過一部電影一夜成名,因電影而帶來改變,從此成為客似雲來的旅遊熱點。

《仙樂飄飄處處聞》(1965年)

若說奧地利薩爾斯堡以音樂享負盛名,就如說威尼斯有不少人工運河一樣,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薩爾斯堡是莫札特的出生地,除了音樂之外,當地的湖光山色與巴洛克建築亦吸引不少旅客慕名前往遊覽。但當Julie Andrews在高山的草原上踏著輕快的步伐,張開雙手高唱:「樂韻飄揚,群山生色」時,亦從此展開與電影相關的旅遊新時代。電影上映超過半世紀後,這個奧地利小城內至今仍經常有大群身穿圍裙的女子,陪伴著流露仰慕神情的遊客四處觀光。

Left: COLLECTION CHRISTOPHEL © Robert Wise Productions/Argyle Enterprises; Right: © 2019 WBEI

《齊瓦哥醫生》(1965年)

英國導演David Lean執導的史詩式電影既有壯觀的風景,更有浪漫動人的故事,啟發了一整代的電影人,包括Spielberg在內。他的《沙漠梟雄》帶動沙漠旅遊熱潮,特別是前往約旦的月亮谷;而改編自Boris Pasternak小說的《齊瓦哥醫生》以愛情和革命為題材,場面氣勢磅礡,吸引不少觀眾前往俄羅斯,體驗當地郊野的荒涼之美。不過電影拍攝的年代正值冷戰高峰期,因此本片大部分外景其實是在西班牙拍攝。

 《2001太空漫遊》(1968年)

© 2019 WBEI

導演Stanley Kubrick選擇在位於他家附近的英國墟市小鎮St Albans拍攝本片,他在導演生涯的後期亦常常選擇在這個地方拍片。這裡的風景看上去不太像月球,因此需要派輔助攝製隊前往納米比亞荒涼的沙漠進行拍攝。地球上有很多地方都曾經變身成異星世界,例如《星球大戰》在突尼西亞取景,《火星任務》往約旦拍攝,但位於非洲西南面的納米比亞卻是拍攝降落月球場面的不二之選。

《奇謀妙計劫金磚》(1969年)

從1960年代搖擺倫敦的街頭充斥打扮入時的新潮男女,到駕著Mini Cooper在都靈的街上橫衝直撞,本片可說是歐洲對美國公路電影的諧趣戲仿。不妨到Ceresole Reale鎮上那條位於水塘上的道路去遊覽一下,那裡是本片最後一場戲的拍攝地點,不過千萬不要模仿那場戲。

《猛龍過江》(1972年)

© 2010 Fortune Star Media Limited

酒樓內,一名渾身肌肉的男子赤手空拳,擊退人多勢眾的黑幫,這是十分典型的香港功夫片場面。不過,這部由李小龍自編自導自演的香港電影卻是以羅馬為背景。電影的最後一場高潮戲是李小龍與Chuck Norris在古羅馬鬥獸場內進行生死決戰,這場戲至今仍為影迷津津樂道。

《鐵金剛大戰金槍客》(1974年)

二戰後的世界一片灰暗,小說家Ian Fleming藉著筆下的風流間諜占士邦,為讀者帶來異國風光與紙醉金迷的生活。占士邦到過的地方,足以填滿這本雜誌的篇幅。這些小說後來改編成電影,工作人員亦花盡心思尋找外景,不過因這位特工而登上地圖的地方就只有泰國攀牙灣的考甘平島及釘子島,現在已被人改稱為「007島」。

《2020》(1982年)

Ridley Scott這部科幻經典以2019年的洛杉磯為時空背景,片中的城市到處都是霓虹招牌,在滂沱大雨中別具未來氣息。不過現實的洛杉磯卻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當年Scott是以香港和東京作為藍本,當然還參考了英國東北部的工業城鎮,那是他成長的地方。

《小鎮風波》(1983年)

Credit: AF archive / Alamy Stock Photo

這個蘇格蘭小鎮居民與德州石油公司高層交手的故事,溫和的氣氛下卻藏著尖酸而風趣的幽默感。這是繼《錦繡天堂》之後,藉著其中的湖光山色吸引到大量遊客前往蘇格蘭高地觀光的電影。即使到了今天,仍有不少當地小社區的居民向你保證「《小鎮風波》是在這裡拍的」。若想一看片中出現的紅色電話亭,就要前往鴨巴甸郡的Pennan村。

《鱷魚先生》(1986年)

在《鱷魚先生》上映之前,美國人當然聽說過澳洲這個地方,不過卻很少人到過那裡。但自從Paul Hogan飾演那個來自北領地的鄉下佬,在紐約橫衝直撞歷險之後,情況開始改變。雖然故事大部分都在紐約市發生,但卻投射出當時美國人對澳洲的想像,加上其中的「澳洲主義」,令電影成為美國當年票房亞軍,並吸引大量遊客前往澳洲旅遊。

《秋天的童話》(1987年)

© 2010 Fortune Star Media Limited

粗魯無禮又不停抽煙的唐人街餐館侍應船頭尺,愛上美麗任性的留學生十三妹,兩人在紐約的布魯克林大橋、格林威治街、下城東及唐人街等場景烘托下,發展出有如童話般的醉人愛情故事。慣見眼熟的紐約景物,從此添上浪漫色彩,即使過了30多年,仍有影迷不斷前來緬懷。

《鋼琴別戀》(1993年)

電影開始時,空無一人的沙灘上吹著大風,有個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坐在鋼琴上面。她的身旁站著一個啞婦,身穿維多利亞時代的衣服。這是現代電影史上其中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開場引子。導演Jane Campion藉著本片讓觀眾對她家鄉的原始之美產生好奇,前往片中新西蘭的Karekare海灘一遊;從奧克蘭駕車往西南方行,只要一會就可抵達。十年後,另一位新西蘭導演Peter Jackson才帶著他的製作隊伍,浩浩蕩蕩地前來開拍《魔戒》。

《獅子王》(1994年)

《非洲之旅》描寫的是豪華旅程,並非一般人負擔得起。但是這部迪士尼音樂動畫電影卻激發小孩對非洲的憧憬。片中的風景以肯雅多個國家公園為藍本,可以說本片令一代人對前往非洲草原觀看野生動物生起嚮往之心;本片的電腦動畫重拍版本將於本月推出,相信勢必帶動另一次非洲旅遊熱潮。

《情留半天》(1995年)

Credit: ARCHIVES DU 7EME ART/ PHOTO12/ AFP

很少電影能將愛情故事與徒步遊覽糅合在一起而天衣無縫,但Richard Linklater浪漫醉人的《情留半天》卻做到了。美國人Jesse(Ethan Hawke飾)說服法國女子Céline(Julie Delpy飾)走下火車,與他一起夜遊維也納。兩人在城中各處閒逛,從摩天輪到唱片店到酒吧,一面走一面暢論各自對人生和愛情的看法。這段未了緣九年後在巴黎再續,就是《日落巴黎》,同樣拍得浪漫醉人。

《摘星奇緣》(1999年)

《4個婚禮一個葬禮》曾在遊客之間掀起一個小小的熱潮,以舉行「英國式」婚禮為時尚,並在鄉間大屋式的酒店度過胡鬧的一夜。本片編劇Richard Curtis其後藉《摘星奇緣》向他居住的倫敦西區表達愛意。Will Thacker(Hugh Grant飾)是一家生意不佳的書店的東主,與荷李活紅星Anna Scott共墮愛河。影片拍攝時,像Will這類人還有可能住在Notting Hill;今時今日,只有像Anna那樣的大明星才住得起。

《迷幻沙灘》(2000年)

這部Danny Boyle執導的電影講述一群青少年背包客為了避開遊客潮,於是前去尋找傳說中的秘密沙灘,諷刺的是,電影取景的瑪雅灣小PP島後來成為遊客蜂擁而至的旅遊熱點,令泰國當局最終將那個地方關閉,不再讓公眾前往。

《臥虎藏龍》(2000年)

© 2000 United China Vision

這部奧斯卡獲獎的經典武俠片同時也是以曲折故事包裝的旅遊紀錄片,導演李安在多個地點取景,從中國安徽省風光如畫的河畔小鎮宏村鎮,到壯觀的戈壁沙漠,還有河北省蒼岩山險峻的山崖與依崖而建的古建築等,讓觀眾飽覽神州各地的特色風光。

《情陷紅磨坊》(2001年)

這部當然不是寫實電影,在19世紀末的巴黎,身穿西裝的男人不會唱1970年代的華麗搖滾歌曲,在蒙馬特某個閣樓的窗口望出去,也不會見到艾菲爾鐵塔。然而導演Baz Luhrmann透過鏡頭重現巴黎那個地區的奇妙氣氛,卻又出奇地準確。可與本片一較高下的,是同年法國出品、在寫實中略帶狂想的《天使愛美麗》。

© 2001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served

《盜墓者羅拉》(2001年)

你前往柬埔寨吳哥窟遊覽,一心以為可以將自己帶回12世紀的高棉王朝。不過,當你望著身旁破敗的牆壁,以及被老榕樹樹根纏住的磚砌建築物時,在心中浮現起的,卻是Angelina Jolie穿著緊身短褲和長靴的形象。

《魔戒》三部曲(2001-2003年)

我們實在要為英國西米德蘭茲郡和牛津及其四周多個郡抱不平。這一帶是JRR Tolkien這位老教授成長和居住的地方,加上他對古老的史詩式故事特別感興趣,於是啟發他寫下了《哈比人》和《魔戒》等小說。不過,書中提及的地方,榮耀全歸新西蘭所有。只能對英國中部旅遊局講聲抱歉。

《叛諜》三部曲(2002-2007年)

© 2002 Universal Studios

叛諜Jason Bourne不及他的同行占士邦風光,身上常穿T恤而非西裝,出沒於橫街小巷而非繁華大道,總是灰頭土臉而非打扮光鮮。不過Bourne到過的地方之多,卻與占士邦不遑多讓。《叛諜追擊》的導演Doug Liman在歐洲多個地點取景,但是《叛諜追擊2:機密圈套》與《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的導演Paul Greengrass以前是記者,他將拍攝紀錄片的手法應用於這兩部電影中,將主角的環球亡命之旅拍出低調而別具一格的美感。

《海底奇兵》(2003年)

許多十歲以下的小觀眾看完這部動畫電影後,都會懇求父母買小丑魚給他們作寵物,這種情況持續了好一段時間。此外,有更多家庭因禁不住小朋友的糾纏,索性前往澳洲的大堡礁去觀光。不知那些小丑魚的主人如今到底有多少變成環保倡導者或海洋生物學家?

《迷失東京》(2003年)

東京柏悅酒店可能是歷來因一部電影而受惠最多的酒店。雖然故事以孤獨和疏離為主題,有點傷感,但卻為旅遊市場推廣帶來令人欣喜的結果。

 《頭文字D》(2005年)

這部香港電影改編自大受歡迎的日本街頭賽車漫畫,片中的主角是日本群馬縣山間有多個髮夾彎的陡峭道路,讓車手大展「飄移」技術。不過旅客不必親自駕車在那些山道上馳騁,亦可欣賞當地的優美風景;當地有多條纜車線,讓你輕鬆從高空俯瞰,將美景盡收眼底。

《五星級大鼠》(2007年)

© 2007 Disney/Pixar

任何電影,只要是以巴黎為背景,總會最少有一個主角坐在窗前、凝望艾菲爾鐵塔的鏡頭(參看《情陷紅磨坊》),這已經成為一種全球共識。不過這部動畫電影最動人的一刻,卻是自以為是的食評家Anton Ego在嚐了一口碟子中的食物後,馬上被帶回小時候在法國鄉間廚房內的場面。此情此景,令人極度渴望前往Languedoc區的村莊去一趟旅行。

《媽媽咪呀!》(2008年)

Abba的流行曲、令人開心的輕鬆故事加上一個希臘小島,就成為歷來最成功的歌舞片。《媽媽咪呀!》為Skopelos島帶來財運,一如幾年前另一部風格截然不同的電影《Captain Corelli’s Mandolin》,亦為Kefalonia島招徠不少旅客。在2018年推出的《媽媽咪呀!開心再嚟》,克羅地亞經過一番努力後脫穎而出,成為該片的外景場地。由此可見,依靠電影外景來推動旅遊業的做法,競爭相當激烈。如果你對克羅地亞深感興趣,請參閱電影中的克羅地亞之旅好好了解維斯島

《黃金花大酒店》(2011年)

© 2012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一群性格突出的英國退休長者來到印度拉買斯坦邦,入住烏代浦附近一個村莊的酒店,展開安老生活。這家酒店,你也同樣可以入住。這班老人家在酒店內的生活不但衍生出續集電影、電視真人騷系列,還有形形式式的印度金三角主題旅行團。

《少年Pi的奇幻漂流》(2012年)

TM and © 2012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也是與印度有關。雖然故事大部分發生於一望無際的太平洋上,但導演李安在電影開始時,卻將觀眾帶到經過包裝,變得理想化的本地治里一遊。這個依然洋溢法國氣息的地方在印度可說碩果僅存,當地有豐富的歷史建築,只是沒有很多老虎。

《魔雪奇緣》(2013年)

全球有七成小女孩的背包上都印有本片主角的圖案,更有人希望前往故事發生的地點一遊。但故事中Elsa與Anna兩位公主歷險的國度Arendelle到底在哪裡?挪威可能是芸芸競爭者中最具說服力的地方,不妨到Bergen暢遊峽灣風光,到奧斯陸的Akershus Fortress城堡參觀;若你或你的父母有足夠的財力,並且準備了大量溫暖的衣物,則可到位於北極地區的斯瓦爾巴群島一遊。

《布達佩斯大酒店》(2014年)

© 2014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酒店和酒店的所在地Zubrowka國都是虛構的,但卻會令你愛上大片的紅色天鵝絨、大理石、沉重的鍛鐵裝飾、一座又一座的露台和塔樓。若想入住同類風格的酒店,導演Wes Anderson建議不妨前往⋯⋯對,是布達佩斯的Gellért酒店,以及布拉格的Carlo IV酒店。我們還會添上維也納的The Imperial、魁北克的Le Château Frontenac以及瑞士聖莫里茲的Badrutt’s Palace Hotel酒店。

《我的超豪男友》(2018年)

© 2019 WBEI

電影裡可見到豪宅、精品店、豪華公寓、濱海灣金沙酒店及熟食中心等在新加坡極具代表性的事物,因此不少人認為這是一部獅城紀錄片,或觀光宣傳片(想知道更多嗎?請參看5個令人驚艷的拍攝地點。這部愛情喜劇在美國大收旺場,中國卻反應冷淡。不過現正籌備開拍的續集將以中國為故事背景,相信不少酒店、旅遊局及高級品牌定會派出代表,商討於片中安排各種植入式廣告。

Cathay Travell Book

關於

這個網站囊括了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兩本機上雜誌《Discovery》與《絲路》的精采內容。下次當你再乘搭國泰航空或國泰港龍航空時,歡迎取閱機上的印刷本雜誌。
Silkroad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