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香港的野豬

MARTIN WILLIAMS有個疑問:在香港生而為野豬到底是否一種福氣?

如果你在上一個豬年(即12年前)曾經到香港的郊野一遊,你見到的豬,可能只是遊人背包和身上T恤的豬形卡通圖案。本月新的豬年又來臨,你可能在新春踏青之際,與一頭貨真價實的豬狹路相逢。

野豬本來大隱於森林,行蹤詭秘,白天絕少現身,只在晚上出來覓食,在土地上留下翻得亂七八糟的痕跡。

Martin Williams

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課程總監侯智恆博士說:「我自從於1988年加入香港大學後,就一直對野生動物進行實地考察。當年的野豬相當膽小,當我碰見牠們時,牠們往往都會跑掉。不過近年情況完全不同了,尤其是在郊野公園裡;那是牠們覓食的地點,牠們見到人不再跑掉,有時甚至走近前來,向我討食物。」

雖然政府並不鼓勵公眾餵飼野生動物,包括野豬,不過這種行為卻在某些人之間流行起來,他們認為能與香港最巨型的陸上哺乳類動物作近距離接觸,是一件令人十分高興的事。野豬與家豬一樣,都是從野生的品種繁衍而來,但是野豬的鼻子較狹長,而且遍體長滿深棕色的硬毛。牠們可以生長到兩米長,體重達200公斤。

對於香港的野豬來說,過去的十年可說是鴻運當頭的日子。

Martin Williams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高級保育主任高保然說:「野豬的數目日漸增長。以往我們有老虎、豹和亞洲野狗等動物,牠們有助控制野豬的數目。可是現在,這些捕獵牠們的動物早就消失了,只剩下蟒蛇。以前還有些老村民會設陷阱或捕獵牠們,現在這些人恐怕都不在了,因此可以控制野豬數目的因素變得非常少。」

市民在市區周邊一帶目擊野豬出沒的次數亦愈來愈頻密。野豬是雜食動物,因此垃圾桶對牠們有莫大的吸引力。此外,正如侯智恆指出,人類居住的地方愈來愈接近野豬棲息的地點。去年10月,就有人見到三頭野豬在車水馬龍、繁華熱鬧的銅鑼灣閒逛。牠們後來被麻醉後,安然無恙地送回郊野地區。

此外,過往也曾發生過幾宗野豬襲擊人類的事件。其中一宗是一名警員在捕捉一頭野豬時,用腳踢牠;野豬反抗,當然也是意料中事。這頭野豬不但襲擊警員,同時殃及一名騎單車經過的途人及一輛小型貨車,最後牠墮進羅網,被移送往別處去。

Martin Williams

有些人支持獵殺野豬,以免日後發生嚴重的傷人事件。在香港,若沒有政府的許可,捕獵野豬是非法行為。1970年代,由於發生多宗野豬損毀農地上農作物的事件,政府成立兩支野豬狩獵隊,限量捕獵野豬。不過,狩獵隊已於2017年起停止執行任務,改為採用較人道的避孕方式來控制野豬數目。

高保然相信,最終可能還是需要進行限量捕獵,但是「要根據完整的科學及數目監察才能作決定,但目前我們還未做這一步。」

侯智恆對這一點亦表示同意。他說:「對於野豬的數目我們沒有長期搜集的數據,沒有人可以確定野豬的數目已經大幅增長。」如果野豬數目有急速上升的話,這情況應該早就出現了,因為香港最後一頭老虎於二次世界大戰時已被射殺。

Martin Williams

人類不斷尋找各種與野豬及其他生物共存的方式,侯智恆說:「我不怕牠們,我知道只要保持距離,不要令牠們感到受威脅就行了。」

如果你遇到野豬,請表示一點尊重,保持距離,從遠處享受與野豬接觸的時光。還有,記住千萬不要踢牠。